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八百一十八章 不需要强大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八百一十八章不需要强大

    肥肥胖胖看起来让人觉着宫里的日子必然极美才会养出这样身材的宫女回到那个冰冷的小院子之后,经过守在门口的那些军稽卫密谍身边的时候故意挺起胸脯,然后还很自傲的抖了几下,那种自我感觉良好的样子让几个黑袍忍不住扭过了头不敢逼视。

    这肥婆娘冷哼了一声,充满了对那些黑袍不解风情的不屑。

    按照规矩,进出这个院子的人哪怕是她和阉人孙胜也要搜身检查??烧飧雠擞盟亢返纳砬谑泳跎匣靼芰四切┖谂?,以至于没有人愿意伸手拦下她搜身。对于丰硕性感的女人,男人们总会有所**??啥杂诜崴兜秸飧龅夭降呐?,男人避之不及。

    这不是歧视肥胖,而是个人承受能力的问题。

    谁也不愿意去搜那一身的肉浪,哪怕是还没有碰过女人的黄花大小伙子。这宫女扭着可以装进去一个木盆的屁股,风骚荡漾的进了院子然后随手把怀里抱着的木盆丢了出去。那木盆咣当一声响动,把坐在屋门口看着天空的皇帝陛下吓了一跳。

    军稽处严令,皇帝李承德不可以走出屋门。所以,哪怕他想晒太阳也只能坐在门口受用这一米阳光。

    这是一种别人或许永远无法理解的悲凉。

    皇帝,在百姓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存在。这个天下间最让人羡慕的男人,在百姓们幻想中身边永远不缺乏美人,美酒,美食的男人,却只能等到太阳的光线从门口挤进来的时候,才自己搬着一张胡凳坐在那里,支着下颌发一会儿呆。

    而这个悍妇最温柔的一面,就是偶尔会和皇帝挨着身子坐下闲聊片刻。在这个时候,站在门口的黑袍总会有些错觉。

    那个五大三粗的女人,就好像在哄孩子。

    皇帝年纪不大,身形瘦削,曾经有人恶意揣测如果某晚这个宫女兽性大发,把皇帝那个啥了的话……皇帝那弱小的身躯怎么能承受的???所以当人们看到皇帝还好生生的活着,就知道这样的惨剧一定还没有发生。

    “我袖口里有一颗药丸,是毒药?!?br />
    宫女眼神凶恶的看着那些黑袍,装作怒目相视的样子。那些黑袍知趣的挪开目光,谁也不愿意和她深情对望。

    “为什么?”

    李承德一惊。

    “难道等不到李闲回来下手,侯君集就急着向他主子邀功先杀了朕?朕倒是想知道,他到底打算怎么办。难道他毒死了朕,就敢明目张胆的宣扬出去?到时候李闲为了堵住悠悠众口,只怕侯君集也得不到好出去。朕就算死了,也能住进皇陵。他死了,只能是头颅悬挂在城门口示众?!?br />
    这宫女铜铃一般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怜悯,心里叹了口气。

    若不是怜惜他,若不是同情他,我又何必做这掉脑袋的勾当?他身边连一个女子都没有,才会正眼看我一眼,无论如何他都是个皇帝,无论如何……若不是如此,我怎么能和皇帝这样朝夕相处?

    她样貌凶恶丑陋,身形魁梧肥胖,却偏偏有一颗这样弱水般的心思,愁肠百转。

    “陛下,你知道的,我装作凶恶是为了瞒住那些军稽卫,其实我……”

    “朕知道朕知道?!?br />
    李承德连忙打断她的表白,低声道:“朕许诺的你的事自然不会反悔,将来若是朕真的能重返朝堂,你比侯君集的功劳还要大些……只是,他却先要杀朕了?!?br />
    “不是?!?br />
    宫女抬起头看着天,装作畅想模样以瞒住门口的军稽卫:“侯大人的意思是,陛下您无论如何都得死……等到李闲得胜回来之际,到时候只怕满朝文武恳求他登基称帝的奏折会雪片一样飞过去。他若要称帝,最先要做的便是杀了你?!?br />
    “没错?!?br />
    李承德点了点头。

    “所以侯大人说,您不能死在李闲手里?!?br />
    “那么我就要死在他手里?”

    “这是一颗假死之药,到李闲回到长安城的时候,您吞了这药丸,便会在六个时辰内如同真的死了一般。您活着是出不去这个院子的,只有死了才能出去。到时候宫里自然有人接应,太医院和侍卫,侯大人都已经打点妥当。不会有任何纰漏,只要你出了这个院子,侯大人立刻就会带兵起事?!?br />
    “按照规矩,燕王返回都城,大军要在城外三十里铺放鹤亭停住,满朝文武迎接燕王入城。进城之后先要回朝堂议政,过了午时,得胜大军入城庆贺,献俘,游街。从燕王入城到大军入城,有两个时辰左右的时间。这个时间内,燕王身边只有随从没有大军护卫?!?br />
    “侯大人已经联络了禁军,到时候以数千禁军包围太极大殿。但凡有人反抗,一律格杀勿论?!?br />
    “兵部可以调动城防军,到时候以城中叛乱为名下令封锁城门。只需外面的人马半日进不来,你就能重回朝堂?!?br />
    李承德缓缓吸了口气,低声问道:“没别的法子?”

    “没?!?br />
    “这药丸必须吃?”

    “必须吃?!?br />
    宫女的丑陋的脸一红,喃喃道:“陛下放心,这蜡丸里封了两颗药,是我特意向侯大人求来的,到时候我陪着你一起吃。若是这药真的有些不妥当,也有我陪着你?!?br />
    她悄然将蜡丸塞给李承德:“大的那颗是我的,因为我身子重些,侯大人说分量自然大一些,小的那颗是你的?!?br />
    虽然她极丑陋,但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都是温情脉脉。

    李承德心里一暖,脱口而出道:“好,到时候一起吃?!?br />
    ……

    ……

    兵部衙门

    侯君集看了看手里已经变得微凉的茶杯,摇了摇头道:“其实造反这种事,说起来难如登天,做起来未必就那么难?;实廴羰强霞偎?,咱们就成了一大半。百姓们对燕王再敬畏,也敬畏不过皇帝?;实刍钭?,燕王死了百姓们不会太慌乱。自古就是这样,若是皇帝死了,燕王却活着,那么就会有不少人揣测,皇帝怎么就死了?”

    “燕王才进城,忽然皇帝死了?!?br />
    他微笑着说道:“满朝文武都会诧异震惊,然后禁军这个时候忽然封住太极宫。见人就杀,谁能拦得???燕王是个算无遗策的人,这点我很钦佩。但他千不该万不该,当初没把李渊手下那些禁军杀绝。如果那些禁军都杀了,难道还会有这样的机会等着咱们?”

    他对面坐着的那人脸色阴沉道:“咱们不是同路人?!?br />
    “但咱们现在在一条船上?!?br />
    侯君集笑了笑道:“我只是一直想不明白,按理说燕王对你也算不错了。准许你告老,还给了你厚厚的封赏,你怎么就不知足?”

    那人冷冷笑了笑问:“侯君集,你为什么不知足?”

    侯君集摇了摇头认真道:“因为燕王从始至终都没有给我让我知足的东西,当初我跟着他的时候,他才在东平郡站稳脚跟。后来那么多比我晚追随他的人都已经官至极品,我却不过是个从四品的侍郎?!?br />
    他自嘲的笑了笑:“在长安城里,从四品的官比狗还多?!?br />
    “狗不咬主子?!?br />
    他对面那人嘲讽的说道。

    “对!”

    侯君集没生气,也没反驳:“狗不咬主子,是因为主子喂给它肉骨头??晒返姆沽吭嚼丛酱?,肉骨头却还是那么一小根,不够吃了怎么办?而这只狗吃惯了肉骨头,再吃冷硬的馒头又不习惯,怎么办?”

    对面那人愣了一下,冷笑一声没有答话。

    “我知道你答不上来?!?br />
    侯君集笑了笑,靠在椅子上坐的舒服了些后笑道:“狗的肉骨头不够吃,又吃的馋了所以只能去偷。这是常理吧……可要是让主子知道了自己的狗偷吃,你猜会怎么样?”

    那人想了想说道:“自然要打一顿?!?br />
    “狗不想挨打啊?!?br />
    侯君集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狗不想挨打,又不想让自己偷吃的事让主人知道,唯一的办法不是逃走,而是咬死主人……只要咬死了主人,他才能继续吃肉骨头,吃好多好多肉骨头?!?br />
    “能把你逼成这样?!?br />
    那人冷声问道:“我都好奇,你到底偷了多少肉骨头?”

    侯君集笑道:“你知道的,我只是个从四品的兵部侍郎。若是只有朝廷给的俸禄,我怎么吃的饱?兵部又是个肥的流油的衙门,又没有上面人监管……吃过一次,就会上瘾的,然后就会越吃越多,越吃越大。到最后,连自己都忘了到底吃了多少。只记得偷吃时候的美妙,和偷吃之后的惶恐?!?br />
    “你是个疯子?!?br />
    那人看着侯君集的眼睛说道。

    “谢谢你?!?br />
    侯君集用听起来很真诚的语气说道:“你说我是个疯子,没说我是条疯狗。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好歹你给我留了面子?!?br />
    “咱们是各取所需?!?br />
    那人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袍子:“所以你不需要套近乎,也没必要装的这么谦卑。陇右的几家我来办,其他的事,你来办。不过你要记住,你成功之后我才会带着人站出来保你,若是你失败了,不会有任何一个人站在你这边。也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我曾经和你说过这些话?!?br />
    “我当然明白?!?br />
    侯君集笑了笑说道:“若是我真的败了,只怕踩我踩的最恨的就是你们这些人。你们这些人阴损的一面我知道,大义凛然的一面我自然更知道?!?br />
    “我想知道,你现在到底有几分把握?!?br />
    那人显然是要离去,问了侯君集最后这一个问题。

    “有几分把握,你需要在意么?”

    侯君集冷冷笑了笑说道:“若我是有十分把握,你还是会如刚才你说的那样选择。我成功,你锦上添花。我失败,你火上浇油。若我只有一二分的把握,你还是如此。所以你问我有几分把握,不觉得有些可笑?”

    那人叹息着摇了摇头:“你若是不把这身锋芒藏一藏,日后难免还会有灾祸。要懂得……锋芒太过,必遭打磨的道理?!?br />
    “多谢啊?!?br />
    侯君集拱了拱手,那人没再说什么,转身往外走去。

    快要到门口的时候,侯君集看着他的背影忽然问道:“我也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想问你,希望你如实回答。虽然我知道你九成不会说实话,但我确实很好奇?!?br />
    那人顿住脚步,扭头道:“你问?!?br />
    侯君集沉吟了一会儿,郑重问道:“明知道燕王势力如此强大,明知道我没有几分成算,你为什么还要掺和进来?就不怕……引火烧身?”

    那人沉默,大概过了十息转身离去。

    “因为……所有世家之人都有一个共同的认识,我们……不需要一个太强大的皇帝。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哪怕你成功的概率不大,但我们依然会凑进来?!?br />
    “世家不需要一个强大的皇帝?!?br />
    侯君集喃喃的重复了一遍,眼神迷离。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samp>
<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video></sup>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ins>
<ins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ins>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ins id="LRTTBXB"></ins><su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button></sup>
<sup id="LRTTBXB"><video id="LRTTBXB"><table id="LRTTBXB"></table></video></sup>
<ins id="LRTTBXB"></ins>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