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八百一十二章说不得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八百一十二章说不得

    从河边回来之后,长孙无垢整整一晚没有睡着。她早已经过了幼稚的年纪,可还是不想闭上眼睛,她怕这是个不真实的梦境,闭上眼再睁开的时候梦就醒了,什么都没有了。其实在河边的时候两个人的交谈并不是很多,李闲讲过的一些往事却都深深刻进了她心里。躺在床上的时候,脑海里都是这些事来来回回的放映着。

    等到天快亮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的睡着,近身的侍女却急切的把她喊醒。

    “小姐,快醒醒,不好了?!?br />
    侍女轻轻摇晃着长孙无垢的手臂,看到她张开眼睛又急又怕的说道:“您快起来吧,长孙先生在主公的大帐里和主公争吵起来了,吵的好凶。先生的亲兵急急忙忙的跑回来,让我告诉您?!?br />
    长孙无垢一惊,脸色也变了:“发生了什么事?哥哥为什么会和主公争吵起来?”

    “好像是主公要离开军营,陪着达溪将军去塞北散心,把兵权都交给徐世绩大将军,伐洺州的事主公不再过问。长孙先生知道之后就跑去主公大帐了,拦着主公不让他出门。言辞用的有些过了,主公大怒?!?br />
    长孙无垢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笑了笑道:“放心吧,没事?!?br />
    说完之后她又躺下,扯过被子盖在身上:“派人再看着就是了,若是主公气的离去,那就不要再叫醒我。若是哥哥气的回来了,再把我叫醒?!?br />
    “为什么?”

    侍女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去吧?!?br />
    长孙无垢轻轻摆了摆手,脸上的担心已经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就在李闲的军帐中,坐在帅位上的李闲脸色确实有些难看,他看着面前寸步不让的长孙无忌,心里生气的不是这个家伙的执拗,而是有些感慨面前这个长孙无忌,怎么和历史上的长孙无忌好像不是一个人?

    历史上的长孙无忌,是个有些谄媚的人。贵为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首,在朝廷里影响力无人可及。但对李世民却有些愚忠顺从,基本上李世民说什么他就符合什么。尤其是李世民晚年的时候做过许多错误的决定,长孙无忌明明看的出来却根本没有阻止。

    可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家伙,却好像一头倔强的黄牛。

    “隋大业八年!”

    长孙无忌抬着头直视着李闲的脸,虽然脸色有些发白但语气依然肃正:“隋昏庸之君杨广倾尽国力,率领百万人马东征高句丽。大军云集辽东城下,他却没有将心思放在如何攻破顽城之上,而是一门心思想着去何处游玩。最终将兵权尽数交给了宇文述,他却带着萧皇后在天子六军护卫下赴望海顿玩乐?!?br />
    “杨广在望海顿玩的不亦乐乎,大军却被挡在小小的一座辽东城下寸步难行!说是将兵权尽数交给了宇文述,但此乃御驾亲征之举,但凡军务之事,宇文述不敢擅专,皆派人送往望海顿由杨广决断。一来一回,往返月余!而战场之事千变万化,莫说一个月,便是一天,一个时辰都有可能发生变故!”

    “宇文述虽然执掌三军,可事事都要通禀上报。错失战机,以至于隋军在辽东城下大败!主公此去塞北万里之遥,若有军务上的紧急事,难道还要派人不远万里送到塞北再做决断?”

    李闲抬起手,指着宇文士及的鼻子一字一句的问道:“长孙无忌,你的意思是说,孤和杨广相同?”

    “臣不敢!”

    长孙无忌撩袍跪倒,额头触着冷硬的地面:“进言,劝谏……这是为臣者的本分,臣不会说话,但臣的心意主公必然明了。如今河北之地只差洺州一城,中原之寇只剩王咆一人,如此紧要关头,主公怎么能草率的离去?”

    大帐里的将领文臣都屏住了呼吸,甚至不敢大声呼吸。他们都小心翼翼的偷看着李闲的脸色,自己心里却都如打鼓一样。长孙无忌的话说的确实太过了些,在他们看来这样激起主公的怒火,确乃极为不智之举。

    李闲的脸色逐渐阴沉下来,看着跪在下面的长孙无忌肩头微微颤抖着。大帐中变得安静的有些可怕,所有人看到李闲的眼神都忍不住心中打颤。虽然李闲还没有爆发出来怒意,但已经让所有人如坠冰窟。

    “主公欲效渀杨广吗!”

    长孙无忌却依然执拗,语气越发的不敬起来。他这句话一出口,在场的众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好!好!好!”

    李闲连说了三个好字,手指的关节已经隐隐泛白。

    “主公……息怒?!?br />
    徐世绩出列抱拳俯身道:“主公,长孙无忌也是为了主公着想,也是为了大唐的社稷安危着想,虽然措辞不当,但难得一份忠心……”

    “孤还没说什么,你就站出来求情?!?br />
    李闲冷哼了一声,冷冷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长孙无忌,又看了看垂着头不敢言语的徐世绩,他冷哼一声,竟是转身拂袖而去。大帐里的几十个将领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去请叶大家和小狄姑娘劝劝主公吧?!?br />
    有人小声说道。

    “别!”

    徐世绩摆了摆手:“若是让主公知道了,只怕主公会更加的气恼?!?br />
    他看着长孙无忌叹了口气道:“辅机……你今日这是怎么了?平日里最是你老成持重,怎么今天冲动的就像是个毛头小子!唉……劝阻主公赴塞北事小,可是今日若是让主公以为你我拉帮结伙,军中诸将结党营私,这事……大了?!?br />
    长孙无忌一怔,摇了摇头:“懋功,你不该站出来的?!?br />
    众将想到这一层,全都吓出了一身冷汗……河边,李闲靠坐在躺椅上看着水里的鱼漂怔怔出神。只是脸色却平静之极,哪里有一点生气的样子。水中那鱼漂忽然跳动了几下,他却根本没有动手去提鱼騀。鱼漂在水中沉沉浮浮终于又漂了上来,显然那鱼儿已经吞了鱼饵逃了。

    一身白衣,飘逸若仙的叶怀袖带着几个侍女走过来,离着李闲十几步远的时候吩咐侍女们离开,独自一人缓步走到李闲身边。挨着他的身边蹲了下来,抱着他的腿依靠在他身上。

    “今日生了好大的气?”

    她轻声问道。

    李闲伸手在叶怀袖的头发上轻轻摩挲着,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笑了笑:“我知道瞒不住你的,你又何必还来试探我?”

    叶怀袖也笑了笑,语气温柔的说道:“你就不能让我变得笨一些?”

    李闲拉着叶怀袖的手站起来,缓步走到河边负手而立。他看着平静流淌的河水,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军中诸将,自恃功高,这不是好事,总要时不时的敲打一番。不然日后终究会出大麻烦,我不想做我不想做的事?!?br />
    “先给他们提个醒,到时候免得我用这个理由……结党营私,真到了回长安之后再说出这四个字,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落泪,多少人丧命!”

    “天下将大定,他们中总会有不少人把兵权交回来??闪毂氖比站昧?,谁也不愿意放下手里的权利。你知道的……权利这个东西,对于男人来说的诱惑力有多大。现在就给他们提个醒,希望日后可以不要让我太为难?!?br />
    “徐世绩和长孙无忌都是聪明人?!?br />
    叶怀袖想了想说道:“他们终究是明白你的意思?!?br />
    “他们两个自然知道,这件事本来就是我安排他们两个去做的。只是没有想到,长孙无忌说话竟然那么阴损。这个家伙……”

    “???”

    叶怀袖轻声低呼了一声,脸色终于有些变了。

    “军中诸将聚在此处,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的将领,若是放出去,每个人都能独当一面。天下初定,各地都要派人领兵镇着……可要镇多久?十年?二十年?我今日做这事,也只是让他们心里惊醒,说到收兵权,还远不到时候?!?br />
    “先让他们心里担忧害怕些,日后调动起来,只要不夺了他们的兵权,他们就会庆幸。若是不敲打一番,平常无奇的调动也会让他们心里生出许多怨气?!?br />
    “我不太明白?!?br />
    叶怀袖终于发现,自己一开始想的错了。

    “待天下大定之后,领兵驻守各地的必然还是他们这些老臣,毕竟跟着我这么久了,用人还是要用的。但若是他们手握重兵在一个地方呆的久了,难保不会心里生出什么野草来。而这野草一旦发芽,想要拔就得伤筋动骨!伤的不是他们的筋骨,而是朝廷的……既然已经走到了今日,我怎么能不为以后考虑?”

    “调罗艺入塞北,然后派李道宗率军进驻涿郡,而李道宗手里的兵马是薛万彻和徐世绩的,这已经是在给他们提醒了。今日再有这一出戏,他们心里自然会有所揣摩。等回长安之后,把他们分派下去驻守各方,但绝不能带着本部人马。我刚才说了,先敲打着,这样的事多了,他们也就能容易接受些。毕竟将手下用惯了的老兵调走,谁心里都不会舒服?!?br />
    “兵驻守一地不可擅动,但将领还是要挪一挪的。我想着,日后领兵之将,在一地驻守不超三年,便要轮换调动?!?br />
    叶怀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走到李闲身边轻声道:“这已经是最温和的法子了,他们早晚都会明白的?!?br />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将……这些老兵们身上杀气也都太重了些,等回长安之后,大部分都要放回老家耕种。兵和将,都不能太过熟悉了?!?br />
    李闲叹了口气道:“我能想到的法子,这确实是最温和的?!?br />
    叶怀袖嗯了一声,站在李闲身边看着他所看的方向轻声说道:“你心里终究还是太多不忍,提前安排也是极好的……懋功,今日我算是把军中诸将都得罪了个遍!便在此时此刻,也不知道有多人在骂我!”

    在徐世绩的大帐里,长孙无忌叹了口气,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徐世绩笑了笑,走到他身边坐下来,为他再次斟满了酒杯:“你不是军中将领,这件事终究还是要选个文臣来做的好,主公让你来做,也是对你极信任的?!?br />
    “说起来,如今知道主公心意的也只有你我二人,不过也幸好还有你在,不然我这苦水都没地方倒去?!?br />
    “怕是你也不知道……是我上的奏折?!?br />
    徐世绩端起酒杯抿了一口:“不仅仅是军中诸将,似乎朝廷里现在也有些人越来越不老实了。主公既然放心的离开了长安,怎么会没有安排?有些人以为功劳大,但得到的少所以心里越来越不甘,以至于想要铤而走险。今日做这戏,也是为了日后杀人做些铺垫。总不能让下面人说,主公轻易草率的杀了功臣?!?br />
    “谁?”

    长孙无忌一惊,忍不住问了一句。

    “朝廷里有些不甘的臣子,你可别忘了……宫里还有个不甘引颈待屠的皇帝,只是有些可笑了,偏偏有人不自量力?!?br />
    “到底是谁?”

    “说不得,说不得啊?!?br />
    徐世绩笑了笑,眼神中却闪过一丝担忧。

    只盼着……少死一些人才好。v

    派小说最快更新,请收藏派小说。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u>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button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button>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 <s id="LRTTBXB"></s>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u id="LRTTBXB"></u>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s id="LRTTBXB"></s>
  • <u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u>
    <u id="LRTTBXB"></u>
  • <kbd id="LRTTBXB"><div id="LRTTBXB"></div></kbd>
  • <kbd id="LRTTBXB"></kbd>
  • 74280436 2018-02-23
  • 910545435 2018-02-23
  • 828142434 2018-02-23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