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导演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一定要坐牢!
作者:机器人瓦力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你一定要坐牢!

    1999年8月23号,纽约,帕莱克私立医院。(再读读 )

    “你想我打你?”王扬的声音很冷,微微地喘着气,眼神里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怒火。对面的科尔耸了耸肩,笑道:“来吧!”王扬冷笑了一声,突然上前抢过了科尔手里的长焦相机,用全力地砸地上,接着便怒不可遏地一拳挥过去:“妈的,你去死吧!”

    蓬的一声!他的拳头狠狠地砸科尔的脸颊上,一颗牙齿从科尔扭曲的嘴巴里脱落,飞了出去!

    21年3月31号,纽约州高法院。

    不大的法庭里座无虚席,旁听席上坐着不少没有携带照相机的记者,还有前来声援的影迷粉丝,如果不是法庭的座位有限,而且规定严肃,恐怕这里早就挤满了人。保镖、助理等人的位置之间,衣着打扮平常的杰西卡满脸的虔诚,握着双手默默地为心爱的人祈祷。

    法官席上穿着黑色西装、白发梳得一丝不苟的肯特-马兰洛老法官一副平静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他的心思,他看着桌上的案件资料,从第一次的开庭到现要作出裁决,他心里已经有了一套判断。他抬头看了看沉默自然的王扬,和另一边不时调整坐姿的科尔-兰斯顿,说道:“请诉方和辩方进行后的结案陈词?!?br />
    代表科尔的诉讼律师比利-麦克罗站了起来,他扭了扭自己的领带,一边走出来,一边说道:“一年半前,就这座城市,发生了一件很普通的暴力事件,一个男人残暴地攻击了一个无辜者。本来这件案很简单,把那个男人直接送入监狱就行了。但是施暴人的身份,让这件案到现才有结果?!?br />
    比利-麦克罗走到陪审席的庭前,看着表情不一的陪审团员们,指着王扬那边,皱着眉头沉声道:“我已经听够大家说‘他救了一个小女孩’了,是的,那是事实,值得称赞!但是接下来,他打了人,这也是事实!他救了一个小女孩,做了一件正确的事,但不代表他就有了一个‘***做一件坏事’的名额!法律上,我们谈的是他做坏事的那一部分,不能简单地说‘正确弥补错误’!救人无数的医生打了人、杀了人,那个医生一样要受到惩罚?!?br />
    “那么为什么他可以逃过法律的制裁???”比利-麦克罗满脸的震惊,快步走到法官席前,看着平静的肯特-马兰洛,语气快速地道:“就因为他是一个出色的导演?因为他是一个亿万富翁?因为他年轻???所以能得到特殊的待遇?!能够逍遥法外?”

    陪审团的成员们都皱起眉头思着;杰西卡紧紧地咬着牙,心里骂着“他混淆黑白!”,她的视线随着比利-麦克罗来到辩方席边,只见他看着王扬,摇头叹息道:“毫无疑问,这个年轻人某些方面有着杰出的成就,但法律和本案面前,那些什么都不是!看看他,他现是什么样的态度?我没有看到他有任何的忏悔之心,他甚至对自己的暴力行为感到骄傲!”

    辩护律师文森-格兰特暗暗地深吸了一口气,这个对手很聪明,很懂得调动法官、陪审员们的情绪,也知道如果让他们产生“我不能帮着权贵”的想法。但是相等级别的对手、证据证人上的不利,都不是他和王扬律师团头痛的地方,头痛的是王扬的态度。

    一开始,他曾经提议过庭外和解,结果他的当事人毫不犹豫地否决了;庭审阶段,他也建议、要求、劝说他的当事人,庭上向法官流露出一种“知错、不应该随手打人”的求同情态度,今天开庭之前,他也再三地提醒:“扬,你的态度直接影响这个案件的结果!让自己憔悴、后悔,别那么强硬?!钡廊幻挥信浜?,现还被对方抓住这关键的一点来进行攻击。

    看着旁边一脸沉默的王扬,文森-格兰特心里一叹,真是个倔强的家伙!见那边的比利-麦克罗已经说完,文森-格兰特后一次提醒地点了点桌面上的一张纸,上面写着“态度”,他起身说道:“我的当事人的确是一个优秀出众的青年,但我要提醒大家的是,不是只有好的‘特殊待遇’,还有差的?!?br />
    他摊了摊手,来到陪审席前,问道:“难道因为他是一个社会名人,他就应该得到一种特别严厉的歧视?就可以完全地抹杀他好的那一面?”陪审员们顿时面面相觑,他继续说道:“大家都知道,我的当事人热衷于慈善,他捐款过给儿童?;せ鸹?,5万;捐款过给青少年?;せ鸹?,1万,妇女儿童帮助中心,1万!”

    文森-格兰特走到法官席前,看着老法官,激动地道:“我说这些,只是想说他不是一个残暴无理的人,不是!相反他是一个富有***感、富有爱心的人?!迸蕴系慕芪骺ú煌5啬阃?,文森-格兰特说道:“他动手打兰斯顿先生,是因为他愤怒;他愤怒,是因为他救人、做正确而伟大的事情,但兰斯顿先生却去搞破坏,这是完整的事件!对于这一点我们说得够多了?!?br />
    他摊着手地呼了一口气,慢慢平静了下来,总结道:“法律是用来制裁坏人的,如果因为出于一时的盛怒,打了一个阻碍救人的坏人,而有罪?这是什么罪?”他看了看陪审员们,看了看老法官,一脸迷茫地道:“这是什么罪?***有错罪?救人有错罪?”过了良久,他才点头道:“法官大人、各位,我说完了?!彼蛋?,他往辩护席走了回去。

    肯特-马兰洛的表情仍然没有变化,他翻看着案件资料,心里作了一些考虑,便看向前面不远的王扬,说道:“年轻人,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见过不少次了,我非常清楚你的事情。你的确是一个优秀的青年,但每个案件都有它的***性,它面对的是1999年8月23号的你。如果让你重回到那一天,你还会打科尔-兰斯顿先生吗?”

    “拜托,扬!”文森-格兰特心里大喊着,用脚轻轻地踢了踢王扬的脚,这个回答至关重要,一定要对自己的失控有悔意!旁听席上,杰西卡紧紧地抿着嘴巴,心里既希望他会按照律师说的那样去做,又替他感到委屈和难受;而影迷们都想神奇扬可以酷下去,不要服软!

    王扬缓缓地站了起来,看都不看那边的科尔一眼,直视着法官,道:“是的,我会?!?br />
    文森-格兰特顿时无奈地双眼一闭,要搞砸了;杰西卡的心脏像被刺了一下,但又松了一口气,扬,为什么你要那么酷……影迷们暗暗握拳,记者们一脸“有好戏看了”的表情,纷纷拿出笔准备记录神奇扬的话;科尔和比利-麦克罗则都暗暗地有些喜色。

    “你觉得这件事上,你是完全正确的?”肯特-马兰洛微微地皱了皱眉,声音变得严肃,道:“如果当时没有保安拉开你,你会怎么做?继续打下去?把起诉人打成重伤?或者直接夺去他的生命?”

    王扬摇了摇头,道:“不,我不会那么做?!钡强贫岫仙狭教跏直?,再打上几个月的石膏。他想起了那天的情景,科尔那张丑陋的嘴脸历历目,要和这种人渣妥协?不!永不妥协!他看着法官,真诚地道:“我没有说我完全正确,但我不后悔我做出的选择。打人是一种不好的行为,但面对着某些人、某些时候,你不得不出手?!?br />
    “这不是法律?!彼柿怂始?,这才看了看那边的科尔,厌恶地道:“是你需要那么去做,必须那么去做!不然你一辈子都是一个懦夫。当你老了,你会想‘为什么当时我就没有出手?好好地打那个混蛋一顿?’但是你不会再有这个机会了,你只能带着这个遗憾上天堂……”

    够了够了!王扬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剩余的话吞了回去,道:“我说完了?!?br />
    肯特-马兰洛的老脸上面无表情,他拿起木锤子敲了一下,道:“休庭,十五分钟后宣布判决?!彼蛋?,他便站起身往法庭里面的办公室走去,陪审团的成员们也随之起身跟去。

    法庭上顿时嗡嗡地响起了聊天的声音,影迷们非常兴奋于刚才神奇扬的话,记者们也知道自己赚到了;但文森-格兰特却一脸的不满,看着王扬道:“扬,你做什么?你说那些话、那个态度,会带来很严重的后果!”王扬心里很坦然,道:“抱歉,我只是把自己想说的话说出去而已?!?br />
    很严重的后果?应该不会上电椅吧,坐牢?王扬笑了笑,也许是他太幼稚了,但值得。不过……他回头看向旁听席那边,只见杰西卡的笑容十分牵强,充满了看得到的担忧。王扬安慰地竖了竖大拇指,心里顿时很烦恼,如果他的罪名成立,就算是被判做社区服务,爸爸妈妈、杰西卡、和所有关心他的人,都会因此难受,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十五分钟很快就过去了,一众的陪审团成员和肯特-马兰洛鱼贯地走了出来,肯特-马兰洛来到法官席前坐下,整个法庭的人都紧张地正直了身子,老法官平静地宣布着终的裁决:“这个案件有着它的复杂性,被告人是一个血气方刚、富有***的年轻人,因为愤怒,而出手对起诉人施暴,造成起诉人身体上的伤害??悸堑狡鹚呷舜娴奶粜菩形?,和被告人救人的事实……”

    杰西卡的双眼一眨都不眨,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扬会没事吗?她默默地道:“仁慈的主啊,请保佑我们吧!”

    肯特-马兰洛又说道:“虽然法律不是简单的一减一,不能以正确弥补错误,不过它又是为人而设的,陪审团曾一度倾向被告人无罪。但是……”旁听席的记者影迷们顿时瞪大眼睛,有几个人很不守礼地发出“喔”的一声;杰西卡呆住了,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扬有罪???

    “肃静!”肯特-马兰洛敲了一下木锤子,看着沉默的王扬,继续说道:“被诉人没有丝毫的忏悔之意,他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他坚持自己打人的正确性,甚至藐视法庭,这种态度让人遗憾。陪审团议定,被告人王扬‘故意伤人罪’的罪名成立?!?br />
    听到这个,虽然已经猜到了,但众人还是不禁心里一跳,记者们、影迷们都面面相觑,神奇扬有麻烦了!他会受到什么样的刑罚?赔钱、道歉,援刑?杰西卡黯然地捂着额头;科尔忍不住的一脸笑容;王扬面无表情;而旁边的文森-格兰特满脸的无奈,只要他稍有忏悔,结果就会截然不同,但现搞砸了。

    “鉴于犯人的态度恶劣,本席认为他需要得到足够的惩罚,才会好好地反思自己。所以本席此判决……”肯特-马兰洛顿了顿,看着满庭表情不一的人,宣布道:“犯人王扬需赔偿胜诉人科尔-兰斯顿3万美金?!毕旅娴目贫偈笔乇Я吮源?,怎么才3万!肯特-马兰洛继续说道:“另外,判处王扬监禁15天,不适用缓刑,不适用保释,犯人需到雷克岛监狱服刑,即时执行!”

    监禁5个月!没有缓刑,没有保释,而是即时执行???杰西卡感到自己的脑袋一阵发晕,旁边的助理连忙扶住她,她呆滞地望着前面王扬的背影,喃喃地道:“天啊,天啊,怎么会这样!”

    影迷粉丝们也愣住了,谁都没有想到法官会如此重判,神奇扬要坐5个月的牢?!那今年别说是他的导演作品了,说不定连《甜心》都看不到,见鬼!管说不定明天他就会以某种原因出狱,或者不久之后假释出来,但现的情况是“偶像马上要坐牢了”,他们的心情跌到了谷底。

    “法官大人!”文森-格兰特急忙地伸起手,站起身道:“我提出异议,这个刑罚太重了,我的当事人案底清白,为什么丧失保释的权利?!”

    肯特-马兰洛一脸严肃地说:“异议无效,你们可以提出上诉,但是本席的裁判已定?!彼聪蛄送跹?,想起读初中、未成年的小孙女近怀孕的事情,他心里突然生起了一些怒气,但他作出这个裁判,并不是因为这件事,而是他觉得有这个必要。

    “年轻人?!彼镏匦某さ厮档溃骸澳阋欢ㄒ?!你需要明白自己做什么,需要把你的‘功夫’用到正确的地方。我不希望当你老了,你发现自己身处监狱之中,那样你会有太多的遗憾?!?br />
    王扬沉默地没有说话,这个判罚结果他的意料之外,这意味着他马上就要被拘去雷克岛监狱关起来,而且理论上还要关上15天,奥斯卡、naa比赛,他一切原本的生活都会突然之间远远地离去……虽然他还是没有后悔,但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难受,他该怎么才能让爱他的人依然开开心心的?

    这时候,两个身材魁梧的庭警拿着手铐地走了上来,其中的黑人男人说道:“先生,你现可以摘除身上的贵重物品;或者交由雷克岛监狱保管?!?br />
    “我会给你上诉的?!蔽纳?格兰特鼓励地拍了拍王扬的肩膀,道:“忍耐一下,快明天你就可以出来了?!?br />
    “k,我没事!”王扬站了起身,没什么贵重东西要摘除的,但……他转过身望去后面的旁听席,双眼里只有那个叫杰西卡的女孩,他咧嘴地笑了起来,喊道:“甜心,别担心我!照顾好自己!”说罢,他双手不停地往她送着飞吻。顿时惹得另一边影迷团里的几个女粉丝“啊啊”地尖叫了起来;肯特-马兰洛沉着脸地敲着锤子,道:“肃静!肃静!庭警,把犯人带走吧?!?br />
    杰西卡努力地让自己保持着坚强的微笑,默默地看着那边的王扬被庭警扣上了手铐,然后挟持地走向犯人通道,她的心痛得像要失去知觉,快2岁以来,都没有过这种滋味,就像是要失去他,失去重要的人……见王扬快要走进通道,她忍不住地喊道:“扬,无论如何,我都爱你!”被两个庭警按着的王扬扎住了脚步,回头对她一笑,也喊道:“我也是!”

    一等王扬的身影消失通道,她就双手捂着脸,通红的眼眶里,泪水难以抑止地涌了出来,竭力地压抑着自己的哭声,她的耳边,隐隐约约地响起了一个熟悉的温柔声音:“也许你需要这个……”

    另一边的记者们都急忙地起身离开,一走出法庭,他们就争先恐后地拿出设置了无声的手机打了起来:“听着,神奇扬要即时坐牢!他现被拘出去了,准备好,一定要拍到囚车的照片!”、“马上网站上登出来,头条!监禁15天,没有缓刑保释!快点,我们要第一时间得到他的囚犯照!”、“记着记着,他说‘这不是法律,是你一定要去做……’”、“别忘了写上杰西卡,她哭了!就写很伤心……”

    王扬自然不知道外界的反应,离开法院后,他就被押上了州警接管的囚车,然后直接前往雷克岛监狱。

    雷克岛监狱是纽约主要的监狱之一,占地41317英亩,平均每天关押着14万名犯人。来到这里后,王扬登记后,拿到了自己的服刑号码“18394”,然后交出了个人的物品,换上了淡蓝色的囚服,按指纹和拍囚犯照;接着做了一个详细的体验之后,拿着监狱发放的入狱用品,狱警的押送下,他来到了安娜米-克罗斯中心,这座牢房负责监禁成年男犯人。

    他不会因为是“年轻的亿万富翁”、“年轻的金球奖佳导演提名人”,就可以得到什么特殊待遇,特别是肯特-马兰洛的判决书上写了“从严处理”,监狱方面把他按照普通犯人安排,要和另一名犯人住两人牢房。

    捧着衣服、牙刷漱口杯等物品,王扬一步一步地接近着自己的房间,两边牢房的囚犯都起哄地喊着:“佳导演!”、“好莱坞小子!”、“你女朋友真辣!”

    王扬轻轻地呼了一口气,告诉着自己不要发怒。他又突然想起,吴老头的话应验了:“你再这样好勇斗狠,迟早蹲大牢!别怪师傅不把杀招传给你,我怕你会被枪毙!”他摇头地一笑,自己那时候还笑嘻嘻地说:“哪有什么枪毙,多就上电椅??!”

    “这里就是你的房间了,别***?!庇行┢【贫堑陌兹擞苏饧?49号牢房的铁门,他又似嘲笑地道:“但我想你们应该会很谈得来?!彼蛋?,他便敲着警棍地离去,大喊了一句:“都给我安静点!你们这些蛀虫!”

    卡卡卡的声音,牢房铁门缓缓地自动拉上,王扬面无表情地看着,呆了一会才自嘲地笑了笑,回头打量着这个有可能他需要待上15天的小房间。

    雪白明亮的房间呈长方形,只有不到9平方米大,右手靠墙边摆着一张只能容纳一个半身位的上下铺床,前面是一张固定的小桌椅;门口旁边是一个银色不锈钢洗手槽,和一个马桶;还有一个同样穿着淡蓝色犯服,胡子拉碴的白人男人坐床边。

    “嗨,神奇扬……”那个人声音沙哑地说了一句,对他伸出了手。王扬伸手和他握了握,问道:“嗨,你叫什么名字?”他看着这个男人,忽然发现很眼熟,脑子里瞬间闪现了几个画面,他不禁疑惑地问道:“小罗伯特-唐尼?”

    这个男人满脸好笑地哈笑了一声,道:“真没想到还有人记得我这个衰人?!?/div>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
  • 5737413 2018-02-18
  • 168829412 2018-02-18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