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八百零四章 你的人 我的人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八百零四章你的人我的人因为之前点燃了的道袍,尽管这偏殿里颇为空旷但很快屋子里的空气就变得浑浊起来。安静坐在椅子上的萧怡甄似乎对这种味道很难接受,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你烧了的,是之前你刺杀窦建德穿的衣服?”

    “是”

    张婉承的脸上贴着人皮面具,现在看起来她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年老se衰的宫女。眼角上的皱纹很深,鼻子旁边还有一颗看起来实在不敢恭维的黑痣。此时的她身材看起来依然充满诱惑,可若是盯着脸看很快就会让人失去兴趣。

    这人皮面具做的极jing致,真不知道是出自谁的妙手。萧怡甄之前看她的样子便说不似是新入宫的下人,能瞒得住她这样心思细密的女子已经殊为不易。

    “只是不知道你是谁派来的,使一个女子来宫里行刺……你背后那人想来也不怎么光明磊落,我一直以为男人之间的争斗还是放在战场上好一些。他有没有想过,你到这里如此险恶的地方行刺皇帝即便成功,或许也再难生还?!?br />
    “是我自愿要来的,若是他知道只怕会气得暴跳如雷吧?!?br />
    张婉承想到李闲,嘴角上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笑意。

    “哦?”

    萧怡甄一怔,随即苦笑一声:“原来你也是个为了情义可以舍弃一切的女子,可你想过没有……你这般付出,往往苦了的还是自己?!?br />
    “啊”

    张婉承没有回答萧怡甄的话,却忽然低声惊呼了一声。她忍不住往前走了几步,靠近萧怡甄身前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后说道:“你叫萧怡甄……莫非便是大隋的皇后娘娘?就是……就是杨广的妻子?”

    “难得,人们记住的,我还是他的妻子……记住的,我只是他的妻子?!?br />
    萧怡甄沉默了一会儿,抬起手指了指那堆灰烬说道:“你还是赶快打扫了的好,既然你行刺失败说不得追兵很快就会找来??吹秸飧龆?,难保不会有人怀疑?!?br />
    “你打算帮我?”

    张婉承问。

    “我能不能帮你,谁也不知道。如果追来的是宫里的侍卫,即便我想帮你也瞒不住。因为这宫里的人差不多都知道,这芳华殿里只有我自己。我不过是被丢弃在这偏殿里带发修行的人,身边并没有人伺候?!?br />
    “宫里……”<-宫,窦建德虽然没有死在我手里,只怕也难以逃出叛军的围追。那些叛军进了宫之后,怎么会知道你身边没有宫女伺候?”

    “叛军?”

    萧怡甄微微皱眉,随即忍不住笑了起来:“又是这样……那个曹皇后说我是个灾星,做大隋的皇后,大隋亡灭。做了宇文化及的皇后,大许亡灭。后来窦建德也想过要立我为皇后,虽然没有得逞,想不到还是难逃这样的结局。陛下是遇到了叛逆,宇文化及是遇到了叛逆,窦建德还是遇到了叛逆……这世道究竟是怎么了?”

    她口中的陛下,只有那一人。对她来说,宇文化及也好,窦建德也好,都不是她心里那唯一的陛下。

    “这样的事再正常不过,这个乱世,本就是各种背叛的乱世……有时候叛乱是因为利益驱使,有时候叛乱甚至来的毫无道理?!?br />
    她看着张婉承道:“若真如你所说,那么你又逃什么?叛乱之人要杀窦建德,你也要杀窦建德,说起来你们是一路人才是?!?br />
    “因为我也害过那个叛乱的人?!?br />
    张婉承有些无奈的说道。

    “你这人运气果然极差,叛贼和窦建德都是你的死敌。你这人什么来路?能把两边人都得罪的想来也不是凡夫俗子?!?br />
    萧怡甄顿了一下说道:“不过说起来,还是窦建德更可怜些。这一天里竟是有这么多人要杀他,众叛亲离……做皇帝的难道都逃不出这个结局?”

    张婉承怔住,随即明白了一件事:“你还是一个活在过去的人?!?br />
    萧怡甄一怔,然后轻轻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从何处来,可明明才第一次见面,才只说了两句话你竟是能如此懂我,倒也难得。这样便是你我的缘分,既然如此我便帮你一次?!?br />
    她站起身,转身往里间走去:“你跟我来?!?br />
    张婉承不解,但还是跟着她进了里面的房间。萧怡甄走到床边,把旁边矮几上的花盆转了一下,床榻旁边的墙壁咔咔的一阵响动,竟是露出来一个半人高的黑黝黝的洞口。

    “这里……怎么会有机关密道?”

    张婉承实在忍不住好奇问道。

    “这密道……是窦建德为了与我私会特意让人修建的?!?br />
    “???”

    张婉承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看着那只有半人高的密道忍不住心中感慨万千。

    “是不是觉着我是个贱女人?”

    萧怡甄问。

    张婉承摇了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萧怡甄笑了笑,可这笑容怎么看都没有一点生机:“他们看中的不过是我这身子皮囊罢了,他们愿意抢那就随便抢去。身子脏了一次,就再也不会干净??晌易约喝粗?,我心里是干净的。那里住着我的陛下,只有他……”

    张婉承很难理解这种想法,因为在她看来,这不过是一种自欺欺人的想法罢了,可她不愿意说破什么,因为她知道这个倾城倾国的女子,其实早就死了。死在过去美好的回忆里,何必要把她叫活而承受无尽煎熬?

    …………关闭<广告>

    外面嘈杂的声音逐渐传进来,听说话和脚步声院子里来了不少人。萧怡甄对张婉承点了点头说道:“你且躲进去,不要走到尽头……这密道的出口就是窦建德的御书房,你若是跑到那里去只怕更加危险。只躲在里面就是,等安全了再出来?!?br />
    张婉承点了点头,道了一声多谢矮着身子钻了进去。

    萧怡甄扭动花盆,那密道又缓缓的合拢起来。恰在此时,偏殿的房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十几个如狼似虎的叛军士兵闯了进来,见外面没有人又冲到里间。当这些士兵看到屋子里盘膝坐着一个绝美女子的时候,全都惊讶的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了。

    “真美……”

    有个士兵艰难的咽了口吐沫说道:“怪不得都想做皇帝,随便一个偏宫里的妃子都美的这样让人挪不开眼睛?!?br />
    “美,你也只能看看!”

    领队队正白了他一眼道:“少将军严令,宫里的女子一个也不能碰!”

    “可惜了啊?!?br />
    那士兵痛苦的摇了摇头:“如果能跟这样的女人睡一次,现在死了都值得啊?!?br />
    “队正……这里是偏殿,连个下人都没有,想来这女子也不过是个被窦建德遗弃的妃嫔罢了,如此冷清,十有仈jiu已经失宠被人遗忘。这里只有咱们又没有外人,要是……您放心,您老先来,我们在外面把风?!?br />
    一个士兵凑近那队正yin-笑着说道。

    那队正显然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不敢:“算了,为了一个女人而丢了xing命不值得……不过……”

    他顿了一下说道:“为了这样一个女人,好像不拼一把会他娘的后悔一辈子啊?!?br />
    “你们都出去给老子看着,看见有人来了赶紧叫我!”

    那些士兵欢呼了一声,转身跑向门口:“队正,你老可快着点,可别让兄弟们等太久??!”

    萧怡甄缓缓的睁开眼,看了一眼面前这个脏兮兮一身血污的队正,脸se竟是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她只是微微摇头叹息了一声。

    上天给我如此容貌,原来不是垂怜而是厌恶……躲在密道里的张婉承也忍不住叹息了一声,握紧了手里的软鞭。她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往外缓缓的移动了过去。<-宫御书房王咆缓步走进了这间代表着大夏国至高无上权利地位的书房,站在门口仔仔细细的把这房间里的一切都看了一遍。他的眼睛里都是掩饰不住的贪婪和得意,就连嘴角上露出的满足笑容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他没有察觉,但站在他身边的裴寂和陈政却是看的一清二楚。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忍不住会心的笑了笑。

    “少将军,要不要坐上去?”

    陈政俯身轻声说道。

    王咆看了看那张椅子,脚步挪动了一下却又忍?。骸袄慈?,将大将军请来。这里是属于大将军的位子,除了大将军之外再无一人有资格坐上去?!?br />
    后面的亲兵立刻应了一声,转身去请王伏宝。

    不多时,亲兵校尉王群路陪着大将军王伏宝一块到了御书房,王群路摆了摆手,跟在他后面的亲兵随即将御书房外面团团护住。

    “抓到窦建德了没有?”

    一进门,王伏宝就问道。

    “父亲,还没有……不过料来他也出不了洺州城,夏侯不让带着人马在全城搜索。父亲放心,他逃不了的?!?br />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在屋子里响起,突兀之极。

    王咆忍着脸上火辣辣的疼,看向王伏宝问道:“父亲为何打我?”

    “跪下!”

    王伏宝怒声咆哮道。

    王咆眼神里闪过一丝异样,但还是跪了下来。

    “红线从城墙上跌落下来的时候,我让你抢回尸首……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为什么还要下令推动冲城锤碾过去?我在城门口找了许久,竟是连她的尸首都没有找到……只找到了一身残破不堪的衣衫,便是想为她立一座坟都不能!”

    “父亲!”

    王咆抬起头道:“大事当前,您怎么能只顾着儿女私情?那个时候,怎么可能停的下来?”

    “闭嘴!”

    王伏宝再次狠狠的扇了王咆一个耳光:“你再顶嘴,我就把你拉出去剁了!和红线相比……江山又算的了什么?”

    王咆缓缓的摇了摇头,然后站了起来:“父亲……你没资格坐在那把椅子上?!?br />
    他指着书桌后面的椅子,那是皇帝批阅奏折时候坐的位置。

    “你说什么?”

    王伏宝惊怒道:“你胆子越来越大了!”

    “你不够狠?!?br />
    王咆摇了摇头,随即指了指王伏宝的心口:“本来我还想着,你年纪也不小了,就让你做几年这把椅子,等你死了之后我还要尽心尽力的为你送终。为你选一块风水宝地,风光大葬。等几年之后,我再继承你的皇位……可现在看来,我错了……在你心里,我这个义子其实什么都不是,还不如那个女子对不对?”

    “既然你这样无情,就别怪我无情了?!?br />
    王咆轻声叹息,然后平静清冷的说道:“杀了他?!?br />
    “谁敢杀我?!王咆!你莫要忘了军中都是我的人!”

    王伏宝暴怒,下意识的抽刀??烧飧鍪焙虿欧⑾?,自己的横刀在窦红线死的时候被亲兵校尉王群路夺了去。他立刻转身,看着王群路道:“把我的横刀拿来!”

    “喏!”

    王群路应了一声,随即抽刀递给王伏宝,王伏宝伸手去接,可那刀子半路上却忽然一转,刀锋猛的的递过来,噗的一声刺进了王伏宝的心口里。

    王咆忍不住摇头笑了笑,走到王伏宝身边轻声道:“父亲……军中确实都是你的人,但这屋子里……都是我的人?!?/div>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