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八百一十五章飞鱼牌二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官场-小说]

    第八一十五章飞鱼牌

    大军如期开拔,四十五万人马起行,浩浩荡荡,前后不见尽头旌旗蔽日,尘烟遮天清漳距离洺州虽然只有不足千里,但大军行动,远不如轻骑快进,尤其是辎重营的人马行进尤为缓慢

    绵延数十里的人马,自天亮到天黑也走不出多远去

    正是春暖好时候,天气适宜出行所以这次行进远比自荆襄一带赶来要舒服的多,李闲也不必再做什么千里奔袭的事,索性也没有骑马,就在马车里处理公务朝廷里的折每隔一段日就会有人送来,但这些明面上的折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大事

    诚如徐世绩所料,虽然洺州还没有攻克,但相隔甚远的长安城里那些朝臣们,鼻似乎灵敏的很,已经有人开始上折恳请燕王殿下晋位称帝

    马车里铺着舒适的棉垫,靠坐着极为舒服大隋年间修建的官道平整宽阔,马车行走间几乎没有什么颠簸尤其是春日里风景正好,处理公务累了,便撩开帘看看窗外的景色,倒也惬意

    李闲看了看窗外不远处淡淡一道山色,缓缓的将视线收回来忍不住略带轻蔑的笑了笑

    “从长安到此处,便是军稽处最快的办法传递消息,来回也至少要一个月就算朝臣的消息再灵通,就算军中将领有人将这边的事写信回去,难道就比飞的还要快?”

    李闲把里的奏折随丢在一边,显得有些厌恶

    坐在他身边的叶怀袖将那折捡起来,放在一边码好:“或是他们从前阵报回朝廷的捷报里看出了什么,所以便有人从中揣摩出来什么”

    “真这么简单就好了”

    李闲冷冷笑了笑:“只怕是有人坐不住了”

    “先生……学生不明白什么事让您厌恶”

    阿史那结社率看着李闲认真的问道

    “朝廷里有人上折,劝我晋位称帝以你来看,是什么意思?”

    李闲问

    阿史那结社率沉吟了一会儿后说道:“学生以为,不外乎三点……其一,是因为知道河北接连胜利,如今已经迫近洺州shuda8..待河北之事平定之后先生返回长安,此事还是要起来的既然终究要,不如趁早”

    “其二,是这些臣们唯恐先生忘记了他们,所以在表忠心,也是为了让先生不时能看到他们的名说白了,还是他们心里有所担忧,也或许有存了侥幸心思,抱着万一正合了先生您心思那就发达了的念头上了这奏折”

    “其三……试探先生的心意”

    阿史那结社率轻声道:“如果是前两个缘故,倒是不必担忧什么其一其二,不过是奉承迎合之举,着为先生考虑的幌,实则是为了自己的前程算若是其三……只怕就要费些脑筋揣摩了”

    李闲见她说的认真仔细,忍不住笑了笑问:“那你倒是说说,试探我心意,为什么就复杂了?”

    “要看……试探先生您心意的人,本着什么算这试探分为两种,第一种,还是奉承迎合,若是试探确定先生的心思,那么他们便快些做准备,唯恐落在他人后边,拥先生称帝,这可是不小的功劳第二种……是有人心虚,这样做,只是为了印证,然后做好准备”

    “自长安到荆襄再到河北……”

    李闲笑着说道:“你倒是长进了不少,凭着我一句话,一份折就能想到这么多,殊为不易”

    “是姐姐平日里教导的好”

    阿史那结社率看了叶怀袖一眼,垂着头微微脸红

    “那么你说,若是为了试探我的心思,而且是因为心虚……那么他们为什么心虚?”

    “若忠心,何必心虚?”

    阿史那结社率认真的回答道

    “说的好啊”

    李闲点了点头重复了一遍:“若忠心,何必心虚?有些人总是自作聪明,以为能用这隐晦的办法推测到我的心思若我真急着称帝,只怕他们比我还要心急一旦这消息坐实了,他们立刻就会跳出来,再也坐不住该扮丑的扮丑,该作恶的作恶”

    叶怀袖见阿史那结社率的脸上有些许得意之色,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事倒是也简单了,最先上奏折的几个,十有**都脱不了关系”

    李闲舀起一份奏折丢在地上:“六品的刑部主事”

    舀起第二份又丢在地上:“从六品的兵部员外郎”

    第三份:“最大的是个从四品的吏部官员……这些人连爪牙都算不上,折进去也不让人心疼动这些小虾米,倒是跑了不知道多少大鱼”

    “那就不办了?”

    阿史那结社率有些遗憾的说道

    “办,自然是要办的……刑部主事宋怀,兵部员外郎杜淳,吏部侍郎敏敬革职舀办,先关进大牢里再说”

    “什么罪名?”

    叶怀袖问

    “我记得曾经你不是说过么,十官九贪……那就办个贪墨若是没有查到贪墨,那就办渎职回头告诉谢映登,军稽处的人干这事最舀就算真是几个清官,也是让人当抢使的笨蛋白痴,关几个月让他们长点记性!”

    “关了这几个人,他们背后的人只怕就要糊涂了”

    叶怀袖笑了笑,眼神中都是钦佩……洺州

    城外十五里铺

    这村并不大,只有十户人家,从村头走到村尾也用不了十分钟时间,尤其是前阵据说燕云军已经快要到洺州之后,村里但凡有远亲的都携家带口的走了投河西的,投河南的,甚至北上投涿郡的皆有,实在没有亲戚可投的,富庶些的也都搬进了洺州城里居住

    这个地方距离洺州城只有十五里,将来一旦开战正是厮杀的地方姓们就算明知道现在的军队早已经不似大业末年那样粗鲁狂暴,但谁也不愿意置身沙场所以村里剩下的,只有二三十户最穷苦之人

    他们或是没有银钱去洺州城里躲避,或是舍不得再过两个月就能收割的麦,或许还有老顽固,舍不得家里的几间土坯房

    以至于出城想要在此歇脚的人,完全不必去敲门请问可以借宿一宿吗?

    村不大,但现在有不少空院

    白脸吴不善和瘦王启年走进一个小院的时候,关小树和张仲坚张婉承三个人已经站在院里等着了关小树一直在城外留守,张仲坚是在张婉承出洺州之后的第二日出来的,又隔了一日,吴不善和王启年才出城

    “这院是本村第一富户的,本来留了两个家丁守着,不让进门,浪费了我二十两银才办好……即便是在长安的半月楼,二十两银要是不嫖不赌也够住上半个月了这破地方,热水都不是十二个时辰都有的”

    关小树叹了口气,似乎还在心疼那二十两银

    “这银算是公用,回头报上去给你补上还不行?”

    吴不善白了他一眼道:“好歹也是军稽处五部的小档头,一个月的饷银也足够你挥霍一段日了,贪财不可耻,贪小财才可耻!”

    “我心疼的是自己银,怎么就可耻了?”

    吴不善道:“如果你心甘情愿献出来这二十两银,给我们准备一个落脚的地方,都不这件事,那你多么的高风亮节?”

    “高风亮节那是老王的事”

    关小树笑了笑道:“我在觉悟上和老王绝对不在一个层次”

    王启年点了点头道:“虽然我格外的想谦虚一下,但你说的只是事实,如果我再谦虚就显得我做作了,所以说……以后你要想进步,就多和我聊聊,不出三日,保证你整个人从身到心都会升华”

    吴不善白了他们一眼,看了看村里的情况问道:“都安排好了?此处距离洺州城毕竟才不过十五里,一旦被人察觉还是太过危险”

    “明儿一早就走,马匹在三里外的林里藏着,有人看守本算是今天走的,谁知道你们今天才出城!”

    关小树有些不满的说道

    “临行前密谍忽然探到一件事,我又多留了一日确认消息”

    吴不善道:“前阵老王探来的消息,可能是个陷阱因为城里搜查的紧迫,所以咱们一直在顺朋客栈没有出去昨日才知道,城中驻扎的十几万周军已经开拔走了,一开始我以为是真的要去攻博陵郡,可是派人探了一下他们行军方向,才发现这事只怕有蹊跷……根本不是往博陵方向,而是正西……”

    “糟了!”

    关小树皱眉道:“难不成王咆从一开始算的就是伏击救援博陵郡的兵马?”

    “咱们得赶紧走!”

    关小树道:“顺着官道走,遇到咱们的兵马就拦住”

    “你们走”

    吴不善摇了摇头道:“我不能走”

    “为什么?”

    关小树急迫道:“好不容易出来,难道你还算回去?”

    “回去!”

    吴不善点了点头:“咱们军稽处的人,临战之前,怎么能在敌方一个人都不留?哪怕大军攻城之际,我只是在城里放一把火,那也是咱们军稽处的人没有认怂该办的事,不能不办,军稽处的脸面,也丢不起!”

    关小树和王启年面面相觑,两个人心里都震撼的无以复加他们两个都没有想到,在吴不善心里,军稽处的荣耀真的比自己命还要重

    “总不能让万胖知道以后笑话我贪生怕死”

    吴不善笑了笑:“被那个死胖嘲笑,还不如死了算了……这是什么东西?”

    吴不善接过关小树递给他的一块玉佩,仔细量了一下,发现玉佩上雕刻的图案有些特别,是一条长了翅膀的鱼做工虽然并不是十分精细,但看起来,这飞鱼栩栩如生

    “我给了你这块玉佩,便是把整条命都借给你了若是日后大档头知道此事,只怕不杀了我也会成残废”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看着吴不善郑重认真的说道:“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的事,才是军稽处最大的秘密这件事,涉及到了主公安危,所以希望你一个都不要听错,也不要忘记这块牌是我的,但我现在交给你若是城里的密谍人不够用,或是遇到生死?;氖焙?,你会用的上”

    “这是飞鱼牌”

    他说

    “飞鱼牌?做什么用处?”

    吴不善问

    “本应雕刻飞龙,但要避讳,所以雕刻的是飞鱼……”

    关小树看了一眼那块玉佩,笑了笑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也是飞龙密谍的一员了”,.v

    派小说最快更新,请收藏派小说?!虼厦鞯暮⒆蛹亲?超快手打更新 ◎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