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六章 有仇报仇(下)
作者:二水化石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与赵云熙有婚约的白家小姐叫白文宁,乃是这一代白家家主的小nv儿。

    白文宁身份不低,又才貌双全,与赵云熙理想中的妻子一模一样。

    能有这样一位未婚妻,赵云熙在自得的同时,也在十分小心的维护他与白文宁之间的婚约。

    在这样一个适合情人幽会的节日,赵云熙自然拿出了浑身解数讨白文宁的欢心。

    就在赵云熙卖弄自己对上古历史的认识的时候,船突然晃了一下。

    哐当!

    在一声1uan响声中,赵云熙一脸恼怒的站了起来。

    赵云熙不是愚蠢之人,听到船舱中的水声,他就知道船底破了。

    “文宁,你在这儿等一会,待为兄出去看看?!?br />
    “我跟你一起去吧!我也想知道,弄破船底是什么水怪,还是人?!?br />
    两人刚带着shi卫从阁楼中出来,一个修为在大周天境界的水手就一脸惊慌的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少爷船底的dong太大,恐怕是补不上了?!?br />
    听到这话,赵云熙的脸se更加的yin沉了。

    “知道船底是被什么东西弄破的吗?”

    “从属下捡到的这块底板看,船底应该是被人给弄破的?!?br />
    那水手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上拿着的一块湿湿的厚木板拱手送到赵云熙的眼前。

    从那快厚木板那齐整的边缘来看,这木板显然是被利器弄断的。

    “少爷,敢在这里对赵家的船下手,这弄破船底的人一定是个高手。小心起见,少爷还是向望江城求救吧!”

    站在赵云熙身边的那个白袍老人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赵云熙犹豫了一下,没理会那白袍老人的话,对着跟在他身后的四个聚神阶高手沉声命令道:“你们下水看看!”

    那四个聚神阶的高手对视了一眼之后,跳到了湖中。

    四个高手刚跳到湖水中,湖面上就出现了一小片血水。

    看到这样的情况,赵云熙心里一寒,不由得将目光放到了他身边那白袍老人的身上。

    “少爷,一切以你与白小姐的安危为重?!?br />
    赵云熙朝着站在他左手边的白文宁看了一眼,轻轻点了点头,从怀里拿出了一个银se光泽丹丸。

    往暗银se的丹丸之中输入了一道元气之后,赵云熙就将丹丸用尽全力往高空抛去,暗银se的丹丸飞往高空飞了近三十丈就突然间爆开了。

    丹丸爆开所爆的银se光华虽然极为短暂,却极其明亮,在广阔的江面上,那明亮的银se光华足以传到七八十里外。

    在银se光华爆的那一刻,四个身影从湖水之中飞了出来。

    最后一个从水面钻出来的青se身影,在从水中冲出的那一瞬间,以手上长剑带着金红se的剑气对着距离他最近的一个身影斜向上削了一剑。

    “??!”

    带着一声惨叫,被削掉双脚的那个身影突然加,当先落到船上。

    在那个双脚被消掉的shi卫的身上看了一眼之后,赵云熙就将目光看向了拎着长剑站在湖面上的萧yu。

    赵云熙的眼中有惊愕,还是一点恐惧。

    “你没死?”

    “侥天之幸,石某没死?!?br />
    萧yu语气极淡,就好像他现在看着的不是他的仇人一般。

    赵云熙不想在白文宁的面前表现出任何对萧yu的害怕,可是他不由自主的回头动作却将他心底对萧yu的那点恐惧表漏无疑。

    见到赵云熙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萧yu,站在他右手边的白袍老人接过萧yu的话说道:“石少侠,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既然你现在安然无恙,那上次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听到这话,萧yu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冤家宜解不宜结?当初你的主子设陷阱对付石某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劝他呢?倚老卖老,好不要脸!”

    长笑一声,萧yu双脚在水面上一跺,朝着赵云熙冲了过去。

    萧yu的身形刚到船边,站在赵云熙边上的那个白袍老人与站在白文宁边上的meng着黑纱穿着黑衣的nv子就一起对着萧yu拍了一掌。

    冷哼一声,萧yu以左掌去接白袍老人的掌力,以右手的剑去刺那黑衣nv子的手掌。

    砰!

    在一声闷响声中,那白袍老人脸se一变,抓着赵云熙的肩头往后退去,那黑衣nv子在萧yu的剑身上拍了一掌之后,也带着白文宁往后退去。

    这时,赵文熙属下的两个shi卫与白文宁属下的四个shi卫的攻击来到了萧yu跟前。

    六个shi卫之中,三个使剑、两个使短枪、一个使长刀。

    萧yu以长剑在六人的兵器上点了一下,身形一翻,往船顶跃去。

    就在这时,守在白文宁身边的一个中年大汉对着身在半空的萧yushe了一箭。

    听到箭啸声,萧yu伸手一抓,抓住那支箭,借着那支箭传给他的力量跃到了桅杆边上。

    萧yu先朝着那个she箭的大汉看了一眼,然后对着赵赵云熙说道:“赵云熙,这人的双脚为你而掉的,他现在快流血而死了,你难道就不过来救救他?!?br />
    赵云熙刚想接口,那个双脚被萧yu削掉的shi卫突然从怀里拿出一把短剑扎进了心口。

    “??!”

    在一声不甘的惨叫声中,那个shi卫的身子倒在了地上。

    见到那shi卫自杀了,萧yu的眉头不由得轻皱了一下。

    这shi卫的刚烈,萧yu倒是ting佩服的,可是,若是事情重来一次的话,他依旧会选择将这个shi卫打伤。

    “石青yu,你好卑鄙!”

    赵云熙说萧yu卑鄙,不是说萧yu在这时挑拨他们主仆的关心,而是萧yu在与那白袍老人对掌的时候耍了心机,在白袍老人的手心划了一道小口。

    “卑鄙?和你比起来,石某还略有不如?!?br />
    冷笑一声,萧yu身形一动,朝着白文宁冲了过去。

    萧yu的身形刚动,守在白文宁身边的那个大汉就对着萧yushe了一箭。

    那箭的度与力道都极为不凡,可是箭上的力道却只有一重而已。

    萧yu长剑轻挥,很轻松的就将那支箭给击飞了。

    这时,在船边站着的四个白家高手朝着萧yu杀了过去。

    萧yu以极巧的身法闪过那四个高手的兵器之后,也不反击,身形一翻,就来到了白文宁面前。

    站在白文宁丈外之地的白袍老人并没有出手帮白文宁抵挡萧yu的攻击,而是以一根鞭梢带着弯钩的长鞭袭向了萧yu的背心。

    那白袍老人的兵器是长鞭,而那黑衣nv子的兵器却是单钩。

    萧yu以长剑挡住那黑衣nv子的单钩,身形一转,躲开那白袍老人的长鞭,以左手朝那持弓大汉的喉部抓去。

    那持弓大汉一边转动长弓,以弓弦去削萧yu的手腕,一边却以突然出现在左手上短剑朝着萧yu心口刺去。

    暗暗冷笑一声,萧yu手腕一动,抓住弓身,接着以一股巧劲将长弓从那大汉的手上夺下,然后以长弓弓弦削向了那大汉的左手。

    那大汉脸se一边一变,急往后退了一步。

    这时,萧yu的长剑突然以点在了那个大汉的心口。

    那大汉心口一痛,一身的元气突然间没法聚集起来了。

    就在这时,萧yu又是一个技巧的转身,转到了那大汉的身后。

    在那白袍老人的长鞭打在那大汉心口上的时候,萧yu从那大汉的背上取下了那大汉的箭壶。

    取下那大汉的箭壶之后,萧yu身形一翻,又回到了船顶。

    在那一番较量中,萧yu虽然没有杀死一人,可是他在那些高手的围攻之下来去自如的表现却让船上的众人都感到一阵心寒。

    这时,船面已经与水面平行了。

    萧yu以如意?;晁吭诖着龅哪歉鰀ong长宽都有半丈多,因此,这船才会下沉的如此快。

    此时,那些船舱中的水手已经都来到船面上了。

    船上的水手有三十多个,修为大都在小周天境界。

    萧yu朝着那些拿着短刀的水手看了一眼,就将目光移开了。

    在脸有惊容白文宁身上看了一眼之后,萧yu就将目光放到了那个白袍老人身上。

    “老家伙,要想保命的话,就独自逃命去吧!在下在噬心针下的可是来自于九黎山,等你感到毒的时候,就是你丧命的时候?!?br />
    那白袍老人脸se一变,突然抓起赵云熙踏水朝着望江城所在的方向逃去。

    在白袍老人带着赵云熙逃走的那一瞬间,赵家剩下的那两个高手一起朝着萧yu所在的位置跃了过去。

    萧yu冷哼一声,在桅杆上轻轻一点,越过二人头顶,跳到了江面上。

    就在萧yu落到江面上的那瞬间,赵家那两个高手突然一起朝着萧yu打出了两道暗器。

    在萧yu身形微微一偏躲开那两道暗器的瞬间,那两道暗器突然撞在了一起。

    砰!

    在一声闷响声中,萧yu的身边出现了一大片黑se毒烟。

    心思急转之间,萧yu双脚在水上一跺,腾空而起,从那一大片黑烟之中钻了出来。

    仅仅只被那两个高手阻挠了片刻时间,那白袍老人带着赵云熙已经逃到了距离萧yu有三十余丈的地方。

    回头朝着船上那些人看了一眼,萧yu身形一翻,落到水面上,朝着那白袍老人与赵云熙追去。

    在离船大概有六七十丈的时候,萧yu从腰间箭壶中chou出三支箭,搭在长弓上对着白袍she了过去。

    听到箭啸声,那白袍老人头也不会的拍了一掌。

    受到那股掌风的影响,一支箭略缓了一些,另外两支箭却撞在了一起。

    那两支箭撞在一起之后,一支箭接着朝着白袍老人she去,一支箭却诡异的改变了一些方向she向了赵云熙。

    那白袍心急之间,并没有注意到那两支箭的变化。

    在那白袍老人以长鞭击飞she向他的那支箭时,另一支箭扎在了赵云熙的身上。

    那箭的力道极强,却被突然出现在赵云熙身上的一层黄se光华给挡住了。

    “赵云熙有护身的宝物!”

    朝着大概在十五六里外的那点灯光看了一眼,萧yu的眼中满是yin霾。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