将明 第七百七十七章 李!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七百七十七章李!

    尸体从土墙上缓缓的坠落下去,砰地一声,落在陡坡下面。:看小说 激荡起来的不是尘土,而是血花。陡坡下面堆积的尸体越来越高,而更多的夏军士兵则踏着尸体堆继续往上进攻。远远的看过去,就好像一层黑乎乎的蚂蚁不停的往上爬。

    横刀崩碎,长矛折断。

    堡寨最高处,那一面烈红se的战旗依然如升腾的烈焰般舞动。

    堡寨外围的土墙已经被攻破,夏军士兵冲进了堡寨里,厮杀从土墙上逐渐转移到了堡寨里面,那些狭窄的街道上,残破的院子里,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厮杀。

    王咆从战马上跃下来,大步往堡寨那边走了过去。上百名亲兵护卫在他左右,手按腰畔的横刀紧随而行。此时大队的夏军已经涌入堡寨之内,王咆一路走过来,到处都是尸体。他爬上土墙,脸seyin沉的看着堡寨里面的厮杀。

    “咱们进去?!?br />
    他摆了摆手,举步要顺着土墙一侧的斜坡往下走。才走出去两三步忽然脚步一僵,似乎绊到了什么东西险些栽倒。他身边的亲兵连忙将其扶住,王咆低头看,却发现一个身受重伤的燕云军士兵一把抓着他的脚踝。

    “你是要乞降么?”

    那个燕云军士兵抬起头看着他,眼神里有一种王咆不理解的光彩。很自然的,王咆将这种光彩视为求生的**。

    他垂头看着那浑身是血的燕云军士兵微笑着问道,似乎一点也不介意那燕云军士兵带血的手弄脏了他的衣服。

    那伤重的燕云军士兵紧紧的攥着王咆的脚踝,向前匍匐着爬了一些,额头触碰到了王咆的马靴,王咆忍不住哈哈大笑。

    “人都说燕云军中都是天下最jing锐的士兵,皆是宁可战死也不肯投降的硬汉。如今看来这也不过是个笑话,还不是匍匐在我脚下求……??!”

    他的话还没说完,忍不住啊的叫了出来。

    艰难的匍匐着到他脚边的燕云军士兵,用尽最后的力气一口咬在王咆的小腿上。这一口咬的极狠,牙齿几乎都镶嵌进了王咆的肉里。王咆使劲甩了几下腿,可那个燕云军士兵死死的抱着他的脚,狠狠的咬在他腿上就是不肯松口。

    “拉走他!”

    王咆暴怒喊道。

    两个夏军士兵连忙拽着那燕云军士兵的两条腿向后扯,可这一扯动,却带着王咆一块移动。这一口咬的实在太重了些,竟是拽都拽不下来。那两个夏军士兵一发力,嚓的一声,那燕云军士兵倒是拽到了一边,可也将王咆的裤子撕开了一道口子。而那燕云军士兵的嘴里,还带着一大块血肉。

    血顺着那燕云军士兵的嘴角淌下来,让他的样子显得格外的狰狞。

    王咆猛的从王戈背后抽出一柄横刀,一脚将那燕云军士兵踹的翻转过来,他将横刀高高举起,就要刺下去的时候才发现这一刀即便刺下去其实已经没了意义。

    那燕云军士兵已经死了。

    他嘴里叼着一块血肉,偏偏嘴角上还带着满足得意的笑容。

    正是这得意的笑容,让王咆心里的怒火再也压制不出。他的横刀还是重重的刺了下去,笔直的刺进了那燕云军士兵的脖子里。一股血花喷了出来,有不少血液洒在王咆的衣服上。他手腕一扭,横刀在那燕云军士兵的脖子里绞肉机一样转了一下。

    咔嚓一声,燕云军士兵的脖子上被横刀绞出一个血洞。

    “得意!”

    王咆如疯了一样一刀一刀的戳下去,血肉不停的飞溅起来。

    “不过是一群败兵,一群卑微的败兵!你们有什么值得骄傲得意的?你们凭什么骄傲得意?我才是胜者!”

    他一刀一刀的剁着,状若疯癫。

    “我才是!”

    当那具尸体已经看不出人形的时候,王咆才停止手上的动作。他似乎是有些脱力,弯着腰大口的喘息着。

    “这些家伙……不是人!”

    他啐了一口,脸se极难看。

    他直起身子的时候,恰好看到了堡寨最高处那面舞动的烈红se战旗??醋拍歉錾聿氖菹鞯娜?,依然站在最高处拼尽全力的挥舞着旗子,王咆抬起手指向那里:“去!把那个人给我乱刀剁成肉泥!”

    “喏!”

    他身边的亲兵应了一声,连忙往最高处那边冲了过去。

    这里是大夏的土地,他们是一群可耻卑劣的侵略者!

    王咆看着那些依然在堡寨中抵抗的燕云军士兵,心里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伤俾钔炅苏饩渲?,却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这群可耻的侵略者,守着这座残破的堡寨就如同守护着自己的家园一样悍不畏死?

    这是为什么?

    他猛的想起之前听到的一个燕云军士兵临死前的呼喊,心里终于有了答案。

    “这是我的坟!谁也不能站在我的坟上!”

    他们守护的不是这个残败破碎的堡寨,而是他们这些军人们的尊严。是一种绝不容许有人践踏的尊严,这才是他们的骄傲!

    “一个都不要留,全都杀了!”

    王咆冷冷的下达了命令,然后缓步往土墙下面走去??墒遣抛叱鋈ヒ徊?,脚步就忍不住一个踉跄。

    小腿上,血流如注。

    ……

    ……

    “去?;そ?!战旗绝不能倒下!”

    一个燕云军校尉看着崔潜的方向大声喊道:“最起码在咱们都战死之前,战旗绝不能倒下!”

    他身边的几十个燕云军士兵大声答应了一声,朝着最高处冲了过去。而在这个高坡的另一边,上百名夏军士兵也在奋力的向上攀爬。两边的士兵都拼尽了全力,几乎在同时爬上了这个堡寨的制高点。

    “杀!”

    两边的士兵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句,随即朝着对方扑了过去。冲在最前面的燕云军士兵一刀斩在敌人的脖子上,噗的一声,血如喷泉一样喷了出来。微烫的血液喷了他一脸,他却丝毫都不在意。横刀卡在敌人的脖子里,而破开了动脉的敌人脖子上喷血的画面显得格外的血腥恐怖。

    燕云军一脚将面前的尸体踹翻,还来不及再次举起横刀,后面敌人手里的刀子已经捅进了他的心口,那横刀在他的身体里猛的扭动了几下。这一刻,燕云军士兵甚至听到了自己心脏碎裂的声音。

    莫名其妙的,他竟然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似乎在以前,也曾经听到过这种声音似的。在临死之前,这个燕云军士兵忽然醒悟过来,想起了自己为什么会对这种声音有熟悉的感觉,于是他的嘴角上也勾勒出一抹骄傲得意的笑容。

    他曾经不止一次将横刀戳进敌人的心口,所以他熟悉这种声音。而当他想到自己杀了至少十个敌人,而自己才不过死一次的时候,他心中就升起一股骄傲和得意,难以摧毁的骄傲和得意。

    死?

    值了!

    几十个燕云军士兵将崔潜团团护住,几十柄横刀在崔潜身边钩织起一片刀光。攻过来的夏军士兵虽然至少是他们的三倍,但却被阻挡在刀网外面再难寸进。在双方接触的地方,血花四溅。

    虽然夏军士兵占据着优势,但是他们此时每个人都有些胆寒。他们从军至今,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冷酷冷傲的敌人。哪怕这些人已经被逼到了绝路,哪怕厮杀一开始他们就注定了死亡,可这些人似乎没有丝毫惧意一般,就好像他们对死亡没有一点畏惧担忧。

    所以夏军士兵们心中有了恐惧。

    所以他们也发了疯,横刀更加狠戾的劈向敌人。因为在这个时候,要想消除自己心中的恐惧,只有杀死敌人这唯一的选择。但他们却不知道,这种恐惧是能深入人骨髓的,若是他们能侥幸活下来的话,或许今后几十年都无法摆脱这种恐惧。

    但他们没有机会去恐惧了,因为他们都死了。

    “骑兵!”

    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声音中充满了激动。

    “我们的骑兵!”

    呼喊声来自燕云军的人群,站在最高处的他们,看到了远处地平线上一片厚重乌云般的骑兵迅速的压了过来,在阳光照耀下,骑兵的最前面,一面烈红se的战旗迎风招展!

    “我们的骑兵!”

    “援兵来了!”

    “是咱们的人!哈哈!”

    燕云军的士兵们发出震天的呼喊,每个人都激动到了极致。他们疯狂的笑着,那是一种无法用文字形容的畅快!

    刚刚走下土墙的王咆脚步一僵,听到高处燕云军的欢呼声忍不住脸se大变。他转身快步走回土墙上向外看去,这才发现这么短时间内,外面的骑兵已经离得很近了。

    “王戈!”

    王咆大声喊道:“燕云军的骑兵没多少,吹角,命令外面的骑兵准备迎敌!你跟我下去,我倒是要看看谁在这个时候赶来送死!”

    他看了一眼王戈身后缚着的八柄横刀,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横刀。

    “我有九把刀,能斩尽敌军!”

    他在心里喊了一句,然后快步冲下了土墙。

    号角声响起,在土墙外面没有加入攻城的夏军骑兵最少还有一万三千人,听到号角声之后他们开始拨转战马,迎向从远处飞驰而来的敌人。

    ……

    ……

    “王戈!跟在我身边?!?br />
    王咆翻身上马,猛的一打战马屁股:“吹角,变牛角阵!敌人的骑兵并不多,将他们围住,一个也不要走了!”

    “喏!”

    传令兵立刻吹响号角,一万多人的骑兵队伍缓缓的变化成了一个牛角阵。这种阵型,两翼向前突出,中间凹陷,在兵力占优势的情况下,这种阵型在双方撞击在一起的时候,能瞬间变阵将兵力少的敌人包裹进去。

    牛角阵也是大隋训练骑兵的二十几种阵型变化中,最基本的一种。

    “杀!”

    王戈大声喊了一句,带着所有的亲兵紧紧的护着王咆冲了出去。一万多名夏军骑兵缓缓启动,朝着从远处如电一般冲来的敌骑压了过去。在他们冲过去的时候,没有人怀疑他们会取得胜利。

    敌人的数量不及他们的一半,骑兵在原野上这样硬碰硬的拼杀,数量的优势几乎是不可逆转的,因为己方的骑兵阵型厚度是敌人的一倍还要多,互相冲杀,敌人要想冲开己方的阵型几乎不可能。

    而因为数量上的优势,敌人的骑兵每个人面对的对手将会达到一个惊人的地步。这可不是人数少一倍,就要一对二那样简单的算法。骑兵直面对冲,如果第一个回合侥幸不死,还会与敌军后面的骑兵继续拼杀,敌人的骑兵阵营厚度越大,要面对的敌人也就越多。

    这种优势,几乎不可逆转。

    但是这次,逆转就这样不可思议而又轻易简单的发生了。

    那支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燕云军jing骑,竟如一柄锋利之际的黑刀一般,丝毫没有减速,笔直的刺进了夏军骑兵的牛头阵中。就在夏军骑兵准备合围的时候,他们这才发现自己远跟不上敌人的速度!

    破阵的速度!

    在燕云jing骑最前面,两个使长槊的大将护持着一个黑甲将军,这三个人就如同燕云军锥形阵的锋尖,势不可挡。挡在他们面前的夏军骑兵,就如稻草人一样毫无抵抗之力。那两槊一刀,如噩梦的开端,而这个噩梦一旦坠入进去,就再难醒来。

    就在这个时候,王咆才看清了那面烈红se大旗上的字迹。

    李!

    >vid<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