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百七十九章 被遗忘了的人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残阳如血,风沙遮天。

    士兵们在残破的堡寨内外打扫着战场,将尸体收拢起来,不管是敌人的还是袍泽的,很快,在堡寨里面的尸体就堆积起来很高。尸体分成了两处排放,一处为燕云军士兵的遗骸,一处为夏军士兵的尸体。

    当天se黑下来的时候,战场才勉强打扫干净。

    因为堡寨里的地方有限,尸体不得不堆起来。正值隆冬,土地冻的极结实。燕云军士兵们费了很大的力气,也才刨出来一个不大的土坑。要想埋葬两万多具尸体显然很难,下面的将领请示过之后,士兵们开始将尸体搬运到堡寨中残破的房屋中。

    没错,是两万多具尸体。战俘皆被斩杀,这是燕王殿下极少做的事。大家都知道,燕王之所以如此下令,是为魏县和这几ri战死的士兵们报了仇。

    队伍离开之后,这里将被焚烧。

    中原汉人讲究入土为安,可战场上不可能保证这种事。一场大火之后,尘归尘,土归土,虽然令人伤感却也无可奈何。

    “卑职崔潜,拜见主公?!?br />
    脸se依然还没有恢复平静的崔潜单膝跪倒,用军礼和李闲相见。他是第一次见到李闲,所以心里难免会有些激动。尤其是之前战事最艰难的时候,正是燕王殿下带着jing骑如神兵天降一般出现才救了大家。这种劫后余生的痛快和激动交集在一起,让他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

    他是崔家的家主,他不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人。

    当初在涿郡的时候,大业皇帝杨广三次东征他都跟着。第二次征伐高句丽归来,杨广还特意在博陵郡停留了几ri。崔家献了二十万贯肉好,换了三个乡侯两个县伯。就算到了今天,崔家还挂着杨广亲笔题写的匾额。

    崔潜也见过窦建德,当初窦建德曾经亲自到博陵邀请崔潜出仕。崔潜以守孝为名拒绝了窦建德,但也拿出来一笔十万贯的巨财献给了窦建德。

    他是见过皇帝的人,按理说见李闲应该不会紧张才对??墒率瞪?,当他知道是燕王殿下亲自率军击溃了敌人的时候,他甚至紧张的手心里都是汗水。虽然论年纪,李闲比他还要小上近二十岁??刹恢牢裁?,崔潜总觉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男人如一座山峦般,只能仰视。

    “起来吧?!?br />
    李闲伸出手将崔潜扶了起来,扫视了一圈后忍不住问道:“怎么你会率军在这个地方与夏军激战?这里远离繁水,距离尧城也不近,正是两地相距居中处……魏县那边的战事,难道波及了这么远?”

    崔潜连忙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尽量言简意赅。

    听完之后李闲点了点头,忍不住笑了笑:“与孤的推算有些差距,当初听到军稽处的报告,孤也真的以为薛万彻要下一盘大棋,将王伏宝的十几万人马困在魏县。不过说起来,若不是孤如此以为,今ri也不会恰好救下了你?!?br />
    “这是谁想出的计谋?”

    李闲忍不住问道。

    “是薛将军与臣商议之后想出来的办法?!?br />
    崔潜恭敬的答道。

    “那便是你的主意了……很好?!?br />
    李闲笑了笑,转身看向堡寨中忙碌着的士兵们轻声道:“带着几千步兵辗转千余里,来回走了数遭……漂亮!你手下的士兵们应该感到庆幸,他们有一个出se的将领?!?br />
    “臣惶恐?!?br />
    “你身上还没有军职?”

    李闲问道。

    “还没有?!?br />
    崔潜如实回答道。

    “先为薛万彻军中的长史吧,孤知道你身上有杨广封的一个国公爵位,也有窦建德封的一个国公爵位……但孤现在给不了这样的显爵。杜如晦的奏折孤看到过,你年前派人送到长安足足三十万贯巨财,孤还没来得及说声谢谢?!?br />
    “臣愧不敢当?!?br />
    崔潜连忙垂首道。

    “德正……你来说说,这一战若是想要打赢,最好的策略是什么?”

    崔潜知道燕王殿下这是在考究自己,相对于送到长安去的那三十万贯巨富来说,或许今ri这一个问题的作用会更大一些。若是自己答的好了,崔家在这个新的帝国中将会真正的稳固下来一个地位。

    在他面前站着的这个男人,可是这个新的帝国的掌舵者。虽然他还不是皇帝,但毫无疑问的是长安城里的那个皇帝根本就是个傀儡。若是燕王愿意,他随时能取代那个被幽禁在深宫中不得zi you的皇帝。

    “大帅徐世绩的策略,在臣看来便是最佳之法。大军稳步向前,打下一城,稳固一城,堂堂正正,兵行以威,法行以严,不出半年,必然能将河北平定?!?br />
    “嗯”

    李闲点了点头,对崔潜这个中规中矩的回答似乎并不如何满意。

    “但……”

    崔潜话锋一转道:“若是能让夏国内乱,或许不出三个月就能灭掉窦建德?!?br />
    “哦?”

    李闲看了崔潜一眼,微笑着问道:“如何使其内乱?”

    “贪婪,猜忌”

    崔潜伸出两根手指,认真的说道:“只这两点,足可乱了人心。臣愿意献一笔钱财,用以收买夏国权臣?!?br />
    李闲再次点了点头,眼神中多了些许赞赏。他将视线转向远处,洺州的方向。心里忍不住有些担忧,自己生命中极重要的两个人根本就没对他说就自作主张跑去了洺州。其中一个,还是从大营中溜走赶去洺州做护花使者的。

    “军稽处里那么多人,你们两个跑去做什么?”

    李闲在心中说了一句,眼神有些飘忽。

    …………洺州王伏宝的府邸看似平静无奇,但只要稍微心细的人仔细观察一下就能发现,自从前几ri王家有一辆马车进了府门开始,这座大宅子四周就多了许多陌生的面孔。其中还有洺州府的衙役,甚至还有宫廷禁军。

    这几ri,每ri都有朝廷的官员进进出出。其中不乏身穿紫衣的朝廷大员,便是王伏宝在洺州的时候,这宅子里也不曾这样热闹过。府邸里的家丁,皆是王伏宝手下的老兵。这些人对王伏宝忠心耿耿,这几ri不同寻常的事太多,他们隐隐也能猜到些什么。所以府里最近这几ri气氛有些紧张,家丁巡院的时候甚至带上了硬弓。

    宫城装饰奢华的寝宫中,檀香婷婷袅袅的飘起来很快就消散在空气中。但那种令人心旷神怡的味道却如钻进鼻子里一样,闻着让人身心都觉着很舒服。

    一身宫装的曹皇后摆了摆手,示意上茶的宫女退下去。

    “法师,我让刑部侍郎戈理连着几天都去见那个王咆,不过那个小东西一直不肯妥协,戈理回话说,若是不动刑只怕王咆很难做出对王伏宝不利的事情来??扇缃裾饧卤菹乱捕⒆?,戈理也不好擅自动手?!?br />
    “一言不发?”

    坐在曹皇后身边的道姑微微皱眉问了一句。

    “一眼不发!”

    曹皇后点了点头道。

    她看向那貌美的道姑语气带着些恳求的说道:“当ri在大安寺里初遇法师,我就知道法师必然是我命中的贵人。若不是偶然遇到你,说不得那ri在大安寺里我便病发死了的。法师既然能救得我一命,自然也能帮我将这烦心事解决了的,对吗?”

    “皇后稍安勿躁?!?br />
    道姑忽然笑了笑道:“其实道理很简单,那个王咆一言不发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若是王咆心里没有鬼,又怎么会一言不发?肯定会要辩解,要替他义父说话。但他没有,说明他心中也很难受。之所以他还没说……或许担心的不是王伏宝,而是他自己的安危?!?br />
    “哦?”

    曹皇后眼神一亮:“法师的意思是……王咆怕自己若是说了,会受到株连?”

    “九成便是如此?!?br />
    道姑颔首,将手里的拂尘甩了一下说道:“刑部侍郎戈理大人审案子自然是能手,但想来话语多是恐吓威吓。王咆担心自己为王伏宝陪葬,怎么可能会说?不如皇后亲自下一份旨意,又或是求陛下一道旨意,赦免了王咆的罪过……再许以厚禄显爵,他难道还不肯说?”

    道姑想了想说道:“若他还不肯说,我便亲自走一遭。只是以道法妙术虽然容易让他说出实情,但有违天道人和,我怕是要受到上天的惩罚?!?br />
    “若是法师能帮我报了杀兄之仇,我……法师只管说,但凡我能做到的,自然不会亏待了你?!?br />
    “我乃修道之人,无yu无求?!?br />
    道姑微笑道:“只是命中与皇后有这缘分在,脱不开身的?!?br />
    “罢了”

    道姑一甩拂尘道:“若是今ri刑部侍郎戈理大人再问不出什么,明ri一早我便去一趟王伏宝的府里?!?br />
    “多谢法师!”

    曹皇后站起来,郑重一礼。

    …………御书房身穿黑se团龙绣袍的窦建德眉头锁的极深,他看着桌案上厚厚的一摞奏折忍不住摇了摇头。最近上来的奏折,十份有九份是弹劾兵马大元帅王伏宝的。而这些参奏王伏宝的官员身后,或多或少都有皇后的影子。

    身为大夏的帝王,窦建德不可能对这件事没有一点察觉。但窦建德也有些犹豫,一直没有批复这些奏折的缘故便是因为最近起来的传言。虽然难以确定真假,但这个传言本身就让人心里起疑。

    传言说,大将军曹旦之所以在洛阳兵败被俘,然后被押送长安,在菜市口被砍了脑袋……是因为有人出卖了他,将他大军的行踪泄露给了燕云军。而这个出卖了曹旦的人,便是如今的兵马大元帅王伏宝。

    传言之所以让大部分人接受,是因为有一个让人不得不信几分的理由。

    王伏宝并不受皇帝陛下的信任,虽然独领一军力抗达溪长儒??梢牖指丛诰械耐偶?,除非出现什么意外的情况。而曹旦若是死了的话,皇帝陛下手下就没有可用之人!这样一来,王伏宝就能轻而易举的重新掌兵。

    苏定方,殷秋,石赞,刘黑闼这些大将全都死了,曹旦虽然算不得将才但对窦建德绝对忠诚,也死了。能用的,只有王伏宝一人。

    所以很多人对这个传言都有些相信,甚至窦建德都有些相信。

    “都是参王伏宝的?!?br />
    窦建德看了下面坐着的人一眼,语气有些无奈:“可这些人难道不想想,如果朕真的办了王伏宝,谁来领兵为朕抗敌?”

    下面坐着的,是纳言裴矩。这个人极有本事,当初在杨广朝中的时候便极得宠,任黄门侍郎,朝中之事皆决于他和虞世基二人。后来又跟着宇文化及,再之后降了窦建德,都被任为纳言,朝中百官之首。

    “其实……朝中并不是无人可用?!?br />
    裴矩想了想,躬身说道:“臣保举一人,可赴战场。以此人为副帅,既可分去王伏宝的兵权,也能抵抗唐军北上?!?br />
    “谁?”

    窦建德有些急切的问道。

    “安国公王薄”

    裴矩道:“可当重任?!?br />
    “倒是忘了他……”

    窦建德想了想,随即点头道:“那就让他去吧,给朕盯着王伏宝。若是其真有反心,王薄便替朕率领大军以抗李唐!”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