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百九十一章 两世黑暗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叮当一声,尉迟恭手里的铁钎被他丢在地上?!虼厦鞯暮⒆蛹亲?超快手打更新 ◎他缓缓的抬起头直视着李闲的眼睛,然后抬手将自己遮住脸面的黑巾扯了下来。在襄阳与梁军援兵决战那一ri,他身披数十处重伤,便是脸上也纵横交错的都是伤口,时隔数月,此时脸上的伤已经结疤,看起来就好像脸上爬满了弯弯曲曲的蚯蚓一样。

    他将铁钎丢弃在地,是因为他知道手里有这根东西毫无意义。

    李闲的黑刀就放在他的喉咙前,毫无疑问的是只要那锋利之极的黑刀轻轻一划,他的咽喉就会如一层纸般被轻易割破,他杀过无数人,割断过不少人的脖子,他知道只要那黑刀一动,自己的脖子里就会往外瀑布一样喷出血液。微烫,腥臭。

    他曾经很喜欢这种感觉。

    李闲看着这张有些陌生的脸,微微皱眉沉吟了一会儿。他的手稳定的如同一块磐石,刀锋在尉迟恭脖子前面没有一丝一毫的颤动。

    “你是尉迟恭?”

    在脑海里将有可能行刺自己的人过滤了一遍,李闲发现只有这个名字似乎最合适。当初在襄阳城的时候,万玉楼带着军稽卫的人在数以万计的死尸中找了许久也没能找到尉迟恭的尸体。

    但李闲没有想到这个人会如此执着,既然侥幸不死非但没有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躲起来渡过余生,居然千里迢迢的追过来行刺自己。李世民有这样一个忠心耿耿的属下,确实值得令人感慨。

    “我是”

    尉迟恭点了点头,看着李闲的眼神却逐渐变得平淡下来。

    在走进这座帐篷之前,他紧张的手心里都是汗水。他半生至今杀人无算,从来没有像今ri这样因为杀人而心中激荡难安。从军这些年,死在他手里的人早已经不可计数。从最初跟着刘武周,到后来跟着李世民,大大小小历经百余战,哪一战不是杀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李闲微微笑了笑,将黑刀收回。

    这个动作让尉迟恭诧异了一下,随即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燕王就是燕王,看来你对自己的武艺极自信。如果换做是我的话,一定先在你的咽喉上割一刀然后再派人去查刺客是谁……而你却在明知道我是谁之后反而放下刀子,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你太过自负?!?br />
    “刀子不在你的脖子边,但依然在孤手中?!?br />
    李闲看了尉迟恭脸上的伤痕一眼,居然缓步走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若你觉着孤是自负,孤也不会介意,这世间自负,且随时可以自负的人并不多?!?br />
    “我听说过,燕王殿下的武艺便是号称马上无敌的罗士信,步下无敌的雄阔海都甘拜下风。但我也听我家主公说起过,你这是这世间最怕死之人。既然怕死……必然谨慎小心,可你今天似乎却一点也不谨慎,难道你就不怕我还有别的手段杀你?”

    “恢复的不错?!?br />
    李闲没有回答尉迟恭的话,而是笑着说了一句让尉迟恭一时之间难以理解的话。

    “什么?”

    他问。

    “你的伤势恢复的不错,李世民写信给孤,求孤送些伤药给你……看你现在的模样,看来孤送的伤药还是有一些作用的?!?br />
    “我不会感念你什么?!?br />
    尉迟恭极认真的说道。

    “孤也没指望你感谢孤,孤的意思是……你辜负了李世民?!?br />
    听到这句话之后,尉迟恭的身子猛的颤抖了一下。他不知道李世民曾经为了自己向李闲求药,从李闲话语中知道这件事的他心里其实激荡不平,但他刻意表现的很平静,因为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对李闲表现出自己脆弱的一面。而李闲说他辜负了李世民,让他心里的激动再难压制。

    “你……什么意思?!”

    李闲将黑刀放在一边的桌案上,轻轻抚过那森寒无比的刀锋:“李世民为了你向孤求药,虽然其中还有让孤麻痹大意的意思在内。但毫无疑问的是,他对你真的十分看重,他不希望你死……所以,哪怕他知道这样做会被人讽刺笑话,还是给孤写了那封信?!?br />
    “他或许不指望孤的伤药能救你,但他还是那样做了。孤在想,或许他是想无论能不能救你,总要救过试一试才行。而你呢……却自己跑来送死,岂不是辜负了李世民?”

    尉迟恭的脸se有些发红,眼神也变得凌乱起来。

    但是很快,他就用一次深呼吸让自己再次恢复了平静:“如果不是我运气真的很差,你怎么知道我杀不了你?”

    “你觉得是自己运气差?”

    李闲摇了摇头,语气中有些许嘲讽。

    …………李闲没有继续说什么,但尉迟恭却知道李闲要说的是什么:“我能不能问你一件事,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真实的答案?!?br />
    “你问”

    尉迟恭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然后肃然问道:“我偷听了叶怀袖和别人的谈话,她们谈及到有个人病入膏肓即将身死,她们说的……是不是你自己?”

    这句话问出来之后,李闲的脸se忍不住变了变。

    关闭<广告>

    “不是孤……但是对孤来说一个非常重要的人。这件事叶怀袖她们也瞒着孤,那个人本是我至亲之人,想不到最后知道这件事的反而是孤。说起来有些讽刺可笑,她们瞒着孤是怕孤分心。但却不知道,最痛苦之事莫过于不知情而后悔莫名?!?br />
    尉迟恭沉默了一会儿,遗憾的摇了摇头:“看来确实不是我运气太差,而是自己太轻率仓促了些。我本来是打算潜伏在你军中,趁着你不在的时候杀你几个至亲至近之人,让你也体会一下亲人离别的痛苦??晌姨揭痘承涞幕爸?,以为要死的是你……我怎么能让你病死?”

    “体会至亲至近之人离别之苦……孤自幼就在这种痛苦中长大?!?br />
    李闲摇了摇头:“你把李世民看成亲人?”

    “是!”

    尉迟恭笃定的点了点头:“杀我主公者,我便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他?!?br />
    “这句话很无聊?!?br />
    李闲轻声道:“也是最没意义的一句话,你难道真的以为你会变作恶鬼?如果这世间所有枉死之人可以变作鬼魂,那百万军人谁手中没有人命?那些死了的人都化作恶鬼,这世道还会如此安静?孤……杀人无算,十年杀伐,枉死在孤手中的人也不少,如果他们都要来索命的话,轮不到你?!?br />
    “鬼不在人世间,而在人心中?!?br />
    李闲淡淡的说道。

    “只有不成气候的泼皮无赖,或是受了冤屈而无力伸张的弱者,才会将报仇的希望寄于死后化作恶鬼?!?br />
    尉迟恭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看着李闲问道:“可今天既然我来了,而且你也没有立刻杀了我,我总得试一试能不能杀了你?!?br />
    “如何试?”

    李闲问。

    尉迟恭认真的说道:“既然你自负武艺不俗,那你肯不肯与我一战?我知道这要求有些可笑,若换做是我也不会答应??赡隳训谰筒幌肭资至私嵛艺庾詈蟮耐??只要亲手杀了我,你心里会安稳些吧?!?br />
    “你比李世民如何?不论武艺,只谈重要?!?br />
    李闲忽然问道。

    “不如”

    尉迟恭根本没有想就直接回答了两个字。

    “李世民临死之前也曾对孤说过你刚才说的话,他在最后一刻也没有放弃,明知不是孤的对手,还是想与孤一战……你可知李世民是怎么死的?”

    “万箭穿身?!?br />
    尉迟恭回答。

    李闲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你果然是个怕死之极的人?!?br />
    尉迟恭缓缓的弯腰,将丢在地上的铁钎捡了起来:“即便如此,我还是不会放弃?!?br />
    李闲看着他忽然问道:“你可知为什么到了现在,外面的侍卫都没有进来?”

    尉迟恭一怔,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因为孤吩咐过,谁也不要进来?!?br />
    “为什么?”

    尉迟恭问。

    李闲认真的回答道:“孤总得尽力试试能不能让你改变心意,不然后世的门板上少了一个门神这责任有些大啊,我会总觉得对后世之人有所亏欠……孤杀李世民,不曾心软。杀你,却有些犹豫不定。就比如李世民救你,不管能不能救总要试一试。孤也一样,不管能不能劝你不死,总要试一试?!?br />
    …………尉迟恭不懂李闲在说什么,一点也不懂。

    李闲知道他不懂,也没打算解释什么。到了这个时代之后死在他手里的英豪已经不止一人,对后世之影响有多大他更是无法估量。没有了李渊的大唐,没有了李世民的大唐还是不是大唐这又有谁说的清楚?

    这些他不如何在意,他却有些感慨于后世柴门之上贴着的门神只有秦叔宝一人会不会有些孤单?;蛐硎且蛭蘖?,或许是因为怀念。

    “你就当孤是无聊乱说?!?br />
    他轻笑着说道。

    尉迟恭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可我进了这座大帐开始,你从没有说过一句要招降我的话?!?br />
    “许你高官厚禄?”

    李闲笑了笑道:“没这个必要,你心中有执念,岂是一些黄白之物可以改变的?就算你有这个心思,孤也不会留你。万一你ri后有天发现自己对李世民的愧疚难以承受,再来杀孤的时候孤岂不是还要麻烦一次?除祸自然要除根……总得为以后多想想?!?br />
    “那你劝我惜命有什么意义?”

    尉迟恭问。

    “意义在于,孤自己心里落个虚假的安生?!?br />
    李闲缓缓站起来,看了看手边的黑刀:“孤杀李世民,以万千弓箭手she之,使其死于战阵之中是为了全他半世枭雄之名……孤杀你,是为了全你一个忠臣节烈之名?!?br />
    “你是个疯子?!?br />
    尉迟恭脸se变得有些发白,他忽然发现面前这个人其实真的有些可怕。

    “一个人玩的太久了,总会有些无聊。无聊的久了,总会有些疯癫。你或许不知道,孤到了现在为止最大的乐趣,竟然是和将死之人说说心里话。但凡活着的人,孤谁都不会和他们提起什么?!?br />
    “说起来,孤尝试着相信任何一人。但经历过这二十几年之后,孤才醒悟原来轻易相信任何人一人的代价或许便是死无数次,而人死一次就够了……孤已经死过一次了,自然比别人更知道死的苦楚。有人或许劫后余生会说,他死过一次了。但那怎么能和真正死过一次相比?经历过无穷尽的黑暗之后,对光明总会格外的珍惜?!?br />
    “你说孤是怕死之人,没错……因为孤知道光明的可贵?!?br />
    李闲叹了口气:“你说想让孤体会一下亲人离别之痛……你可知道,孤已经体会了两世?”

    看着尉迟恭惊讶莫名的表情,李闲忽然笑了笑说道:“顺便告诉你一件事……死了之后可没有什么黄泉路,也没有什么奈何桥,yin曹地府也没有什么阎王夜叉判官……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透彻的黑暗,你从没有体会过的绝对的纯粹的黑暗?!?/div>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