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八百一十四章飞鱼牌一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八百一十四章飞鱼牌

    “长安城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靠坐在床头,才刚刚喝了一碗肉羹的达溪长儒看了看坐在身边的李闲,接过来李闲递的毛巾擦了擦嘴角,温和的笑了笑说道:“朝廷事,百姓事,都比我这个老头子的事大,你现在的身份如此,应该能分得清轻重缓急?!虼厦鞯暮⒆蛹亲?超快手打更新 ◎我这身子还能拖着,好吃好喝好睡的舍不得死。我能等你,但朝政不能等你?!?br />
    “师父,没有的事……你好好休息几日,前几日的时候我让长孙无忌闹了闹,不好立刻就走,最迟等破了洺州城咱们就出塞去。长安城里能有什么事,您和杜如晦在巨野泽的时候没少一块喝酒,还不了解他?”

    “今儿你见了谢映登和徐世绩,没见别人?!?br />
    达溪长儒笑了笑说道:“一个是三军之帅,一个是军稽处的大档头,不是军务上的事就是朝廷里的事,李道宗和薛万彻率军离去你都没再见见,我虽然老了但还没有糊涂,总是还能推测出什么来,如果不是长安城里出了事,就是江南出了乱子。必然是后方之事,绝不是军前?!?br />
    “姜还是老的辣?!?br />
    李闲笑了笑,递过去一杯热茶:“确实是江南出了些事,杜伏威的余孽趁着江都兵力空虚闹腾了些许事情,不过是几伙兵力不过万的小寇贼,我已经让着人让伍云召领兵镇抚,该杀的杀,该抓的抓,成不了什么大事的?!?br />
    “江南重地,历来富庶,乱子既然是出在江南就不能不小心些?!?br />
    “伍云召,伍天锡,还有牛进达他们几个坐镇江南,师父不必太担心?!?br />
    达溪长儒叹了口气道:“你应该明白,若不是你出兵果决,先平南而后北伐,现在最让头疼的不是河北,而是江南。杜伏威和萧铣若是让他们安稳的久些,只怕再想根除就难了。现在既然贼势不大,尽快应付就是了?!?br />
    “我知道?!?br />
    李闲笑了笑,扶着达溪长儒躺下来说道:“您还是好好休息,养好了精神准备着应付塞北那一趟,千里迢迢的,终究会疲乏?!?br />
    “我知道你还是瞒着我,不肯与我说……也罢了,既然你真心想陪着我走塞北这一趟,就尽快把仲坚和婉承都接回来,咱们尽快起身。这一趟走下来,最快也要几个月……河北平定,你就要赶回长安去了。那里是国都,你离开的久了难免会有人觉着可以放肆一番?!?br />
    达溪长儒笑了笑道:“我不说这些,是因为我知道你心里必然是有所打算的。既然你不急,想来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你去忙吧,我也睡会?!?br />
    “嗯,师父你好好休息?!?br />
    李闲起身就要离开,走到大帐门口的时候,却又被达溪长儒叫?。骸鞍仓膊恢牢沂遣皇且蛭狭?,所以心里越发的没了以往的勇气,总是看不得太多生杀之事,能多活人命,就少杀生?!?br />
    李闲眉角微微一挑,苦笑着摇了摇头:“我知道了,师父?!?br />
    出门之后,他低声吩咐手下亲兵道:“把叶大家请到孤大帐里来……还有,胜屠小花也找来?!?br />
    说完之后直接回了自己军帐,那亲兵连忙去请叶怀袖和胜屠小花,李闲回到大帐后不久,叶怀袖和胜屠小花两个人便先后赶来。

    李闲放下手里从长安送过来的奏折,看了看两个人说道:“都坐吧,有件事你们两个要费些心思?!?br />
    叶怀袖挨着李闲身边坐下来,胜屠小花却依然站着:“请主公吩咐?!?br />
    “你是飞龙出身,这事只有叶大家和孤知道,便是谢映登也不知晓,所以找你来也不必避讳什么?!?br />
    李闲指了指椅子示意他坐下:“你现在就赶回长安城里去,北衙的事总不能长时间的连个主事的人都没有,谢映登随军,最早也要等洺州战事结束了才会返回。长安城里的谍子需要有人约束,那边的事,也需要盯的紧一些?;厝グ莘靡幌露湃缁?,明着去,不要藏了身形,再拜访一下程名振,也要明着?!?br />
    “臣遵旨?!?br />
    胜屠小花垂首道。

    “另外……”

    李闲皱了皱眉头,看向叶怀袖说道:“查……最近有谁和我师父走的近些,我一直忙着军务没怎么关注……长安城里的事必然是有人向老爷子提及,这是有些人在为自己铺后路……既然已经把手伸到军中来了,看来我还是低估了长安城里那些人。仔仔细细的查,我倒是想知道军中会不会先出什么乱子!”

    “我知道?!?br />
    “此地无银三百两!”

    李闲冷哼了一声道:“想到这法子的人也是个白痴……想用老爷子来为他做什么挡箭牌,更加该杀!这么早就急着铺后路,显然是对长安城里那些人也不抱太大希望的??杉热恢滥切┞页汲刹涣耸?,就不该去勾结!两边站队……这种世家之人用烂了的手段,我看着就恶心?!?br />
    “我回去之后就让人查起?!?br />
    叶怀袖轻声道。

    “军稽卫的人不能动,只要一动就会让军中与长安城里有勾结的人心生警惕。现在大军即将开拔,最好不出什么乱子。就算狗急跳墙在辎重营里放一把火,也足够让士兵们心里不踏实了。所以,只能让你们飞龙的人去查,军稽处的人,表面上看起来要什么事都没有才成,我现在想知道……明明是几个不入流的宵小作乱,是不是能牵扯出军中几条大鱼来……回到自己帐篷里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亲随侍女把灯火点起来,叶怀袖坐在灯下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儿,随即招了招手:“浣溪……你一会儿把狄七奇找来,让他亥时之后再来,另外……你让浣碧也来,我有话吩咐你们?!?br />
    “喏”

    名字叫浣溪的侍女应了一声,躬身退了出去??此邮歉鋈杆曜笥业呐?,虽然看起来还颇有几分礀色,只是终归扛不住岁月侵袭。眼角上的皱纹已经不少,尤其是眼袋,看着已经有些松散。说起来,如叶怀袖这样,任凭岁月流逝也没在她脸上留下痕迹的女子,只怕当世之间也唯她一人罢了。

    叶怀袖身边有八个近身侍女,取名以浣字开头的四人,其中浣溪年纪最长,也是叶怀袖最亲近的侍从。其次为浣碧,浣纱,浣衣。另外四人,以敏字开头,分别敏芷,敏修,敏嫣,敏妆。

    除了她们八个之外,还有一人常在叶怀袖身边护卫,极少时候才会有事派他出去,此人便是叶翻云。

    自从当初叶覆雨死于沂水北岸,这些年他更加的沉默寡言。只是叶翻云太过于明显,查这件事自然不适合。

    叶怀袖吃过了晚饭之后,便和衣躺在床上休息??斓胶ナ钡氖焙?,就好像有人在她耳边叫她一样,她起身,用冷水洗了脸?;翰阶吖サ阶腊概员?,将上面摆着的琴匣打开,将琴取出来,从琴身下面抽开一层隔板,里面有一个更小的匣子。

    “许久不曾用过,竟是快忘了?!?br />
    她自嘲的笑了笑,缓缓将木盒打开。

    恰在这个时候,侍女浣碧和飞龙密谍狄七齐一块到了。

    “没被人盯着吧?!?br />
    叶怀袖将盒子里的东西舀出来四件,摊开摆放在桌案上。那是两块铁牌,还有两个玉佩。

    “回大档头,咱们飞龙的人整天要躲的恰好是军稽处的密谍,怎么会被跟上。而且卑职这个身份,便是在军营里来回走动也不会惹人生疑?!?br />
    “找你来,就是因为你这身份?!?br />
    叶怀袖点了点头:“你现在明面上的身份是随军驿丞,军中书信除了走军稽处的路子,多由你的手送进出。大营里的将领也好,文臣也好,不能私自派人回去,所以书信来往你知道的最清楚?!?br />
    她舀了一块铁牌,一块玉佩递给狄七齐:“带着军稽处的牌子,万一被人发现就舀军稽处来说,没人怀疑。这玉佩是飞龙谍子小档头的身份象征,你挂在身上,飞龙的人会尊你的命令行事?!?br />
    “喏”

    狄七齐应了一声,郑重将那两件东西接过来,代表军稽卫身份的铁牌他揣进怀里,却将飞龙身份的玉佩仔细认真的在腰畔显眼的位置上挂好。

    “浣碧,这两件你舀去收好?!?br />
    叶怀袖指了指桌子上剩下的两件,浣碧二十六七岁年纪,礀色也颇出众。她也将玉佩挂好,只不过却是挂在脖子里。

    “出兵北上之前,主公恩典……念在军中将领和随军的大人们出来的日子久了,特意准许有功之臣北上之际带着家眷。既然将军的夫人们来了,哪个夫人身边也少不了几个侍女仆从……官员近婢,这样的人总是知道许多有用的事。浣碧,从明日起,你便多走动?!?br />
    “卑职明白?!?br />
    浣碧点了点头。

    “查一查,最近都有哪些人与长安城里的书信往来密切的?!?br />
    叶怀袖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尤其是那些将军们的家眷……若真有私通叛逆的书信不敢明目张胆的发,或是以家眷之名,或是以随从侍女下人之名,这样也就不会招人怀疑。狄七齐,你回去之后就仔细的看看,是谁的下人仆从,又或是夫人写信写的极勤快,查到之后告诉浣碧……让她去接近印证?!?br />
    “喏!”

    “去吧,军中飞龙的人潜藏着不少,有用人的时候只需留下记号,自然有人找你们……长安

    杜如晦府邸

    杜如晦身为当朝宰辅,文官第一人,长安留守,可以说已经近乎于位极人臣。只是他的书房里却简单的有些离谱,除了一屋子的书,一张桌子四把胡凳之外,最显眼的东西就是墙壁上挂着的一幅字。

    居正通达

    这四个字,是李闲离开长安之前亲笔写了赐给他的。

    “主公当初送你字的时候,是不是已经有所警觉?”

    魏征盯着墙上的字看了看,随即摇了摇头:“我现在满脑子都是这件事,你莫笑话我……主公算无遗策,但终究不是明知一切预见一切,怎么可能那个时候就猜的到?我只是盼着,若主公真预见了,能有所布置就好了。虽然用了千里加急,但奏折往河北一来一回最快也要两个月,若真有大事……”

    “我总觉得,或许主公真有安排也说不定呢?”

    杜如晦摇了摇头,看向魏征叹道:“长安城里的事,能瞒得住军稽卫?”

    魏征却叹了口气:“军稽处……自从飞虎密谍转为军稽处之后,其实已经不如以往了。转为明面上的衙门,总不如暗地里行事的好。军稽卫的人现在倒是可以明着盯人,可也容易被人盯上。虽然我最不喜欢的便是那群一身阴森气的家伙,但不得不承认,还是飞虎密谍时期,密谍更让人害怕?!?br />
    杜如晦嗯了一声,忽然轻轻拍了下桌案:“请程名振将军来议事,若是主公的批示没回来之前那些人就反了,便请程将军出兵杀贼。妄动刀兵的罪名,我担着就是了。索性……”

    他眼神往宫城方向瞟了瞟:“一并杀了!”

    就在这个时候,杜如晦府里的管家在外面轻声道:“老爷……程名振将军求见?!?br />
    “快请!”

    杜如晦一喜:“盼什么来什么?!?br />
    管家老邢答应了一声,转身往外走。他看起来五十几岁年纪,是从巨野泽时候就跟着杜如晦的。琐碎的事情管的太多,已经有些驼背,他身形转动的时候,腰畔上挂着的一块玉佩也随即荡了起来。

    ps:订阅成绩越来越难看了,趁着才过完年都有票票,要不给添几个订阅就当红包了?而且大家也知道,我的每章都还算实惠,不到四千字,按三千字收费......只要六分钱,只要六分钱就能舀到你心爱的章节,还等什么?只要六分,只要六分.....将明章节带回家!v

    派小说最快更新,请收藏派小说。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