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导演 第十二章 扑火的飞蛾
作者:机器人瓦力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十二章 扑火的飞蛾

    “那家伙算不算身材高大、长相亲和的人?”

    随着瑞秋的话,王扬往咖啡厅门口那边一看,果然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他穿着一套灰白色的西装,还打着一条黑领带,虽然高大,但不是肌肉男的类型,一张年轻的脸看起来应该才二十出头,长得很帅气,而且非常亲和,外形完全符合要求。

    “外形不错?!蓖跹锶峡傻氐懔说阃?,又道:“但不知道他是不是来面试的,他可是穿着正装?!苯裉烀媸粤怂陌俣嗳?,没有一个面试者是穿正装的。旁边的瑞秋笑道:“马上就知道了?!?br />
    “我看看?!甭砜耍估侍嘏す?,看了那个男人一眼,便不屑地摇头道:“不行,不行。我说他肯定不行,我看除了汤姆-汉克斯来,谁都不行?!?br />
    王扬翻了翻白眼,懒得搭理这家伙,拿起咖啡喝了一口,看着那个男人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噢,打扰了,你们是电影《灵动-鬼影实录》的面试官吗?”高大的男人一脸尴尬地问道。王扬都不知道他尴尬什么,点头道:“是的?!备叽竽腥硕偈比惹榈匦α似鹄?,道:“呵呵,你们好,我叫扎卡里-列维,我是来参加面试的?!彼岛艉舻乜醋怕砜耍估侍?,声音激动地道:“导演你好?!?br />
    马克-斯朗特微微一怔,便没好气地摊了摊手,道:“你看我像导演么?我可不是导演,那位才是?!彼噶酥付悦娴耐跹?。

    “什么?!”扎卡里-列维吓了一大跳,满脸震惊地看着王扬,似乎见到什么恐怖的东西,目瞪口呆地道:“你是导演???我的天啊,这么年轻!”马克-斯朗特耸肩道:“当然,那就是他?!?br />
    这个惊愕的表情做得不错??!王扬不禁心里一赞,这家伙长着一张亲和的脸,让人看着很亲切舒服,但是如果脸上表情是惊恐万状的话,放喜剧片里就是爆笑效果,而放心理恐怖片里,这种反差会让观众加揪心、加害怕。这就是他为什么非要选择长相亲和的原因。

    扎卡里-列维呆呆地道:“难以置信,我是8年9月出生的,你大还是我大?”

    王扬笑道:“我2月,比你大几个月吧。其实我也很难以置信,你是今天第一个穿着正装来面试的人?!痹ɡ铮形限蔚啬恿四幽院笊?,道:“事实上我刚下班,我一家超市做兼职。一下班我就赶过来了,所以没换衣服?!蓖跹锏愕阃繁硎尽霸凑庋?,又拍了拍手道:“好了,言归正传,开始面试吧,你有简历带来吗?”

    “噢,好的好的?!痹ɡ铮形砩洗犹崾稚系墓陌锩娉槌鲆环菁蚶?,简历的纸已经很旧了,看来他做这样的面试,也有一段时间了。他把简历递给王扬,道:“给你?!?br />
    接过简历,王扬翻看了起来,扎卡里-列维,198年9月29日,他出生路易斯安那州的查尔斯湖,后来又随着家人搬来搬去,直到定居加州的文图拉县。他从小就学校和当地的剧院演出,还有唱歌跳舞也是他的强项。布埃纳高中毕业后,他就来到洛杉矶好莱坞闯荡了,但是近一年时间下来,他的演出经历就只有群众演员。

    不过做群众演员的机会,也不是每天都有的。好莱坞虽然每年都拍几百部电影,不过单是工会演员就有超过2万人,再加上那些没入工会的,平均分下来,一个月差不多只有一、两次的工作机会。

    为了生计,为了能洛杉矶待下去,像扎卡里-列维这样的无名小卒,不但会节衣缩食,会身兼数职,打散工赚钱。

    说起来,王扬和扎卡里-列维是同届生,几乎同时来到洛杉矶;不同的是,王扬是去南加大读书的,而列维是去好莱坞打拼。当然,每年都会有很多这样的人涌入好莱坞,从小喜爱演艺,学校也有演出,但高中毕业后没有被任何大学录取,又不愿放弃梦想,于是便怀着梦来到好莱坞。

    “扎卡里,假设你和你的女朋友坐沙发上看电视,突然,你的女朋友不停地抽搐起来,可是她自己是没有察觉到的,她还入迷地看着电视,还笑哈哈的?!蓖跹锇殉【懊枋鐾瓯?,便道:“你看到这样的情况,非常惊讶和害怕,便喊着你女朋友的名字,摇着她的身体,可是她却完全不理会你,依然哈哈大笑。请你表演一下?!?br />
    “噢,该死的,我没有女朋友!”扎卡里懊恼地拍了拍额头。王扬向着马克-斯朗特努了努嘴,道:“你就当旁边的斯朗特先生是你女朋友好了?!甭砜耍估侍胤籽鄣溃骸昂冒?,但我可不会抽搐,也不会哈哈大笑?!?br />
    瑞秋笑了笑,露出两个酒窝:“或者让我来?”

    “不,不,不!”扎卡里慌忙地摆起手来,他被瑞秋那两个酒窝甜得心都醉了,要是她充当女朋友的角色,他估计连话都说不利了!扎卡里往马克-斯朗特旁边一坐,干笑道:“嘿嘿,有斯朗特先生就够了。嗯好了,我要开始表演了?!?br />
    扎卡里突然变脸似的,变得满脸惊愕的样子,看着马克-斯朗特道:“噢,宝贝,你怎么了?”他摇着马克-斯朗特,脸色越来越惊慌失措,语气颤抖地道:“噢,耶稣!我的天??!茱莉亚,你别吓我!茱莉亚,你醒醒……”他说着就要抱住马克-斯朗特。

    “等等,等等!”马克-斯朗特急忙一把推开他,双手护胸地道:“伙计,我不是同性恋!”他又皱眉问道:“还有,谁是茱莉亚?”

    “呃,茱莉亚是茱莉亚-罗伯茨,我喜欢她?!痹ɡ铮形行┎缓靡馑嫉匦Φ?。

    瑞秋忍不住笑了一声,道:“哇,茱莉亚很不错!”她对扎卡里眨了眨眼,笑道:“好品味!”扎卡里尴尬地挠了挠头。

    有些稚嫩,但是看得出来能投入感情,还不错……王扬心里打了一个勾号,又道:“再表演一下。深夜,你床上睡着,但你被你女朋友摇醒了,然后听到卧室外面有脚步声,你一下子惊得清醒了?!?br />
    “好的,那我开始了?!痹ɡ锉丈涎劬?,然后“唔唔”地慢慢睁开,迷糊着道:“噢,宝贝,怎么了……什么?”他猛地眨了眨眼睛,紧紧地皱着眉头,做侧脸细听的样子。

    “嗯,还不错?!蓖跹锏懔说阃?,虽然不能说他的表演有多棒,而且多少欠缺层次感,但他已经是整个下午表演得棒的那个了,应该也足够应付了……他看着扎卡里,深吸了一口气,一拍桌子道:“好吧,就你了!”

    扎卡里呆住了,呼吸却明显地加快,他突然“哇”的一声,激动地、不敢相信地问道:“我被选中了?我被选中了?”王扬点了点头,他顿时狂喜地哈哈大笑了起来:“好??!好??!噢感谢上帝!谢谢,谢谢……”他语无伦次地不停要别人握手,后一挥拳头地喊道:“噢耶,我当男主角啦!”

    他这一喊,自然打扰到了咖啡厅里其他的顾客,被所有人看着,扎卡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rry,但是我实太激动了!”

    扎卡里兴奋地看着王扬,道:“导演,我们什么时候签约呢?”

    还没等王扬回答,马克-斯朗特便笑道:“事实上,现就可以签?!彼庸陌锶〕鲆皇搅椒莸牧街趾贤?,一种推到扎卡里面前,一种推到瑞秋面前,他先拿出演员工会的证件给扎卡里看,对他道:“虽然我不看好这部电影,但一周时间四千美金,挺诱人的不是吗?”

    “是的,而且我喜欢表演!”扎卡里满脸高兴,他接过证件、合同看了起来。合同上写得很清楚,他是受雇于拍摄这一部叫《灵动-鬼影实录》的电影的男主角,工作周长一周到二周,片酬四千美金,开始拍摄之前,他会得到一半的片酬,而另一半则拍摄结束后支付。

    这一部电影具有放映发行、dd发行等等的发行资格,演员同意一切的发行,发行不会侵犯他们的权益,而电影的版权所有人当然是王扬,他拥有这部电影一切的版权。

    “k,没问题!”扎卡里把合同看完一遍之后,便迫不及待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他这么一签,马克-斯朗特和演员工会便得到了1%的佣金,但是演员工会也会“罩”着他。如果王扬也把合同签了,把电影拍了,但是扎卡里却得不到他的薪水,演员工会就会把王扬告上法庭,给扎卡里维权。

    马克-斯朗特满足地笑了笑,又看着瑞秋,敲了敲桌面上的另一份合同,道:“瑞秋,我觉得你还是需要一个短期经纪人的,看看这份合同吧?!彼衩氐赜执庸陌锬贸鲆惶字ぜ?,递给瑞秋看,笑道:“其实我还有另一个身份,哦不是ia,只是aa的持牌经纪人。如果有我,有aa看着你,年轻的导演也就玩不出什么花样了?!?br />
    王扬翻了翻白眼,道:“拜托,我什么时候想玩花样了?”

    “aa?哇?!比鹎锬霉贤?、证件详细地看了起来。aa就是创艺人经纪公司,也是现全美大的经纪公司,这份合同并不是签约艺人合同,多的是一种见证人的性质,她支付片酬的15%薪水作为佣金,而马克-斯朗特这个aa持牌经纪人则会保证她的权益。

    瑞秋仔仔细细地把合同看完,略经考虑,便点头笑道:“k,看着不错,我签了?!?br />
    “哈哈,是我的佣金就跑不掉!”马克-斯朗特得意洋洋地哈哈大笑,15%的佣金比演员工会的1%还要多!他看了王扬一眼,笑吟吟的,很欠揍。

    王扬真是有点郁闷了,究根到底,那些佣金可都是他的钱??!不过无论怎么样,得到了适合的男主角、女主角人选,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于是,王扬看过两份合同之后,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后马克-斯朗特也签上他的名字,再盖上印章,这正式代表着,《灵动-鬼影实录》立项了,王扬再没有退缩的可能!

    两位演员的片酬共计八千美金,而王扬现的流动资金只剩四千多了,不过足够支付前期的这一半片酬;等电影拍完,他把租来的家具电器、还有那部d机退回去,拿回来的四千压金正好够剩余另一半的片酬。

    就这样,除去拍电影的一万美金,王扬剩余的生活费用不到五百美金了。往后面走回去的路已经堵死了,他只有一个选择,把电影拍好,一路向前,向前!

    “噢,天??!真是让人疯狂的宝贝!u……”扎卡里发了狂地亲吻着他那份合同,把合同的纸都沾湿了,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他一边小心地把合同放回到公文包,一边高兴地笑道:“我已经等不及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的家人了!导演,我可以走了吗?”

    “可以了,不过我们先交换联系号码?!蓖跹锬贸鍪只?,和扎卡里交换完号码,又写下自己的住宅地址给他,交待道:“电影的拍摄从明天就开始,地点我家,所以你要早点起床过来。衣服打扮没要求,普普通通,像个正常人就行了?!?br />
    “我知道了,我会的?!痹ɡ锇鸭怯械刂返闹绞蘸?,再次和所有人握了握手,笑着说:“谢谢,谢谢!我走了,谢谢……”他一边走一边笑,透过玻璃窗,只见他一出了咖啡厅,便兴奋地跑了起来,时不时挥舞着拳头扭动着身子,似乎跳舞。

    “那么,结束了?!甭砜耍估侍厥帐昂盟亩?,站起身拍了拍公文包,道:“好了,这里也没有我什么事了。我还要到工会做个报告,先走了。年轻的导演,有机会我们再合作?!彼吡思覆?,又回头笑道:“还有,你女朋友很漂亮,但女人生气了都会变成疯子的。祝你好运?!彼幕白匀恢荒芑坏酵跹锏陌籽?。

    扎卡里-列维和马克-斯朗特走后,这一桌就只剩下王扬和瑞秋了,两人聊了一阵,时间便来到了5点,面试的结束时间。

    王扬看着手表,呼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地笑道:“结束了,今天真是大收获?!?br />
    “我也是?!比鹎镄α诵?,又提议道:“要换个地方喝一杯么?”她拿起合同摇了?。骸拔腋崭盏玫搅怂那澜?,所以,我请客?!?br />
    “好!”王扬欣然同意,他和瑞秋刚才讨论着电影和歌舞剧、音乐剧等戏剧的关系,正聊得起兴呢,去喝一杯继续聊也好,反正有人请客。

    日落台街就有很多酒吧,王扬和瑞秋出了“甜心”咖啡厅,走了不到五分钟,就来到一家名叫“朋友”的酒吧。这个酒吧是那种很安静的立式酒吧,留声机放着悠然的古典音乐,客人三五成群地坐桌椅上,喝着酒聊天,气氛很舒服。

    王扬和瑞秋坐角落的一个位置上,由于他们不够喝酒的年龄21岁,酒吧只对他们出售汽水。他们只能一边饮着汽水,一边笑谈着各种话题,特别是有关电影和戏剧的,现他们就讨论着歌舞片的话题。

    歌舞片绝对是一个独一无二的电影类型,电影的历史里也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比如四十年代的《绿野仙踪》、五十年代的《雨中曲》、六十年代的《窈窕淑女》、还有七十年代的《火爆浪子》等等,都是永不褪色的佳作,引领着当时的潮流。

    但是,近这十几二十年来,歌舞片已经沉寂多时了,这个类型的电影被人渐渐所遗忘,歌舞片也打上了“过气”、“淘汰”的标签。

    瑞秋是读戏剧表演专业的,她对歌舞片尤其感兴趣,她认为歌舞片的表演形式很独特、很浪漫。但是歌舞片现地位尴尬,似乎只能百老汇演出了,大银幕正抛弃它。

    事实上她这次写的论文论题,就是探讨戏剧和电影的关系与发展前景,其中歌舞片正是她重点研究的对象。

    “相信我,歌舞类电影永远都不会过时,它的活力一直都?!蓖跹锓浅?隙ǖ厮?,喝着汽水道:“而且,我觉得歌舞片很快就会爆发出它的力量?!?br />
    瑞秋感兴趣地道:“哦,为什么你会那么认为?”她耸了耸肩,笑道:“虽然我也觉得歌舞片不会就这样沉沦,但我找不到理由去说服别人,也许我只是因为个人爱好而影响了判断。我很多同学都说歌舞片已经死了,沉闷俗套的表演形式已经不适合这个时代?!?br />
    “不,绝对不是?!蓖跹镆×艘⊥?,把手掌放耳朵边,轻声道:“你听听,听到什么?”瑞秋颦了颦眉头,侧着耳静静地听着,然后不敢肯定地道:“音乐?”

    王扬打了个响指,看了放吧台那边的古老留声机一眼,道:“是的,就是音乐!你想想,哪里没有音乐?你家打开电视,你听到音乐;你路上开着车,你听到电台的音乐;你酒吧喝酒,你也听到音乐。拜托,音乐怎么会过时?还有,哪里没有舞蹈?你派对上跳舞;你约会时也跳舞,你甚至情绪激动就会跳舞?!?br />
    他笑了笑,总结道:“这就是人类,这是一种天性。音乐和跳舞就像呼吸一样,永远都不会过时?!?br />
    瑞秋认同地点了点头:“是的,你说得有道理。但是……”她困惑地道:“但是,我还是想不到,歌舞片电影应该怎么发展?才能重现它的活力?”

    王扬思考了一会,道:“我一直都以为,电影是一种非常具有包容性的表演载体,无论是歌舞剧还是木偶戏,它都可以兼容。歌舞片现之所以消沉,不过是没有找到方向而已?!彼醋湃鹎?,哈笑道:“其实,你那些同学的话是有些道理的,沉闷俗套的表演形式已经不适合现了?!?br />
    瑞秋怔了怔,王扬前面还说歌舞剧永不过时,后面又赞同她同学的话,这是?她摇着头微微一笑,道:“我听不明白,你是说什么意思?”

    “为什么你的同学会说歌舞片的表演形式‘沉闷俗套’?”王扬笑着提出一个问题,瑞秋无奈地摊了摊手:“也许本来就是那样吧?!蓖跹镆⊥返溃骸安?,绝对不是?!彼攘丝谄?,便揭开了答案:“你的同学会这样说,是因为他们不是生活194年,或者197年。你知道,他们生活1998年?!?br />
    “歌舞片的表演形式,二十年、三十年前,是时尚的、潮流的;而现却是沉闷俗套?为什么?”王扬耸了耸肩,自问自答:“很简单,因为时代变化?!?br />
    瑞秋有点儿明白,又有点儿不明白地道:“你的意思是说,歌舞片的表演形式应该也要变化?”

    王扬点头道:“没错,我想说的就是这个。歌舞片应该一直跟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无论是电影的主题,还是表演的形式?!?br />
    他举例道:“就像四十年代、五十年代的歌舞片,那时候社会经历着战争、经济衰退,大家需要的是充满着乐观,可以让心情好起来的歌舞片;到了六十、七十年代,那时候社会上整天都搞种族运动,大家需要的歌舞片又变成了表明种族立场的载体,这就是电影的主题变?!?br />
    瑞秋不禁连连点头,表示赞同。王扬继续讲道:“而表演形式呢?以前是爵士乐、华尔兹;到后来的嬉皮士、摇滚……无论歌还是舞,也是一直变?!?br />
    “现的歌舞片为什么不行?因为它还停留前面的时代,但是当它踏进到这个时代,它的活力就会爆发出来?!蓖跹镄Φ溃骸拔颐嵌际钦飧鍪贝哪昵崛?,你想想,怎么样的歌舞片主题才会把你吸引???也许是学校里青涩又甜蜜的恋爱?也许是对未来的迷惘?也许是父母的期待和自己理想的矛盾冲突?”

    他翻了翻白眼,笑道:“就像我爸爸,他总是希望我能够继承他的小餐馆,而我却要成为一个导演?!?br />
    瑞秋端起汽水杯敬了王扬一下,深有同感地笑道:“我爸爸虽然没有让我做卡车司机,可是我妈妈从小就盼望着她有一个做医生的女儿?!?br />
    王扬也端起汽水杯敬了敬她,喝了一口,又继续道:“电影的主题有了,那么表演形式呢?既然以前的歌舞已经变得沉闷俗套,那就用流行的快歌吧,编排些既容易记又容易唱的旋律;舞蹈方面,我们要抛弃掉那种传统的舞台式舞蹈,让舞台融合到生活的场景中、让舞蹈融合到生活的活动中;唔,就像校园题材,篮球场上的啦啦队就可以大出风头;或者我们食堂里也可以跳上一段,来吧,发挥你的想象力!”

    “那么,也许课室里也可以跳?”瑞秋双眼一亮。

    “好主意!”王扬笑道:“你想想,一部这样主题、这样表演形式的歌舞电影,还会是‘沉闷俗套’的吗?可能到时候,所有人都会喊一句‘歌舞片又回来了’?!?br />
    当然,有些事情他没有跟瑞秋说清楚,比如他脑子里看过一套电影,叫做《歌舞青春》。他可以非常确定,歌舞片未来一定会再一次掀起热潮。

    “噢,上帝??!”瑞秋听得心情澎湃,想着如果有那样的歌舞片,她的心跳就不禁加速起来,她看着王扬,由衷地赞道:“你说得太好了!你的话解开了我心里很多问题,这下子,我的论文可以顺利地完成了,哈,谢谢!”

    她道了声谢,忽然又语气抱怨地摇头道:“约克大学里,可没有人能讲出你这翻见解,他们只会说‘歌舞片已经死了,歌舞这种表演只适合穿着正装到剧院观看,已经不适合大银幕了’噢受不了,真是一群呆子!”她笑了声,看着王扬,眼里流露着欣赏,柔声道:“说真的,跟你聊天很愉快?!?br />
    “我也一样?!蓖跹镉中ξ实溃骸霸伎舜笱в泻芏啻糇勇??”

    瑞秋耸了耸肩,道:“很多,我也是其中之一,哈哈!”她开心地笑了起来,露出洁白的牙齿,还有那两个甜甜的酒窝。王扬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两人笑了一阵,瑞秋突然问道:“你呢,你哪间大学读书吗?”

    “以前南加大电影电视学院读过,现不是了?!蓖跹镄ψ藕攘艘豢谄?。瑞秋吃惊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王扬讲述道:“嗯,这又要从头说起了……”也许是因为有了一条明确走下去的路,他现提起这件事,心里已经平静得好像是讲别人的遭遇。

    听完了王扬的讲述,瑞秋不禁一脸愤怒地道:“噢天啊,他们怎么能这样?!他们是冤枉一个好人!”王扬摆了摆手,没所谓地道:“没事,都过去了。也许这反而是好事,它让我提前成为了导演,不是吗?”

    瑞秋被他的话逗得哭笑不得,笑了声,又摇头道:“扬,我很抱歉,我非常的抱歉……难道就这样了吗,没有什么办法了?”

    “没有了,所有办法我都试过了?!蓖跹镄α诵?,问道:“不过,你就不怀疑是我撒谎吗?”

    “不,我可不会那么认为?!比鹎镏浪辉付嗵刚飧龌疤饬?,便不再纠缠。她看着王扬,一只手托着左腮,遮去了一边的酒窝,轻轻地道:“虽然我们才认识了不到一天时间,不过我看人向来都很准的,你不是那样的人。你很亲切,很执着,很有冲劲,很有见解……”很有魅力,是我欣赏的、喜欢的那种类型。她心里补充了一句。

    王扬做着挤眉弄眼的表情,夸张地道:“哇,我第一次这样被人赞,不过我喜欢听,还有吗?哈哈!”

    “唔,k……”瑞秋笑着想了想,又道:“还有就是,像一只扑向火焰的飞蛾,很浪漫!”

    “扑火的飞蛾?”王扬瞪大眼睛,捂住脸,装着郁闷地道:“自寻死路?你是指我的电影吗?噢,我被伤害了,我刚刚被我电影的女主角伤害了……”

    “不!哈哈!”瑞秋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笑声中说道:“不,怎么会呢,不是的!k,可能是我比喻有错,我是指你的勇气,你知道的,被开除出校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但你没有消沉、没有颓废、没有放弃,而是很乐观很积极地自拍电影,这很好,这就是勇气?!?br />
    王扬笑着道:“好吧,我原谅你了?!比鹎锼柿怂始?,也笑着道:“哇,谢谢你的大度?!?br />
    轻松愉快的交谈氛围之中,两人继续聊着各种话题,分享着学校的趣事、分享着自己对很多事情的见解等等。和瑞秋讨论事情,对于自己的意思,她总是能一点就明,这让王扬越谈越开心;而王扬很多独到的见解,也让瑞秋心里暗暗地对他越来越欣赏。

    一直到晚上九点多,两人才离开酒吧,准备返回各自的住所。瑞秋现入住的是洛杉矶市区的一家旅馆,王扬把她送上出租车,互相道别和约定明天的拍摄工作后,出租车就离开了。王扬不准备坐出租车,当然是为了省钱,由于好莱坞连接洛杉矶市中心的地铁还没有完工,他只能选择乘坐公交车回去,这就需要他步行一大段路,穿过一大片商铺,到达这一带近的一个公交站。

    “混蛋!滚开!混蛋……”经过一条偏僻的巷道时,他突然听到里面传出一阵焦急的呼救声:“救命!有人吗???救命??!”

    王扬顿时紧紧皱住眉头,停下了脚步再听清楚点,便听到隐约有一个凶恶的声音:“小婊子,快点放开!嘿,你别逼我动手!”

    “救命??!啊,你这个混蛋给我滚开……”女孩子慌急的声音再次传来,王扬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骂了一声“该死的”,便往巷子里冲进去。

    洛杉矶虽然叫做天使之城,但不代表着洛城没有犯罪。事实上,洛杉矶由于每年都会吸引着无数的年轻人前来闯荡,犯罪率一直都很高,有些街区甚至是“生人勿近”。入室偷窃、诈骗、强暴、抢劫……什么犯罪案件都有,好莱坞自然也不能幸免。

    王扬冲进了巷子里,只见很远处的一盏昏暗的巷灯下,一个魁梧的黑人壮汉和一个金发年轻女孩拉扯着,而拉扯的对象则是金发女孩手上的皮包,明显这是一宗抢劫案。

    “婊子!快给我!”留着地沟发型的黑人壮汉大骂了一声,用力气地拉着,要把皮包从女孩手中夺走;但是女孩却咬着牙,双手死死地抓住皮包,继续大喊着:“救命??!有人吗???”

    “臭婊子,是你逼我的!”黑人壮汉突然放开一只手,高高地扬起,猛地往女孩的脸上煽去,“啪”的一声,女孩顿时“啊”的一声惨叫,被他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墒桥⑹稚弦坏愣济挥蟹潘?,管十指颤抖着,但皮包依然没有被黑人抢走。

    刚刚冲进巷子的王扬根本无法阻止那一巴掌,而且他到那盏巷灯下还有一段距离,他只能一边跑着,一边大喊道:“嗨,伙计,你想干什么?快点滚蛋!”

    见到他的出现,女孩马上加大声地喊着“救命啊”,而黑人回头瞪了王扬一眼,威胁地道:“中国佬,你不要多管闲事!”王扬脚下毫不停歇,继续喊道:“我已经打了911,警察马上就来了,你有种就别跑吧!”

    “fuk!”黑人发凶地骂了句,突然猛地往女孩身上一推,推得女孩一下子跌地上,黑人又往她身上踢了一脚,地上的金发女孩惨叫了一声,黑人这才撒腿就跑,往巷道另一边的出口跑去,临走前还喊了句:“你们给我小心点!”

    “你没事吧?”王扬终于走到了巷灯下,望了远去的黑人一眼,不打算追了,便问地上的女孩道。

    金发女孩窝坐地上,一脸惨然地捂着被打的那半边脸,满脸呆滞,双手紧紧地把皮包抱怀里,呆呆地道:“我……没事……谢谢你。我只是,只是不能让他抢走我的包……”

    咦,这个女孩,淡金色的长发,蛮漂亮的脸蛋,脸颊有些雀班……透过昏暗的路灯,王扬看清楚了女孩的脸,不禁一愣,道:“呃,你、你是安妮?安妮-达伦?”

    安妮-达伦,早上第一个前来参加面试的女孩,紧张的表情,没有摆脱舞台剧风格的表演,还有后沮丧而绝望地离去。

    金发女孩浑身一颤,她抬头看了王扬一眼,慌忙转过身别过脸,小声地哭了起来:“不,不,我不是……我不是……”她被打的那边脸已经肿起来了,她不想让王扬看到。

    “安妮……”王扬皱着眉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我知道,我的表演很烂,我就是一个白痴,整天做着明星梦的白痴……”安妮-达伦突然放声大哭,泪水“滴答滴答”地不停地滴落地上,她哭得身子抽搐,哭声里充满着绝望,语无伦次地说着:“我知道,我该回去农场挤牛奶,可是我喜欢表演……我回不去了,我已经和家人闹翻了,我不能回去……我喜欢表演,我从小就喜欢……”

    王扬沉默不语,这一刻他身同感受,他知道安妮-达伦现有多伤心。他想要当导演,从小就想,可是如果这部电影失败,他就要回旧金山,什么导演、什么梦想都会成为泡影……

    安妮-达伦哭了一阵,哭声才渐渐减弱,她擦着鼻子,双眼通红地爬了起来,看着王扬,抽噎着道:“谢谢你。我还要去餐馆兼职,我得走了……谢谢你……”

    “安妮……”王扬看着她那张肿了半边,又哭得一塌糊涂的脸,心里突然很难受,可是他能做些什么帮她呢?

    安妮-达伦跛着脚地往巷口那边走去,刚才黑人那一脚正好踢她的小腿上,她走了几步,突然回过头,满脸迷茫、满脸凄迷地问道:“导演,你说我应该回家吗?”

    王扬怔了怔,他脑子里的影视库里快速地了一下,没有安妮-达伦这个名字,这代表着她未来,也是默默无名的一员。他迟疑地道:“我……我不知道?!彼髦腊材菁绦艉美澄胍彩敲挥谐鐾诽斓?,却不想无情地说出来,他不能那么残酷……

    他咬了咬牙,语气坚决地道:“我只知道,如果喜欢,就该坚持下去。我想谁也不能夺去我对电影的追求,上帝也不能!我不想到老了,才来后悔?!?br />
    “是吗?”安妮-达伦喃喃地念了句,什么话都没说,转过身跛着脚走了。

    王扬看着安妮-达伦渐渐远去,直到消失巷口的身影,心里很沉重。好莱坞,风景如画,明星们风光无限,他们镜头前总是那么的美丽;但是谁会去看看好莱坞这些昏暗的角落呢?谁会去看一眼像安妮-达伦这样的女孩子?电影、媒体、大众都只会追逐着明星,而不会给这些龙套一个镜头。

    像安妮-达伦,还有扎卡里-列维这样的年轻人,每年都会有一大批涌入洛杉矶,他们来自全美各地,他们考不上大学,他们没有从小成名,他们怀着梦、怀着理想来到好莱坞,可是现实却给了他们狠狠的一巴掌……

    他们有些坚持下来了;有些返回家乡;有些甚至绝望中自杀。

    也许只需要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就会成功;但是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得到那个机会,幸运女神似乎抛弃了他们。

    如果……如果他早上选择了安妮-达伦做电影的女主角,现的她又会怎么样呢?一定是像扎卡里-列维那样,又跳又舞,很开心、很开心,开心得睡不着觉吧!

    其实,安妮的表演的确有些过于夸张,但是硬性指导下,应该也可以暂时摆脱过来,然后完成电影拍摄的……王扬不能保证自己这部电影一定会获得发行、会获得成功,但是,这起码是一个机会,不是吗?

    瑞秋、扎卡里-列维,他们得到了这样的机会。也许不久之后,他们还是继续默默无闻;但也许,他们一夜之间就会成为了炙手可热的大明星。而安妮-达伦,则依然好莱坞的昏暗巷灯下,痛苦地挣扎着。

    “我刚才是不是应该让她回家呢……”王扬叹了一口气。

    他说要坚持自己喜欢的事情,不要到老了才来后悔;可是如果坚持到老,却还是一事无成,那时候会不会后悔的,正是当初的坚持?

    破灭她的梦想,是残酷;那让她继续这样痛苦地追寻着虚无的梦想,难道就不是残酷吗?

    扑火的飞蛾,是勇气,还是愚蠢?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