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八百一十九章 安逸才是敌人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ps:新名争霸天下,后面有链接,求收藏红票。

    第八百一十九章安逸才是敌人

    北方的春天什么都好,唯独就是颇为干燥。行军的队列远远看起来壮阔威武,可其实踏起来的烟尘钻进鼻子里的滋味并不好受。再加上风吹着,鼻子里嗓子都有一种火辣辣的疼。站在山坡上看着队伍浩浩荡荡经过的百姓唏嘘赞叹,士兵们却一边走一边啐掉嘴里的尘土。

    大家尽量不去交谈,因为沙子钻进嘴里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从清漳出发的第十天,老天爷也不知道是不是动了善念,下了一场小雨,恰恰润了地皮,打落了浮尘,却丝毫不妨碍行军。踩着有些发潮的官道行进,没有尘烟荡起,士兵们鼻子里嗓子里舒畅,便是心里也跟着舒畅。就连行军的速度都变的快了不少,显然士兵们也不愿意浪费这天公作美。

    空气湿湿的担着一点淡淡的腥味,那是泥土的味道。

    因为这次征战至关重要,所以燕王殿下特意准许将领们带来的家眷并没有随军,而是留在了清漳,虽然燕王殿下没有旨意下来,但将领们自己却都明白这一战的意义何在,若攻克洺州,平灭王咆建立的大周,那么整个中原就只有一个主人了。

    所以他们无需去商量,都自发的将家眷留在清漳营地。这样一来,队伍里的马车就变得少了许多。在骑兵队伍的护卫下那四辆漆黑如墨的马车就显得尤为显眼,车厢上那一团燃烧的烈火却让人不敢逼视。

    天气湿凉,士兵们心情不错。

    但在第三辆马车里的人却不时发出一声叹息。

    发出叹息声的是一个少年郎,最起码现在看起来还是一个少年郎。眉清目秀,但眼睛里却都是哀怨。他表情郁闷,可坐在他身边的一个身穿淡紫色长裙的绝美女子却忍不住抿嘴微笑。

    “姐姐……你能不能不要笑了,我……我都快愁死了?!?br />
    “阿史那结社率……”

    身穿淡紫色衣衫的女子轻生笑了笑问道:“那你倒是告诉我,你为什么愁苦?”

    “因为……”

    阿史那结社率看了叶怀袖一眼,脸色变得红润起来。他垂下头,嘴巴张了张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来。只是越想越是恼人,一开始臊红了的脸,随后竟是红了眼圈,眼看着那泪珠儿就在眼眶里打转,这模样说不出的惹人怜惜。

    “姐姐……快没办法藏了啊?!?br />
    最终,一颗泪珠顺着她的脸颊落了下来。

    “傻丫头啊。你以为之前就藏住了?”

    叶怀袖掏出一块洁白的緤布手帕,帮她把眼角的泪水擦掉。

    “现在不一样……”

    阿史那结社率抬起头,红着脸又迅速的把头低了下去。

    “怎么不一样?”

    叶怀袖问。

    阿史那结社率垂着头,过了好一会儿才扭扭捏捏的坐直了身子,然后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胸口,想说却又不好意思说。叶怀袖的眼神顺着阿史那结社率的眼神落在她胸脯上,立刻就明白过来。

    小丫头的胸脯,这几个月竟是长势喜人。已经能看得出来微微鼓起,小馒头一样将衣服顶起来。又正是春暖穿的衣服也不厚,之前还能藏在厚实的冬衣里不被人看出,可现在这春衣单薄了些,那圆鼓鼓的小山丘显得格外的挺拔诱人。

    “真好?!?br />
    叶怀袖笑了笑道:“终于成大姑娘了,你这模样一点也不似草原女子的粗手大脚,小家碧玉的倒是像个江南女子,只是这手上的疤痕还没彻底去掉,不然简直完美无缺?!?br />
    “别笑我好不好?!?br />
    阿史那结社率急的有流出眼泪:“几十万大军之中,若是被人看出来我可怎么办?”

    “而且……而且……多了这么两个东西,以后还怎么跟在先生身边?!?br />
    “天啊?!?br />
    叶怀袖忍不住笑道:“难道你因为长大了就不能跟着他了?这算什么道理。再说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你是个女子,你瞒得住谁也瞒不住他啊。从你到中原的第一天,只怕他就已经看出来端倪了?!?br />
    “不是”

    阿史那结社率急切道:“我毕竟……毕竟是突厥大汗,先生身边那么多文臣武将,我这个样子怎么跟着先生出去,万一被人看出来……”

    “也对,你现在这个样子出去,不是万一,是一定瞒不住。真是让人羡慕啊,我记得我如你这般年纪的时候可没有你现在这个模样,来……给姐姐摸摸看看是不是货真价实的?!?br />
    “不要”

    阿史那结社率吓得往后缩了一下身子,抱住胸口缩在马车角落里。

    “哈哈”

    叶怀袖开心大笑起来,想了想说道:“要想瞒到你回草原,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br />
    “什么?”

    “勒住……不过,如果长久的话,难保以后会变了模样,看起来就不漂亮了?!?br />
    “以后再说以后吧?!?br />
    阿史那结社率沉默了一会儿说道:“现在就勒住这恼人的东西?!?br />
    “脱了衣服?!?br />
    叶怀袖笑道。

    “呃……嗯……”

    阿史那结社率红透了脸,脸上的温度烫的几乎能做火炉。她在叶怀袖眼神的注视下,微微颤抖着手将衣衫一件一件褪下去,里面最后一件白色亵衣脱掉之后,立刻露出胸前那两团初具规模的乳-房,晶莹剔透如白羊脂玉,恰是一手刚好能握住,顶端那一小颗粉红诱人的东西还在里面缩着没有挺起。她身材本就瘦,所以倒是显得胸前这一对宝贝比实际尺寸要大些。

    美的令人目眩。

    ……

    ……

    几十万大军中四辆黑色的军稽处马车显得有些惹眼,而最惹眼的是第一辆马车。这马车四周围着的是数百名骑着高头大马的青衫刀客,并未着甲,而且脸上也都用青巾蒙住,只露出了一双眸子。

    这些青衫刀客端坐在马背上,战马的速度与马车一般无二。青衫,背后缚着的环首刀上绑着红色的刀穗,数百人一同行进,看起来透着一股别样的威武。

    由青衫刀客护住,马车里自然是燕王殿下。

    坐在微微摇晃着的马车里,手里拿着一份奏折的李闲眯着眼睛,看起来昏昏欲睡,透着一股懒散的气息。坐在他对面的白衣女子不时抬头看他一眼,然后又快速的把头低下去看手里的书册。

    “让你回长安去,你偏偏要跟着?!?br />
    李闲眯着眼睛似乎要睡着了,看似脸色平静,可奏折上面的内容却让他心里的火气逐渐烧了起来,只是面前这女子太温婉,又如水一样让他的怒火没有爆发出来。他随手将那份奏折丢在面前的矮桌上,揉了揉发酸的眉角继续说道:“不回去也好,现在长安城里正好缺筹码,若是你回去了,难保不会出什么事?!?br />
    “???”

    长孙无垢抬起头,忍不住惊讶的啊了一声。

    “看来什么事都不能摆的太明白,太明白,也就让人失去了畏惧,本身的作用也因此而降低了不少?!?br />
    李闲轻声说道。

    长孙无垢不明白李闲说的话,但她知道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所以她没有问,而是坐直了身子施礼道:“臣妾下去,把谢映登叫上来?”

    李闲忍不住笑了笑道:“回长安后就让你和杜如晦房玄龄他们在一起谈谈,也让他们有些紧迫感。朝廷里的高位,我可不介意交给女子。贤者居之……让他们几个也多些紧迫感才好?!?br />
    长孙无垢笑了笑,施礼之后让马车停下,她从马车上下来之后吩咐人去请谢映登,自己走到后面第三辆马车,示意车夫停下,然后登车撩开帘子钻了进去。才一进车门,立刻听到一声惊呼。

    车里,一个面貌清秀可人却半-裸着的少女吓得往后使劲缩了缩身子,抓起一团衣服挡在胸口。

    长孙无垢一怔,忍不住笑了起来:“外面春光正好,想不到这车里春光更美些?!?br />
    “不知羞!”

    叶怀袖笑道:“你还是个没嫁人的姑娘呢,怎么说这话一点也不脸红?!?br />
    长孙无垢轻笑着挨着叶怀袖坐下来,看着阿史那结社率微笑道:“这丫头的脸红的太美了些,我可不与她比较。总是比不过这豆蔻年华的少女,瞧这模样以后也不知道会迷倒多少人?!?br />
    “反正我是快被迷倒了?!?br />
    叶怀袖笑了笑,把手里的柔软緤布拿起来比划了一下:“只是要藏住……暴殄天物啊”

    长孙无垢帮忙将緤布顺直,看了看阿史那结社率的小胸脯忍不住赞叹道:“美的这般不像话,怎么能不让人妒忌?”

    “我恨不得切了她!”

    阿史那结社率却懊恼道:“不想要!偏就是不想要!”

    叶怀袖认真道:“等你以后就会想要的……”

    这话一出口,就连长孙无垢都羞红了脸。

    ……

    ……

    “衙门摆在明面上,却反而让人越发的没了以往的敬畏。而且到了现在,做起事来反而更不如以往在暗处。权利,孤给了。身份地位,孤也给了,做事却越来越不尽心,说是只为孤一人能存在的衙门,现在快成了鸡肋!”

    这话太重,重的让谢映登伏倒在马车上跪下压的不敢抬头。

    “臣有错?!?br />
    他伏着身子道。

    “你有什么错?”

    李闲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已经离开长安一年多了,衙门里的事之前是独孤小花扛着,后来独孤小花也出了长安,没人管着,没人督着,军稽处里的人做事就越来越懈怠,天下还没大定!国家还没太平!军稽处里的做事就越来越懒散……长此以往,我看南衙也不用再建了,一并撤了就是!”

    “臣立刻派人回去问?!?br />
    李闲将那份奏折递给谢映登道:“就连杜如晦这折子里说的事,也比军稽处报上来的详尽些。长安城里的谍子们这才多久就忘了本分,你派人快马加鞭追上独孤小花,自家院子里的事先办好!有懈怠的,有通敌的,那就杀几个。如果军稽处现在整个都烂了,孤不介意当毒疮都剜了去!”

    “喏!”

    谢映登连忙应了一声,大气都不敢出。

    “另外,替我给杜如晦回一封信,让他和程名振先停一停,让那些魑魅魍魉尽情闹着。盯紧了长安城各门的兵权,其他的不必在意?!?br />
    “喏”

    李闲揉了揉眉角,叹了口气道:“安逸,果然才是最大的敌人。当初军稽处还是飞虎五部的时候,规模不如现在,可远比现在办的事情多!那身黑袍不是穿上吓唬人用的,谁不配穿,就给谁脱了?!?br />
    “叶大家也在此间,要不臣连夜赶回长安?”

    “也好,你来整顿军纪,让独孤小花专心查案子?!?br />
    “臣这就起身?!?br />
    “去吧……还有,你不能明着回去?!?br />
    谢映登怔住,立刻又明白过来:“臣明白!”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