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明 第八百二十七章 拆城
作者:知白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八百二十七章拆城

    洺州

    顺朋客栈

    吴不善的脸色有些不善,眉宇间还透着一股担忧。.)

    “费六进裴府已经超过一个时辰,这很反?!凑帐孪仍己玫?,他进裴府无论见不见得到裴矩,最多不会逗留超过半个时辰。费六虽然年轻,但做事并不草率。现在看来……十有**是出了什么问题?!?br />
    他叹了口气,想起那个总是一脸笑容的小伙子心里就一疼。

    “咱们不能再停留在顺朋客栈了,找地方藏起来?!?br />
    他摆了摆手下令。

    乔七平日里和费六关系最好,此时听说费六可能出了事哪里还忍得住。他连忙上前几步拦在吴不善前面,哀求道:“档头,咱们不能不救费六!”

    “救人要救,但现在必须先走?!?br />
    吴不善沉声道。

    乔七急切道:“我信得过费六,据算真的陷在王咆手下那些人手里,费六也绝不会把咱们招出来。他是个汉子!”

    “我也信得过费六!”

    吴不善语气中透着痛苦:“可我不能因为信得过他,就把咱们几十条人命压在这信任上!现在就收拾东西走,找个地方栖身。而且从今天开始,大伙不能聚在一起了。分头去找地方,以后要联络到城西小庙里留下暗记?!?br />
    “可咱们总得做点什么!”

    乔七依然拦在吴不善面前。

    “我会做?!?br />
    吴不善说完这三个字,绕开乔七往门外走了出去。乔七跺了跺脚,不甘的低吼了一声。其他密谍开始收拾东西,有人走过来拍了拍乔七的肩膀叹了口气。众人将东西收拾好之后,道了一声珍重随即散去。他们都是经历过许多危险经验丰富的密谍,都知道吴不善的决定虽然有些冷血,但绝对是最正确的。

    乔七没有走,而是留在客栈等吴不善回来。

    吴不善出了顺朋客栈的门,一路顺着大街往裴府方向走了过去。他故意多绕了几个圈子,又在一家还开着的茶楼喝了杯茶吃了些点心。然后在路边摊子上买了一块肉,拎在手里加快了脚步。

    经过裴府门前的时候,他的脚步没有慢下来一分。

    裴府门口依然站着四个青衣小帽的下人,不时低低的交谈几句。正门关着,但正门旁边的小门却全开着。吴不善往那边扫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眉头却忍不住微微皱了起来。虽然只是一眼,但他却知道确实出事了。

    裴府是密谍一直关注着的地方,他自己也看过几次。门口那些青衣小帽的下人有一个人脚上穿的是马靴,虽然大部分被青衣下摆挡着,但吴不善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一个裴府的下人,怎么可能会穿这种后面带马刺的战靴?

    他快步从裴府门口走过去,转过一条小巷子后又绕回了裴府后门。后门紧闭,看不到一个人在。他依然没有停留,拎着那块生肉大步而行。不时低头看一眼那块肉,装作欣喜表情。

    又走了三条街,他在一家酒楼的墙边留下一个暗记。

    裴府

    王咆看了看面前这个已经被打的没了人形的年轻男子,忍不住皱起眉:“我真不知道你们军稽处的人是什么练就的身子,这般打都打不出实话来。说起来,李闲还真是让朕佩服。如果朕手下也有你们这样的忠实下属,那这天下朕夺起来也会简单许多?!?br />
    费六艰难的抬起头,脸上都是恐惧:“陛下……求你饶了我?!?br />
    王咆站起来,走到费六面前看着那张被打的血肉模糊的脸:“朕饶了你可以,那你告诉我你的同党在什么地方?只要你说了,朕非但会饶过你,还会让你从此享受荣华富贵。你知道,朕既然这么安稳的呆在洺州城里不走,自然是有了完全打算的。李闲手下虽然有几十万大军,可终究会败在朕手里。不过早早晚晚的事,若是等到那时候……你就算想说,朕也不愿意听了?!?br />
    “我……我真的不是……不是李闲的人?!?br />
    费六艰难的喘息,眼神中都是哀求:“陛下……我真的不是?!?br />
    “朕这般劝你,你都不知道珍惜?!?br />
    王咆叹了口气:“继续打,打到他说出同党所在为止。但有一样……在他说之前若是打死了他,朕就先剥了你们几个的皮!”

    “喏!”

    几个侍卫连忙应了一声,有人从包裹里取出一个铁钳,缓步走到费六身边,拿起费六的左手用铁钳夹着食指的指甲,猛的一用力就把指甲拽了下来。费六啊的惨呼了一声,身子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那个侍卫一个挨着一个的把费六左手的指甲拔完,然后又拿起费六的右手。

    “我说!我说!”

    费六大口的喘息着,抬起头看向王咆:“我是……我是王薄的人?!?br />
    ……

    ……

    “王薄……”

    万春宫御书房中,王咆一把将桌案上的茶壶都扫了下去:“当初裴矩推举他接替我父亲掌管大营的时候,朕就猜到事情绝不是那么简单。现在看来此人自大营逃走之后竟是没有陷在燕云军手里,而是辗转逃回了洺州。城门那段日子把守盘缠的那么严,他竟然还能溜回来……你们到底还做不些事!”

    在一旁站着的夏侯不让小心翼翼的看了王咆一眼,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如今洺州城被围住,王薄想找裴矩无非还是投靠李闲。臣以为……现在裴矩府里押着的那个人不能杀,还要好好治伤,最好……能让他把王薄引出来?!?br />
    “已经晚了?!?br />
    王咆怒气未消的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道:“朕疏忽了,不应该当时就把那人扣住。应该放他走,然后派人跟着的。现在已经那人已经被打的不成样子,放出去也没办法把王薄钓出来?!?br />
    “杀了?”

    夏侯不让问。

    “再去审审,如果嘴里吐不出来什么有用的东西就杀了吧。他说的几个地址,你安排人手盯着,先不要打草惊蛇。另外……城门的防守你要盯严一些,切不可懈怠,谁知道王薄在城里有没有人接应,万一冲开城门引燕云军入城就再无回天之力。朕派出去的人马最快也要一个月杀到齐鲁之地,所以洺州必须守住最少一个月?!?br />
    “臣明白”

    夏侯不让点了点头道:“如果陛下没有什么事,臣就先回去安排?!?br />
    “去吧?!?br />
    王咆摆了摆手。

    夏侯不让出了城门,带上自己的护卫直接到了裴府。没走正门,而是从后门进去直奔前院书房。被软禁在自己府里的裴矩没挨打,甚至连吃喝都没被限制。在他身边伺候的还是他身边的几个老人,但是府里的护卫都换成了禁军。

    推开房门,夏侯不让缓步走进去:“裴公,安好?”

    裴矩把手里的书放下,站起来笑了笑说道:“此时为饵,大鱼钓不上来,自然饵还是要留住的?!?br />
    夏侯不让摆了摆手示意随从守着门口,他关上房门说道:“陛下只是多疑,或许钓不上来大鱼就给你官复原职了?!?br />
    裴矩哈哈大笑道:“你怎么这般天真?我只是有些恼火,我这一生,把前后三位帝王玩弄于鼓掌之间,最后却折在王咆这样一个山野村夫的假子手里。只可惜,所托非人。王薄那厮不是个做大事的,一招败满盘输?!?br />
    他看了夏侯不让一眼道:“为今,只求夏侯将军保我一具全尸?!?br />
    “哪里话!”

    夏侯不让连忙摆手,看隔着窗子看了看外面压低声音道:“你府里困着的那个谍子我会留下,万一燕云军破城,这也算是一件功劳。我知道裴大人和燕王有些来往,若是洺州真的守不住,还请裴大人代为引荐。你放心,城破之前,我断然不会让人伤了你的性命?!?br />
    “既然你有这个打算,你为什么不索性直接些?”

    裴矩站起来急切道:“如今兵权在你之手,若是你带兵困住王咆,他拿什么抵抗?他杀王伏宝,军中早有流言,王伏宝手下的那些将军其实早有怨言,真要是围了万春宫,我敢打赌,王伏宝的老部下绝不会站在王咆那边!”

    “我再斟酌斟酌?!?br />
    夏侯不让叹了口气:“我只怕万一王咆安排的那支人马真的成了事……”

    “糊涂!”

    裴矩冷笑道:“他若死了,那外面飞着的一支孤军还能为他效忠?”

    ……

    ……

    燕云军大营

    李闲将众将召集起来,将手里的一份密保递给身边的徐世绩让他们传看:“札木合的骑兵果然已经已经入关,走的渔阳郡。消息传递到大营,估摸着他已经往南冲出去很远了。不过好消息是……他劫掠了大批的渔船,沿河而下。消息说他身边出谋划策的是个汉人女子,孤想了想,或是猜到了是谁。此人出身江南,还以为自己熟悉舟船之战……已经在草原生活了几十年,难得的是也白痴了这几十年一成不变?!?br />
    “陈雀儿和来渊分兵两路沿河北上,不管是谁遇到札木合的人马,这一战都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孤穷十年之力打造的水师,若是连几千条渔船都打不赢,陈雀儿和来渊估摸着也没脸再来见孤?!?br />
    “另外……”

    李闲笑了笑道:“王咆那孤注一掷,也掷不出去了?!?br />
    徐世绩看完了密报也笑了起来:“李道宗和薛万彻的人都已经找到了王咆派出去的那支人马,主公已经急令他们二人追上去将那支周军困住。若是不出意外,那十几万周军也到不了黄河岸边?!?br />
    “攻城吧?!?br />
    李闲站起来,指了指地图上洺州城所在:“只有一座孤城,却妄图改变天下格局……王咆有胆有谋,可惜……成事太晚了些?!?br />
    “明日,四城齐攻,就算王咆受的再严密……大不了拆了这座洺州城就是?!眒
  • <ruby id="LRTTBXB"></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ruby><ruby id="LRTTBXB"></ruby>
  • <ruby id="LRTTBXB"><nobr id="LRTTBXB"></nobr></ruby>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i id="LRTTBXB"></i></nobr></button>
  • <button id="LRTTBXB"><nobr id="LRTTBXB"><del id="LRTTBXB"></del></nobr></button>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
  • 595161391 2018-02-11
  • 264751390 2018-02-11
  • 863932389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