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四章 哀咕雀
作者:二水化石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七月八日,萧玉从唐家手上接收了麻溪城,正是成为一个带兵的将军;七月中旬,萧玉打下了羊山城、尧城;八月中旬结束之时,萧玉打下了关家镇;八月下旬到九月初,萧玉将云山郡东部一片方圆约三百七八十里的地域平定了下来。

    这时,萧玉手上的兵力已经达到了八万。

    将八万士兵之中的六万人聚集到关家镇之后,萧玉花了超过五个月的时间的整顿自己拥有的势力。

    第二年的二月中旬刚开始,萧玉奉明王之命带着一千血虎卫、三万六千士兵去攻打云山郡中产粮最多的西野城。

    在二月中旬,萧玉轻松得到府城红林城,击败了前来对付他的付权,然后帮大将军常山将打下了高泉城。

    三月上旬,常山先借着灭掉付明山主力的声势平定了云山郡西部绝大部分地域,然后带着主力驻守在冠云城与尚王麾下大将军司徒明隔着西江对峙。

    在常山平定云山郡西部的时候,萧玉先轻松的将主力已经撤走的西野城打了下来,进而将他占领的地域扩大到了方圆六百三十多里。

    此时,付明山在云山郡的参与势力已经全部退到了连云山、残山之间的三城七镇之地。

    在这时的云山郡中,大将军常山占领的地域最大,萧玉占领的地域次之,而付明山的残余势力所占领的区域却是最少的。

    常山在与西江郡的司徒明对峙的同时,需要花时间来消化他新占领的地域;萧玉在消化他新占领的地域的同时,也需要在两峡关抵挡平江郡的一支军队。

    短时间内,常山与萧玉都没有空闲去消灭付明山的残余势力。

    在接下来的一个半月时间内,云山郡内虽然没有大的战事发生,可是让人注意的事情却不少。

    首先,在萧玉击杀了付明山的消息传遍天下之后,萧玉身边来了不少门客;其次,在萧玉占领的那片地域内,山贼消失了;最后,在山贼消失的情况下,已经有一百多年没有驿站再一次在萧玉占领的那片地域内出现了。

    没了山贼,有了驿站,萧玉所占领的那些城镇之间的交流也多了起来。

    有了互通有无的交易,萧玉所占领的那一片地域倒是比大战之前显的更加繁荣了一些。

    萧玉让他占领的地域更加繁荣了,他占领地域内的百姓自然不会再抗拒他的统治,受到百姓的影响,那些降兵也渐渐生出了归附萧玉的心思。

    在云山郡相对平静下来的时候,萧玉手上的兵力已经达到了二十三万。

    基于兵贵精而不贵多的道理,萧玉从手上的二十三万士兵之中挑选出来了九万精锐分别驻扎在关家镇、西野城、两峡关这三个地方重点培养。

    在重点培养九万精锐的同时,萧玉也将他的血虎卫扩大到了三千人。

    最开始的一千血虎卫是由萧玉亲自训练的,而后来加入的两千血虎卫则是由之前的一千血虎卫代他训练的。

    萧玉心中有一个想法,他可以通过慢慢扩大血虎卫的数量组建出一支在实力与数量上都占据一定优势的强兵。

    要培养这样的一支强兵所需要花费的时间肯定不短,不过,他相信,只要他肯努力,他一定能训练出这样的一支强兵来。

    萧玉训练精兵有林北文、李澈、黄申以及新投靠他的一些门客帮忙,他训练新的血虎卫有武天潇帮忙监督,他要知道敌军的消息也有夏禹不顾身份帮他打听。

    一时间,萧玉自己倒成了他的势力中最有空闲的一个人了。

    在将可以分配给其他人来做的事情分派出去之后,萧玉就带着当初他选出的探子首领高成以及两百多个探子在鹤嘴山中训练他选作信使的飞禽。

    被萧玉选作信使的飞禽名叫哀咕雀,是一种在西南之地十分常见的鸟类。

    哀咕雀与乌鸦一样主要都是以腐尸为食,也同乌鸦一般惹人厌,不过,由于哀咕雀十分的常见,西南之地的百姓一般是不会注意它们的。

    萧玉选哀咕雀作为信使,除了因为它们在西南之地十分的常见之外,还因为它们的飞行速度足够快、眼力够强。

    哀咕雀的常见与速度都符合萧玉对信使的要求,可是这些常见的哀咕雀的灵性实在是太差了。

    一批三十七只哀咕雀被萧玉精心训练了一个半月之后,却仅仅只能勉强看懂他的指挥。

    萧玉做出召唤哀咕雀的手势之时,哀咕雀在看到之后会飞到他的手上;而同样的手势在高成等人使出来,却起不到引哀咕雀的效用。

    这一天夜里,萧玉将一只哀咕雀放飞之后,哀咕雀在没有从二十多里外的一个探子手上取到任何东西的情况下又飞回到了他的身边。

    看着哀咕雀腿上绑的蓝色小布条,萧玉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难道哀咕雀真的无法被训练成信使吗?”

    萧玉选哀咕雀为信使是经过一番仔细的思考与对比的,他心底实难放弃训练哀咕雀成为信使的想法。

    可是,经过一个半月的时间,训练哀咕雀的效果却让萧玉感到十分的失望。

    在落在他周围的那些哀咕雀的身上扫了一眼,萧玉沉思了片刻,将可以用来布置太阴星阵的一百八十面鬼王旗拿了出来。

    打下高泉城之后,萧玉以身上的鬼王旗收集了十万与战死的士兵的魂魄;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萧玉又从各个战场之上收集了将近三万战死的士兵的魂魄。

    度化了十三万战死的士兵的魂魄之后,萧玉的元神又发生的一次异变,他用来布置太阴星阵的那一百八十面鬼王旗的品质也有了不小的提升。

    将可以用来布置太阴星阵的一百八十面鬼王旗从须弥珠中拿出来之后,萧玉意念一动,一百八十面鬼王就将太阴星阵给布置出来了。

    萧玉刚以幻影神衣将太阴星阵启动,被太阴星阵笼罩起来的三十七只哀咕雀就同时惊恐的在太阴星阵之中乱飞了起来。

    “要是此时被太阴星阵困住的是雄鹰的话,它们的眼中肯定不会全是惊恐?!?br />
    萧玉叹了一口气,以意念锁定一只哀咕雀,引到太阴星阵之中浓厚的太阴之力以那只被他以意念锁定的哀咕雀为中心形成了一个银色光球。

    哀咕雀只是一种灵性极低的飞禽,并不知道太阴之力对自己的好处,也不会主动的去吸收太阴之力。

    尽管如此,在哀咕雀身边的太阴之力极为浓厚的时候,极少的一部分太阴之力还是自主的钻到了哀咕雀的体内。

    虽然自主钻进哀咕雀体内的太阴之力极少,但是由于哀咕雀本身的基础太差,那一点点太阴之力却已经足以要了它的性命。

    啾啾!

    带着一声哀鸣,被萧玉以意念锁定的那只哀咕雀在七窍流血之后,拍打着翅膀跌落到了地上。

    见到哀咕雀连那一点点太阴之力也承受不住,萧玉的脸上不禁出现了七分失望、三分犹豫。

    左思右想了好一会,萧玉的脸上又出现了坚定的神色。

    若是不能以太阴之力来提升哀咕雀的灵性的话,萧玉单单训练出一批合适的信使可能就需要花费很长的一段时间。

    训练一匹可以当信使的飞禽固然十分重要,可若是在这上面花太多的时间的话却又有些不值得了。

    心中打定注意之后,萧玉又以意念锁定住了一只哀咕雀,以意念在那只哀咕雀的身边聚集了大量的太阴之力。

    这一次,萧玉每将那只哀咕雀身周的太阴之力变的浓厚一点,他就会停下来仔细感应一番。

    待到太阴之力开始自主的往那只哀咕雀身体中钻去的时候,萧玉就停止了继续往那只哀咕雀周围聚集太阴之力。

    这一次,那只被萧玉以意念锁定的哀咕雀并没有像之前那一只一样被入体的太阴之力给杀死。

    在萧玉略微紧张的目光中,那只哀咕雀的速度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快了一些。

    见到这样的变化,萧玉心底一喜,一边观察着那只哀咕雀的变化,一边往其他哀咕雀的身边聚集太阴之力。

    就像每一个人对天地灵气的承受能力有差别一样,每一只哀咕鸟对太阴之力的承受能也不尽相同。

    尽管萧玉非常的小心,在半个时辰之后,三十七只哀咕雀中活下来的就只有二十六只。

    在萧玉的小心控制之下,二十六只哀咕雀身周的太阴之力的浓度,既保证了太阴之力往它们体内慢慢渗入,又保证了它们不会被过量的太阴之力杀死。

    当星光隐去、晨阳之光乍现之时,萧玉将太阴星阵收了起来。

    朝着那二十六只眼角带着血渍、精神却极好的哀咕雀扫了一眼,萧玉略带紧张的对着那二十六只哀咕雀发出了一阵古怪的叫声。

    这些叫声与哀咕雀的叫声十分的相似,是萧玉依照《驯鹰术》中的方法自己总结出来,专门用来指挥哀咕雀的鸟语。

    得到了萧玉的命令,二十六只哀咕雀同时从萧玉身边飞走了。

    大概过了三刻钟的时间,二十六只哀咕雀又陆续回到了萧玉的身边。

    见到哀咕雀腿上绑的蓝色小布条被换成了红色布条,萧玉眼睛一亮,不禁喜形于色。

    “终于成功了!”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