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八百二十二章 第四个皇帝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八百二十二章第四个皇帝

    五月初的时候,四十几万燕云军完成了对洺州城的合围。而一直到这个时候,城中的大周皇帝王咆似乎都没有表现出什么惊慌失措。城墙的守军严阵以待,但从一开始王咆就放弃了在城外与燕云军交战的打算。

    燕云军也没有摆出什么围三缺一的阵势,洺州城四面都被围住,毫不夸张的说,就算从城中飞出来一只鸟雀,只要燕云军愿意也能射成一团烂肉。但有窦建德这么多年对洺州的经营,想要旦夕之间就攻破这座雄城也极难??赏扑愠隼吹闹芫Σ幌露?,之前十几万周军离开洺州,城内的守军依然不下七八万人。

    以这个兵力守城,且城中不缺粮草。即便是燕云军中诸将,也没人觉得这一战会十分顺利。

    “王咆既然明知道守不住洺州,只是早早晚晚的问题,为什么不逃?如果诚如之前情报所说的那样他图谋博陵涿郡,他在大军到来之前有机会走的??上衷谒直鋈ゴ蟀?,自己却留在了城内。怎么说……都有些诡异?!?br />
    张亮看了李闲一眼后继续说道:“除非,真的如主公推测的那样?!?br />
    徐世绩点了点头道:“他是把自己当成了饵,想引咱们来。之前分出去的兵马是为了接应铁勒人,与铁勒人联兵之后,有两个可能。其一,周军十几万,再加上数量不明但绝不会低于十万的铁勒骑兵兜一个大圈子回来,攻我军后路。但这样万里迢迢的奔袭,显然并不明智?!?br />
    “其二,也是我担心的……若是周军汇合铁勒人的骑兵之后并不急于返回救援洺州,那他们会去哪儿?我昨夜和主公商议了很久,若周军真的不回援洺州,那就只能是攻打咱们必救之处。长安太远,敌人不可能绕这样一个大圈子,如果真打算攻打长安,他们的人马没到咱们就已经先回去了。东都……也不太可能。所以想来想去,或许王咆的打算是东平郡……”

    “巨野泽!”

    张亮低呼了一声,随即皱眉道:“若是攻打巨野泽,泽里现在兵力空虚倒真怕守不住?!?br />
    “怕什么?”

    长孙无忌笑了笑道:“若王咆真的是这个打算,那才是真的白痴?!?br />
    众人一愣,纷纷看向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微笑道:“世人皆知东平郡是主公根基之地,可那是以往。如今主公定都长安,拥有四海天下,那天下便皆是主公的根基之地,巨野泽虽然重要,却早不是如以往那样不可或缺。王咆若是打的巨野泽的注意,我只能说他真是个白痴?!?br />
    徐世绩看了李闲一眼,发现主公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他点了点头道:“辅机说的话,其实有理。巨野泽是主公当年兵出四方的根基之地不假,但现在真要说起根基,长安城才是。且巨野泽易守难攻,铁勒人的骑兵再厉害也不可能游过水泊去,更不可能骑马直上险峻大山。我担心的……是周军和铁勒人肆意破坏才稳定下来的各处屯田?!?br />
    “一年毁坏,三五年也恢复不了生机?!?br />
    罗士信道:“若这样说起来,不管是打巨野泽,还是去破坏咱们的屯田,就算铁勒人的骑兵再快,一两个月内也休想做到。那王咆凭什么以为,他能守得住洺州一个月?王咆不死,他派出去的十几万人马尊其号令,王咆若死,那十几万人马就成了没有家的弃儿,要么作鸟兽散,要么占山为王去!”

    “至于铁勒人,在草原上的骑兵确实有些可怕??傻搅酥性沟?,难道凭着那孤军深入的一支骑兵真能搞出什么大祸端来?只需调集四方兵马聚而为之,就算真是虎,下了山进了城,也只有被乱棍打死一个下场?!?br />
    听到这里李闲才第一次插嘴:“不知道札木合是真的自大,还是他身边有人为他出了这个糊涂主意。已经春暖,他若是回老家去休养一阵子,用不了多久还能和突厥人争霸草原??伤雌帕裾降娜寺砉戮舷?,是自大还是自信……都太轻率了些?!?br />
    “是啊……”

    长孙无忌道:“臣也想着,是不是札木合被中原的锦绣江山馋的烧坏了脑子,怎么干出这样白痴之事。若说是有人劝他南下,那这人是帮他还是害他,犹未可知啊?!?br />
    “哈哈”

    众人皆大笑起来。

    “无论如何,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就先拿下洺州。李道宗的十万人马已经拉开线探听消息,孤让薛万彻盯紧了出洺州那十几万周军。如果有可能,就让薛万彻和李道宗一西一东把那支周军夹住,至于铁勒人……如果真打着直取东平郡的主意,那就让札木合长长记性,让他知道中原不是草原。最好……他是沿河而下走的水路!”

    众人再次笑了起来。

    雄阔海笑道:“若真是走了水路,那就真不用担心什么了?!?br />
    罗士信道:“要是札木合身边真有个出谋划策的人,只怕也是个二把刀军师,根本不了解中原现在的情况,或许读过几本兵书,想搞出什么围魏救赵的名堂来。草原人读咱们汉人的兵书,这事其实有些令人担忧??扇羰遣菰硕亮思副颈榫鸵晕梢栽谥性莺峥亓?,那就没什么担心的了?!?br />
    “如果……”

    李闲笑了笑:“如果札木合身边真有个军师,孤倒是真想知道,这人……是谁?!?br />
    ……

    ……

    洺州城

    万春-宫

    身穿一身黑色绣团龙帝王服饰的王咆在御花园中缓步而行,他的走很慢,看的很仔细,哪怕是看到路边有一朵不知名的野花开了,也会驻足停留一会儿。正是花开时节,园子里不少花都已经开了,草绿花红,满眼都是让人看了舒服的景致。

    “说起来,朕这还是第一次在这园子里走走?!?br />
    王咆看着脚边一朵金黄色的野花笑了笑说道:“从进了洺州城开始,朕就在御书房里几乎没出来走动过。这洺州城有多大,朕不知道。就连万春-宫有多大,朕不知道。就连这御花园有多大,朕也不知道?!?br />
    跟在他身后的裴矩垂首道:“陛下日理万机,确实太辛苦了些。正是春暖,应该多走走?!?br />
    王咆伸了一个懒腰,忽然一脚将路边的那朵野花踩烂:“越是让人舒服,让人喜欢的东西,就越是毁人。朕初掌朝权,哪里有时间流连花丛?声乐丝竹让人沉迷,美酒美色,让人沉迷,这园子里的景致何尝不会让人沉迷?朕若是因为喜欢这风景就多走走多看看多流连,那早早晚晚朝政就要荒废?!?br />
    “杨广……也极喜欢看风景,是吧?”

    他问。

    裴矩心里一紧,点了点头如实道:“杨广确实喜欢游玩,大江南北之景色都让他喜欢。不管是北国冰雪风光,还是江南花红柳绿,他走到一处便爱上一处。最爱的地方便是江都,其实大隋到了最后,他已经知道无力回天。曾经有一次和微臣说过……朕没守住先帝留下来的基业,但朕只要还做一天大隋的皇帝就不能屈从,这是朕不能选择之事。朕可以选择的……便是死在何处。江都这地方风景之秀美天下为最,朕爱这里,所以就留在这里?!?br />
    “屁!”

    王咆听了这话忍不住骂了一句:“天下最窝囊的事莫过于此!朕曾听说杨广年轻时候也是雄心壮志,怎么做上了皇帝反而越发的软弱无能?三征高句丽虽然说起来不是什么长脸面的事,但朕尚且还佩服他有这个魄力??稍诖酥?,杨广便一无是处,死在江都……不过是他维护自己脸面的话罢了,已经逃无可逃,惶惶之犬钻进江都就不干呢出来而已?!?br />
    “陛下说的是?!?br />
    裴矩点头应了一声。

    “朕现在这江山,比起杨广困居江都时候如何?”

    王咆问。

    裴矩想了想说道:“远强与杨广?!?br />
    “裴矩,你就是改不了这爱拍马屁的性子。实话实说……朕哪里还有什么江山?不过是洺州一城而已,城外就是李闲的数十万大军!比起困居江都时候的杨广来还要大为不如,你竟然能说出远远强于他的话来,可笑啊……不过,杨广心灰意冷,朕的心没冷!这一点,朕确实远强于他?!?br />
    “知道朕为什么非得在被李贼的兵马围困住都城的时候,反而到御花园里来走走吗?”

    王咆问。

    裴矩垂首道:“臣愚钝,不敢揣摩圣意?!?br />
    “你愚钝?你要是愚钝……这世间便没几个聪明人了。朕到这花园里走走,就是想让下面人看看,朕不担心,不害怕。大兵压境,朕还有心思赏花,下面的人知道心里便也能镇定些。现在外敌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内乱?!?br />
    “城外数十万大军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城里的人怕了?!?br />
    王咆看了一眼被自己踩烂了的那朵野花,笑了笑说道:“朕既然在这个危乱之际登基,自然不会放弃得之不易的位子。只要朕的洺州可以守住一个月,朕就不信李闲不退兵。只要他退,到时候在出城追击,这是逆转这天下格局唯一的机会。朕把身家性命都压在了城外那十几万人马的身上,当然,还有那些个草原蛮子?!?br />
    “草原蛮子……怕是信不过?!?br />
    裴矩小声提醒道。

    “朕从来没信得过他们,札木合就是个白痴!与这样的白痴合作,只因为他手里有二十万骑兵罢了。他以为中原天下取之简单至极,那就让他知道中原这江山有多难打。让他去祸害李闲的根基之地,东平,齐郡,鲁郡,那里若是被草原蛮子杀一个天翻地覆,李闲怎么能坐得???到时候他的人马和札木合的人马拼一个两败俱伤,札木合死了,他也实力大损,朕才有机会逐步夺取天下?!?br />
    “这计划长远,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但朕不担心什么……因为朕还年轻,很年轻?!?br />
    “黄河南北诸郡是李闲不能不守住的地方,即便札木合只是过境的蝗虫一样而不是占据城池,李闲也扛不住。为什么?因为他现在是中原实力最大的那个,他把天下看做是他的天下,那么天下出事他都得担着。朕不一样,朕只有一城,只管好洺州就是了。至于天下百姓受苦受难,现在和朕没有一个铜钱的关系?!?br />
    “等札木合死了,李闲败了,天下是朕的天下了,朕再去好好养民就是了?!?br />
    “裴矩,你觉得可行?”

    裴矩点了点头,由衷的赞道:“陛下才是真的雄才大略!”

    “可是朕怕啊?!?br />
    王咆笑了笑道:“装作不怕,其实还是怕。不过朕怕的不是外面的强敌,而是城里的人?!?br />
    “城中都是陛下忠实的臣民,陛下怕谁?”

    裴矩小心翼翼的问道。

    “怕你啊?!?br />
    王咆微笑着温和说道:“朕真的怕你……杨广,宇文化及,窦建德……你已经伺候死了三个皇帝,真委实不敢做第四个?!?/div>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