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七百九十五章 好兆头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洺州

    宫城御书房

    兵部尚书陈政和几个官员急匆匆的赶来,到了御书房门口的时候几个人对视了一眼,彼此眼神之中的担忧之se都极浓烈,在担忧之中,甚至还有几分几分惊惧?!虼厦鞯暮⒆蛹亲?超快手打更新 ◎就在半个时辰之前,上万人马突然出现在洺州城外,之前连一点音讯都没有!

    虽然来的是大夏的人马,但这不寻常的事还是让朝中众臣惊疑不定?;实劢艏闭偌⒓肝恢爻?,而洺州的城门更是因为大军来到而提前关闭。

    兵部尚书陈政是当初与纳言裴矩一同降了窦建德,此人在大隋朝廷不过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小吏。大业末年才在朝廷里领着一个兵部员外郎的从六品官职,后来跟着宇文化及一路逃走,宇文化及接连败于燕云军和瓦岗军之手,最后在魏州被王薄勾引夏军围困后不得不投降被杀。而此人倒是因祸得福,非但没死反而还步步高升了。

    此人追随宇文化及时候就因为机灵而屡有升迁,再加上宇文化及手下本就没几个有本事的官员,所以他的仕途倒是没有如征途那般坎坷,算得上扶摇直上。一个从六品的小吏,跟着宇文化及不久就被接连提拔,升任为黄门侍郎,在宇文化及手下竟是与裴矩一般的受重用。

    但宇文化及身死之后,他也没有随之尽忠。在这个乱世,本就没有什么节烈的忠臣可言。就拿裴矩来说,在杨广朝中身居要职,乃是杨广最信任之人。在宇文化及起兵谋逆的时候还不是干脆利落的投了降。宇文化及蒙难,他又毫不犹豫的投降了窦建德。

    今ri辅佐这家,明ri效忠那家。

    在乱世中,这样的臣子比比皆是。便是大唐现如今那些名臣,其中多少人接连改换门庭也是历历在目。

    陈政官居大夏兵部尚书,手握重权,这兵部又是个极有油水的衙门,这几年倒是肥了他自己的腰包。

    不过此人极擅长察言观se,揣摩窦建德的心思也颇有心得。所以倒是没有出过什么差池,在大夏朝廷里也混得如鱼得水。

    到了御书房门口之后,陈政和几个要好的官员互换了一下眼se,这才推门走了进去。进门之后陈政才发现,纳言裴矩,尚书左仆she萧岚,尚书右仆she李鸿基,冠军大将军夏侯不让等人已经早到了。

    大夏皇帝窦建德脸seyin沉的坐在书案后面,而他手下的这些重臣也皆是脸有忧se一言不发。

    陈政进门之后先是给窦建德行礼,然后在自己的位置上站住。窦建德见他进来只是随意的摆了摆手,然后将视线转向裴矩问道:“若真是吴编拿了王伏宝父子归来,何故带着上万人马?而且吴编也没有派人先行回报,这件事怎么说都有些蹊跷。你觉着……是不是王伏宝父子逼迫吴编要骗开城门?”

    裴矩在心里骂了王薄一句废物,然后躬身道:“陛下,臣以为确实有这个可能。毕竟王伏宝在军中颇有威望,王薄接手大营也不会太过顺利。只是……城墙上的守军观察城外兵马的旗子,来的人也就万余左右……若真是王伏宝谋逆,似乎兵力带的少了些。他若是真存了谋逆的心思,清漳那十几万大军他又怎么可能放心交给别人?”

    “倒也是有理……”

    窦建德的眉头缓和了一下,看向冠军大将军夏侯不让问道:“你可曾亲自上城墙观察?”

    夏侯不让五十岁左右,在军中威望并不甚高。只是此人也有一手溜须拍马的好本事,先是和曹旦攀上了关系,然后又借着曹皇后生ri的机会拉上了这条内线。这几年没少往宫里填银子,倒是也没有白白付出换来了一个洺州守备大将军的官职。

    此人是馆陶县人,大隋大业末年也曾做到过县丞。只是后来张金称带兵攻打馆陶,此人得到消息之后第一个带着家眷逃了。后来投靠了大贼孙宣雅,孙宣雅在齐郡兵败之后他逃回河北,当时洺州一带还是程名振的地盘,他便带着家眷加入了程名振的反军。后来程名振将洺州拱手让给了窦建德,他也就成了窦建德麾下的将领。

    程名振被燕云军军稽处的人救走之后,他往宫里送了不少金银财宝,非但没有因此而受到牵连,反而由从四品的郎将升为从三品的武贲将军。后来夏军中将领大部分身死,窦建德又提拔他为冠军大将军,响当当的从二品。

    现如今大夏朝廷里尽是他和陈政这样的人,大夏朝廷什么样子可想而知。

    “臣登城仔细看过,看旗号城外的人马确实不过万余人。臣已经令守备军全部集结,陛下放心,即便城外的兵马真是叛军,凭着洺州城内近十万jing兵,那些叛军也只有引颈待戮的份!”

    窦建德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么朕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朕打算派你们其中一人往城外去看看,若真是吴编带着王伏宝父子归来那便罢了,若不是……此去颇有凶险,你们当中有谁愿去?”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谁也不愿意干这危险的差事。唯独纳言裴矩笑了笑,上前一步道:“臣愿为陛下分忧!”

    ……

    ……

    “你叫吴编是吧?”

    洺州城南门外,跪伏在地上的王咆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瑟瑟发抖的宦官吴编,嘴角撇了撇说道:“吴编……这名字倒也贴切。你这个阉人没有那根东西,早已经对不起你的祖宗。不过今ri我要告诉你的是……你若是敢违背我的命令,我就帮你改个名字,叫无命!”

    吴编吓得颤了一下,脸se白的没有一丝血se。在他身后站着的那些身穿禁军服饰的士兵,都是王咆手下的士兵假扮的。他身后那士兵持了一柄短刀就顶在他的后腰上,他毫不怀疑只要自己说错一句话就会被短刀捅死。

    关闭<广告>

    “大……大将军放心,奴婢绝不敢违背您的命令?!?br />
    “这就好?!?br />
    王咆满意的点了点头,忍不住挪动了一下身子。他身上绑着的绳子是一点没有作假的,所以勒了这么久身上也难受的厉害。在他身前被绑着的,便是他的义父,大将军王伏宝。

    在清漳大营的时候,王咆最终还是劝通了王伏宝举兵造反。这几年窦建德的不信任,也让王伏宝的心思渐渐有了转变。而窦建德派王薄入大营夺兵权,更是让王伏宝彻底死了心。只是这么多年他一直忠心不二,真到了这个时候还是有些难以割舍。

    只是王伏宝不愿割舍的是他和窦建德之间的情分,还是自己的忠心只怕连他自己都很难说清楚。

    在清漳大营,王咆没有跟他商量就和亲兵校尉王群路两个人带兵杀了独孤秀等人,然后又带着人马在大营中大肆捕杀独孤秀等人的亲信,一夜之间,清漳大营里校尉以上的将领就死了上百个。

    王伏宝虽然没有下令这样去做,但王咆带兵屠杀还是得到了他的默许。之后王伏宝以自己的亲信为将校,将近二十万大军算是真正的抓在了自己手里。

    然后,他就开始等着了。

    等着所有人都来劝说他造反。

    他是个忠臣,自大业末年就跟着窦建德东征西讨。谁都知道他对窦建德忠心耿耿,他怎么能谋逆造反呢?

    当所有人都来劝说他的时候,他就不是谋逆了,而是顺应天意民心,是为了部下这十几万人马着想。

    王咆想出来这诈开洺州城门的办法,虽然有些行险,但王伏宝却也认为有成功的可能,诚如裴矩分析的那样,他才将清漳大营十几万大军抓在手里,怎么可能轻易的再交给别人?此时的清漳大营其实只留下了万余人做疑兵,为了瞒住燕云军而已。大队人马陆续在深夜开拔退回洺州。

    因为是往相悖的方向撤走,所以燕云军的斥候也不可能轻易察觉。

    现在洺州城外的有两万余人,打着一万人的旗号。在洺州南二十里处,十万夏军就在荒野中等待着进城的信号。王伏宝的心理已经发生了改变,尤其是在做出造反这决定之前,王咆对他提起的一句话更让他心中感慨万千。

    这句话,王世充和宇文化及都说过。

    大丈夫既生于乱世,哪怕做一ri皇帝也是好的。

    做皇帝的梦想,也许是男人心中藏在最隐晦角落中最伟大的梦想。

    洺州城所有的城门全都关闭,城墙上的守军也已经严阵以待。弓箭手已经将箭壶放在自己脚边触手可及的地方,只等一声令下就会万箭齐发。夏侯不让从御书房出来就直接赶到了城墙上,看着城外那些人马他鼻子里忍不住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

    “陛下也太小心了些……就凭城外那万把人,王伏宝就算真有反心难道还能攻的进来?洺州城这几年都在修缮,城墙加高了近一丈,真要是有人敢来攻城,便是城墙上这些床子弩就够将他们she成烂泥?!?br />
    “话不能这么说,难道国逢大难,陛下小心一些也是应当的?!?br />
    裴矩站在夏侯不让身边轻声说道:“这个时候,莫说是陛下,便是城中百姓哪个不是惴惴不安?燕云贼距离都城不过七八百里……这个时候军中巨变,难免不让人心中jing惕?!?br />
    夏侯不让哼了一声道:“偏偏是陛下选了王薄那个白痴去接手大军,若是换了我去哪里还有这么多麻烦,在大营中一刀将王伏宝斩了岂不简单?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历来就不是做大事的人?!?br />
    他看了裴矩一眼,见裴矩脸se有些不好看这才忽然想起,王薄出任兵马大元帅,乃是裴矩一力举荐的。

    “呃……我只是觉着王薄做事太拖拉了些,不过话说起来,他要整顿人马,或许此时还在大营中忙的焦头烂额吧。便是换了我去,只怕会更不受不了那麻烦?!?br />
    夏侯不让连忙遮掩了几句,裴矩却笑了笑道:“他……谁知道他现在在大营里做些什么!说不定是军中喝花酒也说不定?!?br />
    王薄自然是没有喝花酒的,他此时正在绞尽脑汁的想该怎么活下去。

    自从被燕云军斥候抓起来之后,他就被关进了一间帐篷里每ri都会有人来逼问夏军的消息。这些ri子可是吃了不少苦头,只是燕云军中的人倒是也没觉着他真是什么夏国的大人物,所以抓了一个俘虏的事一直没有报到燕王殿下那里。

    一连被逼问拷打了十几ri,燕云军的人见也问不出什么,索xing要将其拉出去砍了,才押着走出大帐的时候,王薄在绝望中恰好看到不远处李闲带着将领经过,这个经历过无数次生死挣扎的家伙立刻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呼喊。

    “燕王!救我!”

    李闲正要带着手下将领去迎接亲自运粮而来的达溪长儒,忽然听到有人高呼忍不住回头去看,便见一个已经被打的看不出人形的家伙正在拼了命的挣扎,他微微皱眉侧身问薛万彻道:“那人是谁?”

    薛万彻想了想说道:“好像不久之前抓了一个夏军的细作,应当便是此人。没有从此人嘴里问出什么,想来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se所以没有向您汇报?!?br />
    李闲点了点头,缓步走过去,辨认了好一会儿才看出这个扑倒在自己脚下哀求的竟然是曾经绿林道上大名鼎鼎的知世郎。

    “殿下……念在你我旧识,殿下饶命啊?!?br />
    王薄抱着李闲的靴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嚎。

    “知世郎?”

    李闲忍不住摇了摇头,蹲下来看着王薄脏兮兮的脸微笑着用极轻的声音说道:“你我一别多年,听说你在窦建德手下谋得高官显爵,孤还一直替你高兴……想不到再见面,你竟是为了让孤高兴而落魄成了这个样子,还真是体贴。知世郎……你真是孤命中的福星,看来这次平灭河北之事算是成了?!?br />
    “燕王殿下何出此言?”

    王薄下意识的问道。

    李闲笑了笑认真道:“自孤南下以来,似乎见你一次……孤便大胜一次,好兆头,还真是好兆头?!?/div>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