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八百二十章 人民群众的战争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ps:新书争霸天下,求红票收藏

    第八百二十章人民群众的战争

    马车微微摇晃,车厢里倒是安静的有些出奇。.)李闲斜靠在马车里看着面前的奏折和密报,身边的女子不是长孙无垢而是小狄。小狄很少会在李闲处置公务的时候来寻他,因为她是一个知道如何给自己心爱男人最大空间的女子。

    私下里也有人议论过,说起燕王身边的女人似乎都很了不起,唯独小狄有些平凡,和其他女人相比并不出彩。论相貌,长孙无垢和叶怀袖都是那种美的不似人间之人的女子,小狄比不过她们。

    论武艺,青鸢凰鸾嘉儿甚至是欧思青青都比她要强些。青青性子活泼,嘉儿性子委婉,青鸢凰鸾这两个姐妹虽然略显沉默了些,但无疑很诱人。相比起来,小狄就好像一朵悄悄盛开的茉-莉-花,并不惹眼。

    长孙无忌和长孙无垢私底下说起来的时候,长孙无忌对小狄却倍加推崇。他说一个女子,美貌自然是最吸引人的武器,但最让男子动心的,也是最让燕王殿下喜欢的却是小狄这样女子的性情。

    她恬淡不争。

    她知道如何让自己的男人觉得自由,而不是被束缚。

    叶怀袖深得李闲宠爱,长孙无垢又得了李闲的允诺,嘉儿已经被李闲收了,青鸢凰鸾姐妹虽然没有被收入房中,但这却只是早早晚晚的事?;褂信匪记嗲?,再加上草原上还有一个和李闲有着说不清道不明关系的阿史那朵朵。

    燕王身边的女人每一个都是那么的令人心醉。

    可小狄从来没有因此而发过脾气,从来不觉得李闲身边多几个女子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

    这一点,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

    有人说小狄不适合做皇后,因为她不是世家大户出身,血统不够尊贵?;挂蛭永疵挥邪镏钕性诔夏霉裁粗饕?,证明她的眼界不够开阔,城府不够深沉。但长孙无忌却不这么认为。

    他对长孙无垢说:“凡是说小狄姑娘不适合做皇后的人,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懂什么样的女人才最适合做皇后?;屎罂梢源厦?,可以看透很多事,但绝不能干涉朝政,你和叶怀袖都已经牵扯进了朝政中,所以就算没有小狄姑娘,燕王殿下也绝不会考虑你们两个做皇后。尤其是叶怀袖,她在军中,军稽处,文臣中都有很大的影响力,如果以她为皇后,那才是真的要出大乱子。叶怀袖足够聪明,从主公让她掌管军稽处开始她其实就明白,自己只能做主公的助手?!?br />
    “不干涉朝政,没有什么显赫的背景,甚至从不插手官员之间的事,这才是皇后的最佳人选?!?br />
    “我明白了?!?br />
    听到这番话的时候长孙无垢点了点头,然后笑了笑道:“小狄姑娘才是天下第一等聪明的女子,不闻不问,才是境界?!?br />
    他们兄妹的话自然不会外传,但能看明白这一点的绝不止一个长孙无忌。

    “乏了?”

    小狄见李闲的眉头微微皱了皱,随即放下手里的书册,挪过去挨着李闲身边坐下,为他轻柔的按摩着肩头:“累了就闭上眼睛歇一会,整日在这里坐着不动就够熬人的了,还要处理这么多公务,若是换做我早就憋疯了?!?br />
    李闲笑了笑,握着小狄的手说道:“你整日手边都离不开医书,也没见你疯了?!?br />
    “不一样,看书因为我喜欢?!?br />
    “我也喜欢?!?br />
    李闲指了指面前桌案上的奏折说道:“别看这些东西琐碎的好像一团乱麻,但从里面能看出许多东西。治国者,没办法走遍整个天下去看,只能透过奏折来看天下。当然奏折里的话不一定都是实话,可从假话里也能看出不少东西。就看能不能辨别的出来……说起来,不看奏折的力说的什么事,只说分辨真假就是件有缺之极的事?!?br />
    “怪不得师父说过,安之哥哥你天生就是做皇帝的?!?br />
    “嘿嘿……这一句话胜过王启年一万句马屁?!?br />
    李闲拉过小狄抱在自己怀里,拨弄着她的耳垂说道:“我若是天生做皇帝的,你就是天生做皇后的?!?br />
    “我无才无德?!?br />
    小狄轻笑道。

    “这不重要?!?br />
    李闲微笑道:“下面臣子都在议论什么,我也知道。有人说你若不是与我青梅竹马,断然不会选你做皇后?;褂腥怂的愠錾聿还桓吖?,骨子里没有贵族的血脉。更有甚者,说你不够聪慧,不够漂亮。这些话都是胡说八道,自以为是,回头等你做了皇后,挨着个的派人去掌嘴,我绝不拦着?!?br />
    “他们人,自以为知道谁才是皇后的合适人选,却忘了皇后是我的皇后,怎么选皇后是我说了算的?!?br />
    小狄的脸一红,忍不住问道:“那安之哥哥选皇后,以何为准?”

    李闲嘿嘿笑了笑,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当然是屁股,阿爷不是总说么,屁股又圆又大的好生养,你的屁股是最圆最翘最漂亮的,一看就是皇后的屁股啊……”

    “安之哥哥……”

    ……

    ……

    午后的阳光暖和的好像就在身边点了一堆火,没有意思风,天空上也没有一朵云,透着的好像才刚洗过一样,蔚蓝,看着赏心悦目。队伍依然在缓缓行进,但李闲却下了马车缓步走到路边一片树林子边站住。做了几个动作舒展身体,看着蓝的那么纯粹的天空忍不住诗兴大发。

    “啊……天空啊,你怎么就那么干净……好像……大海,啊大海啊……你全是水……”

    他做怀抱天下状,扯了两句谁也不明白的话。难得今天心情格外的好,可身边没有王启年在确实少了些乐趣。如果王启年在的话,就这两句纯粹是李闲自娱自乐的话,王启年也能拍出花团锦簇的马屁来。什么佳作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之类的话一定如滔滔江水般连绵不尽,也不管应不应景,总归是让人心里舒服。

    “主公,距离洺州不过百里了?!?br />
    徐世绩带着几个将领缓步走了过来,先是俯身行礼后说道:“军稽处的密谍和军中的斥候送回来的消息,王咆却似乎没有一战的打算。前些日子十几万人马处洺州看似是往博陵去了,但出城之后日行不过二十里便扎寨休息,每日都是如此。臣觉着,只怕王咆已经悄悄分兵趁夜离开?!?br />
    “分兵……目的何在?”

    李闲问。

    徐世绩想了想说道:“臣以为,九成是奔着薛万彻的人马去了?!?br />
    “王咆倒是好自信?!?br />
    李闲微笑道:“他怎么就来的信心,凭着数量相当的人马就能胜的了薛万彻?就算胜了,难道还能一柄不损的回去驻防洺州?不逃走,难道之前的推测有误,他没打算远走涿郡?”

    徐世绩已经返回长安,叶怀袖接管了军中的军稽卫。

    她想了想说道:“吴不善没出洺州,一直盯着万春-宫不见王咆出来。如果王咆真的打算死守洺州,却又为何将人马分出去?难道就不怕万一失利,到时候连守洺州的本钱都败光了?”

    “不对”

    李闲忽然皱了皱眉,想到了一件事:“李道宗带兵往涿郡,最快也要走一个月。从洺州往涿郡,也相差无几。王咆若真是打涿郡的主意,不可能还不动身,若不打算奔涿郡博陵,难道真的仅仅是想设伏攻打薛万彻的人马?不合常理……怀袖,你立刻派人往涿郡方向赶,尽快追上李道宗的人马。让他先派轻骑涿郡赶过去!”

    “主公是担心?”

    徐世绩沉吟了一会儿问道:“草原上的人?”

    李闲点了点头:“如果真是如此,王咆这个人的心机确实不可小觑。他根本就没打算去博陵,也没打算取涿郡。而是打出幌子,让孤分兵以对。然后却偷偷摸摸勾结草原上的铁勒人,引铁勒人入关!铁勒骑兵若是突然出现在孤大军一侧……打洺州,确实胜负犹未可知。好算计,确实好算计?!?br />
    “让李道宗就地驻扎,派轻骑往涿郡打探消息?!?br />
    “让薛万彻不要再赶路了,走到哪儿了就在哪儿停下!如果王咆打算的是趁着孤分兵各路都没有赶到目的地的这个时间内,引铁勒人从关外进来,到时候再以轻骑突袭,孤分出去的人马就有可能被他各个击破。他派出城的那十几万人马,不是打博陵去的,而是为了接应铁勒人!”

    徐世绩肃然道:“若王咆以河北土地为礼物送给札木合,铁勒人或许真会心动。前阵子札木合还派人来说愿意称臣,现在看来也是为了迷惑咱们。一旦王咆的计谋得逞,我军若是败了,札木合得了土地得了钱粮,再回过头去对付突厥人……只怕这才是札木合派人来称臣的目的,也为了查看地形,打探情报!”

    叶怀袖道:“塞北路途太远,军稽处的谍子消息也不能立刻传回来。等密谍的消息送到这里,铁勒人的骑兵说不得已经入了关!涿郡兵少,挡不住札木合的二十万骑兵?!?br />
    “先派人往朵朵那边问,这边也不能闲着?!?br />
    李闲想了想吩咐道:“传令下去,让李道宗的人马在沿途设立烽火台,一旦发现有草原人的踪迹,以烽火传讯。张亮,派人一路往北建造烽火台,分兵驻守,与李道宗人马建造的烽火台练成一线。不必按什么规格建造,三十里一座,但能看见烽烟就好!”

    “喏!”

    张亮连忙应了一声,转身快步而去。

    “把斥候和密谍散出去,河北诸郡,凡是发现了草原人的,上报者奖励一千两银子,家里有适合入仕入伍者,优先提拔?!?br />
    “草原人想在中原藏身,哪是那么容易的?!?br />
    李闲笑了笑自言自语道:“不依托人民群众,是打不好人民战争的?!眒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