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八百一十三章放任他们去闹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八百一十三章放任他们去闹

    大军在清漳只休整了三日,李道宗带着十万人马开拔奔赴涿郡?!虼厦鞯暮⒆蛹亲?超快手打更新 ◎他部下十万大军,除了他手下几百个亲兵之外再没有一个是熟悉之人。这些兵马,四万出自薛万彻所部,其他出自徐世绩军中。

    而出自徐世绩军中的六万人,没有一个士兵是当初李唐的士兵。李道宗本部兵马十万,全都被李闲拨给了徐世绩和张亮。而薛万彻带着八万人马赶赴博陵郡,麾下兵马也没有他用惯了的老兵,大部分都是张亮从南方带来的江都兵。

    南兵北战,本不合时宜。所以薛万彻临行前忧心忡忡,偏是崔潜不觉得如何,反而对薛万彻连说了三声恭喜。

    薛万彻不解:“你前日才说起过,主公调拨给李道宗的十万人马,皆是徐大将军麾下的精兵强将,其中一小半是我麾下带着用惯了的善战的北兵,一大半是徐大将军麾下的燕云军,都是百战精锐,这样分派是因为主公对李道宗还是不太放心……可主公给了我六万南兵,而且大部分是新兵,这岂不是对我更不信任?你反倒来恭喜我,我怎么就看不出喜在何处?”

    崔潜笑道:“大将军心思剔透,只是一时之间钻了牛角尖没看出来罢了。主公此举……大有深意啊?!?br />
    “愿闻其详”

    薛万彻郑重抱拳请教道:“明明是将善战之兵都给了李道宗,将新兵拨给了我,怎么你偏偏说是对李道宗不信任,对我却不一样了?”

    崔潜笑了笑道:“大将军,这事其实简单之极,只是大将军心中忧患,所以看不太透彻……大将军您想想,为什么主公拨了十万善战之兵给李道宗,而且大部分都是燕云军精锐?因为这些兵对主公忠心耿耿,他们都是当初东平郡燕云寨出身的老兵,对主公之忠心,极难撼动。这些兵马,即便交给了李道宗,可若是李道宗真有不臣之心,难道他就能指挥的动?”

    “相反,若是李道宗真有什么异样的心思,只怕那些燕云军出身的将领,立刻就会带兵反了他!这些老兵善战不假,可大将军也应该明白,想让他们反对主公,难如登天?!?br />
    崔潜耐心解释道:“而主公分拨给你的都是新兵,看起来像是厚此薄彼,对大将军你颇有不公平之嫌,可在我看来,正因为如此,反而说明了主公对大将军你极为信任。大将军常年领兵,自然明白一个道理……新兵虽然战力不足以和老兵相提并论,但若是大将军亲手训练,不需多久,这就是一支忠于大将军你的人马……新兵给了你,就是你的部署。只需打上几仗,这些士兵们身上也就烙印上了大将军你的印记。主公这是赐给了大将军你一支亲兵啊,主公对大将军的信任,难道大将军还不明白?”

    “哈哈!”

    薛万彻听完之后情不自禁的大笑起来:“听君一席话,如拨开乌云见明月。透彻,敞亮!若不是你来点拨,我只怕难想通这一层?!?br />
    崔潜摆手笑道:“若是大将军你想不通这一层,主公又怎么可能将人马放心的交给你?”

    薛万彻大笑,脸色释然。

    两日之内,李闲分派出去的人马陆续开拔,一支往西北,一支往东北,六十几万大军分出去将近二十万,便是大营里都显得有些发空。等这两支人马开拔之后,剩下的近四十五万人马也即将西进,目标就是河北最后的一座重镇……洺州城。

    大军开拔之前,李闲特意派人将徐世绩和谢映登两个人叫了来商议军务国事。两个人不敢耽搁,急匆匆的赶来。李闲吩咐大帐里伺候的亲随都退出去,帐中只剩下他和徐世绩,谢映登三人。

    徐世绩和谢映登见主公之召传了他们两个来,立刻就明白主公的意思。如今那件事,军中知道的只有主公他们三人而已。

    “坐吧”

    李闲摆了摆手,指了指桌案上放着的两盘点心说道:“这是嘉儿亲手做的杏黄酥,倒是刚好配了粳米粥。急匆匆的把你们两个叫到这里,料来你们两个也没吃早饭。你们两个有口福,这杏黄酥虽然不是什么金贵的不得了的东西,但你们二人也不是时??梢猿缘降??!?br />
    桌案上还放着两碗冒着热气的粳米粥,显然是他命人特意准备的。

    徐世绩和谢映登道了谢,欠着身子在李闲身边坐下来。桌案上摆着的除了两盘点心之外,还有几样精致的下饭小菜,只是菜量都不甚多。两个人都知道主公节俭,最不喜的就是铺张浪费。

    “军务上的事,该安排好了的孤都已经安排好。这几日议事,你们也都在,咱们就不提了?!?br />
    李闲夹了一口小菜,就着粳米粥吃下去。一边吃一边说道:“洺州城虽然坚固,但总比不得洛阳长安。王咆再怎么有心计,也未见得比得上当初那些鸀林大豪。重视,但也不能太过于小心谨慎了。太小心,就会失了锐气?!?br />
    “主公说的是?!?br />
    徐世绩和谢映登点了点头,吃的都有些小心翼翼。

    “先吃饭!”

    李闲看他们两个都很拘束,笑了笑道:“一个锅里抢肉吃的日子就在昨天,现在怎么这般拘谨。算了,吃过了再议?!?br />
    两个人连忙点头,却哪里还能如以往那样不拘一格的行事。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大军平定河北指日可待,回长安之后燕王晋位称帝已经是不可逆转的大势。再如以往那样率意而行,就失了君臣礼数……粥可好喝?”

    李闲放下碗筷笑了笑问道。

    “这是今儿一早天还没亮的时候,青鸢和凰鸾她们两个就起来做的。不必逢迎,说起来她们两个做饭的手艺比起武艺来着实差的太远,但难得是一份心意?!?br />
    “那个……”

    徐世绩也跟着放下碗筷,讪讪的笑了笑说道:“有些糊了?!?br />
    “哈哈!”

    李闲笑了笑道:“可孤吃着却分外香甜。孤说过,你们做事……不管做的好是不好,只要你们尽心尽力的做了,孤都满足?!?br />
    “臣谢主公信任!”

    徐世绩和谢映登连忙起身施礼。

    李闲摆了摆手道:“坐吧,又没有旁人在,只你我三人。就还像以前那样,敞敞亮亮的说话才舒服。既然把你们两个找了来,你们都是极聪明的,想来也知道是为什么事,说说吧……你们怎么看?!?br />
    他指了指身边的椅子,示意他们两个坐下。他随手从书架上抽出来一本书,翻倒昨晚折了书页的位置上。

    “主公……长安城里的事,宜早不宜迟,虽然不过只是隐隐有迹象,但若那人真存了这个心思,难保不会做出什么龌龊事来。虽不足道,但主公知道心里也会觉着恶心。既然军稽处的人已经察觉到了苗头,不如早作打算?!?br />
    徐世绩俯身轻声说道。

    他看了一眼谢映登,谢映登随即点头道:“臣也是这个意思,虽然翻腾不出什么大风浪来,但终究看着碍眼?!?br />
    “先不说这个?!?br />
    李闲一边看书一边貌似随意的说道:“长安城留守的几个人中,房玄龄孤已经急调往涿郡,现在剩下的几个主事的,你们怎么看?!?br />
    徐世绩和谢映登心里都是一紧,不明白李闲的话里是不是有什么隐晦的意思。如今在长安城里主事的,文官之首是杜如晦,此人也是燕云军出身的老臣,而且身为宰相,已经荣宠之极,料来绝不会和那些宵小勾结。领兵镇守长安城的大将军程名振,为人谨慎小心,而且从以往来看,此人也谨守为臣之道,料来也不应该有什么事。

    至于其他人……

    谢映登是军稽处的大档头,这方面的事自然他先开口:“关于这件事,杜如晦的奏折和军稽处的密报是前后不差几日到的,折子是他和程名振联名上的,所以杜大人和程将军自然信得过?!?br />
    “孤知道,再说其他人?!?br />
    “都御使魏征,刚直不阿,也不会有事?!?br />
    徐世绩道。

    “虞世南,刘政会,唐俭他们都是李唐旧臣,没有人比他们更知道什么事能触碰,什么事不能触碰。他们心中本就有所担忧,这个光景只怕躲还来不及,自然也不会有这不臣之心。只是若真有叛党谋乱,也会暗中拜访他们几个。毕竟在长安城里,他们几人的影响力还是极大的?!?br />
    谢映登分析道。

    “嗯……”

    李闲嗯了一声又问:“那宫里那个,你们怎么看?!?br />
    “这……”

    谢映登和徐世绩对视了一眼,都不好开口。

    “但说无妨,孤说了,今日这里又没有外人,你们还顾忌什么?!?br />
    徐世绩和谢映登二人都不由自主的吸了口气,然后几乎同时站起来撩袍跪倒:“主公,宫里的那个不能留!”

    “不能留?”

    李闲的视线从书册上离开,看向他们两个。

    “不能留!”

    徐世绩肃然说道:“若是没有此人,朝廷里那些个宵小之辈只怕也不敢轻易起了反叛的心思。就算他们其中有人心存不甘,可怎么敢轻易触碰那层底线?正因为有那个人在,他们就觉着有机会位极人臣。趁着主公不在长安的机会,更迭朝权,忤逆不敬,说起来……宫里那人才是祸之根源?!?br />
    谢映登的话更简单直接:“当初需要他,现在……不需要了……大帐中,李闲斜靠在铺了一张虎皮的椅子上看书。他微微垂着头,看起来神情很专注。在离着他不远处的桌案旁边,还坐着一个一身白色衣裙体态婀娜的女子。她跪坐在桌案一侧,身形挺拔,更加显得腰肢纤细酥-胸傲然。

    她在煮茶,礀势漂亮至极。她的动作轻柔舒缓,莫说闻那茶香,品那茶韵,只看她这般妙曼的身形手法,也令人心旷神怡。

    “煮茶这般好看的……除了叶怀袖之外,没人能及得上你?!?br />
    李闲放下手里的书册,接着那长孙无垢递过来的茶杯笑了笑道:“我听说这两日你兄长吃不香睡不香,可是真的?”

    长孙无垢抿嘴笑了笑道:“是……看着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少。这次他可算是把军中那些将领们都得罪苦了,到了日后天下大定之际……只怕骂他的还会多一些?!?br />
    李闲嘴角挑了挑,放下茶杯问道:“长孙无忌和你提起过这件事?”

    “没有……是臣妾胡乱猜测的?!?br />
    “你倒是慧智,比起朝廷里大部分臣子都要强些。那么孤问你……若是长安城里如今有人蠢蠢欲动,想趁着孤出离都城的日子久了生出些事端来,而且已经坐实了其中一些人的罪名,那么该如何处置?”

    “臣妾不敢议政?!?br />
    长孙无垢垂首道。

    “说说吧,孤想知道,你的见解和徐世绩谢映登他们有什么不同?!?br />
    长孙无垢沉吟了一会儿说道:“想来……徐大将军和谢大档头皆劝主公,平乱之事,宜早不宜迟……从做臣子的角度来看,确当如此。都城乃是重中之重,能不乱自然还是不要乱起来的好……但,若是从您的角度看,或许再等等倒是更好些?!?br />
    李闲眉头微微一皱,忍不住叹息了一声:“你若是男儿身,倒是可以拜为宰相。杜如晦果决,但没你心思细密。房玄龄多谋,却没你这份魄力,魏征太直,虞世南太软……你一语道破其中玄机,他们都不如你?!?br />
    “是啊……”

    李闲微微叹了口气,看着杯子里婷婷袅袅的热气语气有些无奈有些疲惫的说道:“总得让想反的人反起来,总得让有那个心思的人都跳出来,然后再去治这乱子,孤不想杀人……所以能一次杀了,就不要再杀第二次?!?br />
    “放任他们去闹吧?!?br />
    长孙无垢嗯了一声,轻声说道:“不让他们闹腾闹腾,怎么能显示主公天威?”v

    派小说最快更新,请收藏派小说。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