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圣道 第二十一章 惊人技艺(上)
作者:二水化石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天空浮云稀松,一道黑点远远挂在高空,抬头望去,煞是令人悦目。

    辰默侧身站在龙魂刃之上,在他旁边,方辰悦遥望天际蒙蒙,因为高空风势比较大,龙魂刃之上的三人的衣衫黑都在随着风势的改变而变化,摇摆在空中,倒是多了一丝应有的飘逸俊俏。

    年轻貌美的澹台翎,神色平静的方辰悦,加上淡然于外物的辰默,三人中,澹台翎是最为欢喜的,辰默和方辰悦都没有言语,只因为在逆风中交谈甚是耗费力气,他们在等,等到江北城,或是等到下一个停下的时候。

    在路上他们已经歇息过好几次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就要落地调整一下,因为澹台翎也不是铁人,而且功力还有限,又加上承载了三人,元劲的耗损着实令她有些吃不消。

    由于澹台翎是初学御剑术,在掌握上相对来说还有很大的不足之处,度也不敢过于太快,一个操控不好,三人极有可能会有丧命的可能,这可是关乎着生死攸关的事,她不得不小心。

    澹台翎慢悠悠的驾驭着龙魂刃在百米之上的高空前行着,脑中根据辰默事先所指出的方位,渐渐向目的地行去,美目精光来回闪烁,煞是好看。

    御剑当空,行千里而在一瞬间,烈日炎炎,晌午的阳光最是惹人心烦。

    三人在持续了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忍受不住,果断的潜入下方的6地上,若是在这样下去,烈日的温度就足够他们忍受的了。

    明智的选择,往往都是在恶劣的环境下产生的,虽说烈日的普照未必是恶劣的环境,但也足以让人不愿忍受的了,火热的烫。

    对于此,澹台翎有着很充足的理由,因为暴晒对女孩子的皮肤不好,师姐虽然并不是什么大美人,但也不喜欢被晒的黑乎乎的,所以,默弟,我们下去吧。

    辰默能说什么?方辰悦能说什么?这个理由即便真的不充足,但御剑的主人都开口了,他们难道敢在百米以上的高空中反对吗?

    不敢!因此,落地那就是必不可少的了。

    辰默站定,环顾一下周围,从怀中取出一张地图铺在地上,澹台翎将龙魂刃收好,但怎么也拿不动龙魂,无奈之下,只好去“请”辰默将她口中那把该死的龙魂刃收起来。

    当然,这期间绝对少不了的却是一顿抱怨,凭什么你能够轻而易举的拿在手里,而我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抬不起来。

    辰默当然无法解释,因为龙魂刃在他手上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过这种感觉,没有过的感觉让他去和别人说,别人会信吗?

    所以,他只能无声的来承受澹台翎的小小一番揉搓,不过作为一个从小就和澹台翎打闹长大的辰默,他们之间的揉搓必然会有些其他项目的,例如,调侃。

    正在打闹的二人骤然听到方辰悦的声音:“辰默,你过来,这里有点不对劲?!?br />
    辰默停下与澹台翎嬉笑的身影,快步走了过来,皱着眉疑惑的看向方辰悦,方辰悦示意辰默看地图,辰默和澹台翎这次又做到了师姐师弟的团结阵势,统一将视线落在地上古朴的地图上。

    方辰悦指着地图最南边,不解道:“这里为何被标注为南荒?导师房中的那张地图上这块地域是属于南疆的?!?br />
    辰默仔细看去,原本属于南疆范围的地域,在这张地图上却标注着南荒,而南疆应属于的地域并非没有,而是比之原来从司徒雨柔那里看到的地图少了不少。

    辰默也有些不解,这张地图并非是司徒雨柔那张,而是临走前南宫尘放在芥子袋中的,本来对南宫尘很感激的辰默,这一刻却有些怀疑了。

    因为他并不知道,到底是这张地图准确,还是司徒雨柔房间那张精准。

    澹台翎好笑的看着两个满头问号的少年,走上前解释道:“这里明明就不是南疆吗,标注南荒只是因为其实原来的南疆并不叫做南疆,而是统一分布在南荒的?!?br />
    辰默转过头,问道:“莫非师姐对那里有所了解?”

    澹台翎露出骄傲的神色,说道:“当然,你可不要太小看你师姐我,当年我去过的地方,可不是你能够想到的?!?br />
    辰默在心底撇撇嘴,就知道吹牛,你也不比我大多少,去过的地方用手指头都能够数过来,还敢在我面前大方阙词,真是嘴硬的师姐。

    见辰默神色有异,澹台翎杏目一瞪:“默弟,你竟敢怀疑你师姐我的能力,是不是刚才没舒服够,还要加点猛料才行?”

    辰默大呼冤枉,摊了摊手,说道:“那师姐就和我说说,这个所谓的南疆和南荒的区别吧?不拿出点真才实学可不能够让人信服的哦?!?br />
    澹台翎将视线重新落在地图上,沉吟不语,就在辰默马上就要不耐烦的时候,澹台翎严肃的说道:“我原来听师父说过,远古时候,南荒与南疆本来就是一个地方,那里被称作天之南,是大6的最南边,在那里有着恐怖的龙族,神秘莫测的神族后裔,但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些原本应该存在的物种,都已经沉寂了,后来有一位大帝横空出世,将南荒统一,又利用他的大神通将那些神呀龙呀魔呀的后裔,赶到现在的南荒,而普通人类就住在了南疆?!?br />
    “形成这块领域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所以,后人为了推崇那位大帝的功绩,将南疆的所有地域归为一个整体,那位大帝就是我们现在口中的炎帝,说起炎帝,还要追溯到太古?!?br />
    “炎帝本和神农圣皇原本是同出一脉的,但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从而脱离了神农圣皇,之后另开仙门,传下于众更是不可限量,现今大6之上的大多数人都是炎帝的后人?!?br />
    “所以说,我们这次前往南疆并不一定是件好事了?”辰默突然开口问道:“我听龙啸寒大伯曾说过,当年他们三人就曾经遇到过远古巨龙,可能我们也会遇到也说不定?!?br />
    “呸呸呸,默弟你个乌鸦嘴,那种千载难遇的事情哪有那么巧的,我们一去就会遇到,要说幸运倒还不如说是倒霉呢,竟说一些没有水分的话,真不害臊?!卞L嵩谂运档?,显然辰默的话,听在她耳中有些不痛快。

    辰默苦笑一声,与方辰悦对视一眼,说道:“不管如何,现在还是前往江北城最要紧,师姐不是要去瞧瞧那位令我一直牵挂的人吗?那我们现在就出吧,去的迟了,可就没得看了?!?br />
    辰默这么一说,澹台翎那跃雀劲果然上来了,急忙催促道:“走走,快走,赶紧过去,师姐我越来越期待了?!?br />
    澹台翎也许也想到了那个人是谁,但或许她并不认为辰默能够将那个人作为令他牵挂的人,所以才会抱着兴趣盎然的尽头要去看看。

    她要知道,这个人究竟够不够资格,辰晨虽然年幼,但多少还是能够被澹台翎看得上的,别看她平时刁蛮任性,但眼界却是高的很。

    三人重新踏上龙魂变大后的刃身,在澹台翎一声欢快的高呼声中飞驰而去。

    落日之前,终于抵达了江北城,三人不由得松了口气。

    为了不带来一些麻烦,三人在距离江北城三十里外的时候就下了飞剑,踏着敦实的6地,施展着飘逸的轻功前往江北城。

    三人刚进入城门,辰默就看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辰龙,辰默的养父。

    辰默嘴角露出一丝苦涩,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应该难过,这个本来在他心目中严厉的父亲,此刻再一次见到,感觉心中没来由的一阵酸楚。

    辰默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狠狠的甩了甩头,闭着眼呆了好一会,才说道:“我们直接去见她吧?!?br />
    澹台翎有些奇怪,不过并没有多问,跟着辰默向着城内走去。

    站在高台上如同阅兵审查的辰龙,高大的身影突然一顿,转过头望向大6上那三道形象各异的身影,就在他视线凝聚道最中间那道身影的时候,整个魁梧的身躯都为之一顿。

    “默儿?!钡统恋纳碛按映搅谥写?,令得一旁的侍卫一惊,不禁开口问道:“怎么了?统领?”

    辰龙一惊,回过神来,转头看了一眼侍卫,又望向街道,三道身影已然消失不见了。

    看着眉头紧皱的辰龙,侍卫有些胆怯,试探的问道:“统领,你不要紧吧?”

    辰龙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的说道:“我能有什么事,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先回去了,没有什么大事的话不要来烦我?!?br />
    “是是?!笔涛廊缡椭胤?,急忙点头应沉寂的要命,只要没有人与他说话,他绝对不会开口的,沉默是金在他身上可谓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澹台翎就要比他们好多了,东张西望,早已忘记了她已经不是十一二岁的小孩了,漂亮的大眼睛东瞧瞧西看看,看什么都是那么新奇。

    这倒是很奇怪,按理说,对于江北城这种虽然豪华,但并不能与轩辕城想必的城镇来说,她不应该会如此的,可是,事实往往就会出乎常人的预料。

    自从进入江北城的那一刻,澹台翎的眼睛就没有闲下来过,仿佛这里的东西她永远也看不够似的。

    突然,一道冷风袭来,澹台翎骤然一惊,方辰悦右手立刻握住九霄神剑的剑柄,随时准备出手。

    相对来说,辰默就要显得稳重多了,只见他猛然抬起头,右手垂下,衣袖完全将他的手掌遮挡,目光如鹰的凝视着眼前没有任何异样的空气。

    澹台翎刚要开口,辰默低沉的声音就传来过来:“不要乱动,我来应付,你们退后?!?br />
    澹台翎很是不明白辰默为何要如此做,不过相对于辰默的信任,她还是选择退后。

    见澹台翎退后,方辰悦当然也不会傻站着,所以他找了个可以援助的绝妙位置走了过去。

    就在二人刚刚撤离,一并冷芒向着辰默袭来,冰冷的肃杀之气,覆盖了周围的一切,辰默只觉得整个人似乎都被锁定了。

    冷哼一声,辰默脚步轻移,身影如鬼魅,但依然逃脱不了那道冷芒的追逐,仿佛在这一刻,冷芒就是一个人,一个能在缥缈步绝妙步伐之下可以取得辰默性命的一个人。

    把握住时机,世上就没有任何身法不可以击破,显然对面出冷芒的那个人甚是明白这一点,不过对此,辰默却是大为心惊。

    迄今为止,他还没有见过能有哪个人可以在缥缈步的移动中捕捉到他的身影的,但眼前的这道看似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冷芒却完全将他的锁定,在这种情况下,唯一能够破釜沉舟的,也就只有硬碰硬。

    辰默毫不犹豫的停下身影,这么一耽搁,冷芒更进一步了,距离辰默还有不足一丈距离,一丈,对于冷芒来说也就是一眨眼的事。

    辰默藏在衣袖中的右手略微弯曲,接着抬起小臂,手腕一扭,同样的冷芒刺向本来的冷芒。

    辰默急闪躲,他知道,若是再不离开原地的话,受伤是铁定的了。

    对面黑暗处传来一声惊咦声,显然对于辰默能够出如此犀利的一招感到震惊。

    “叮!”

    两道冷芒碰撞到一起,没有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只是如同两件普通的兵刃撞击声那般大小。

    辰默后退的脚步骤然一定,对着身前不远的黑暗处说道:“大伯,侄儿没有辱没你的飞刀绝技吧?!?br />
    “哈哈,好样的?!背侥耙舾章?,从黑暗处走出一人,那人笑着来到辰默身前,点头称赞道:“小子,长进不少,真令我刮目相看啊?!?br />
    辰默嘴角一动,笑了起来,冷不丁的向前跨出一步,一指头点向对面那人。

    那人显然有些错楞,对辰默的突然袭击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凭借着本能,还是给闪了过去,辰默的手指狠狠的点在那人的肩膀之上。

    “你小子,跟我还搞偷袭,可是有些顽皮了?!蹦侨瞬⒚挥猩?,反而笑的更加大声了。

    辰默收手而立,背在身后的右手不停来回抖动,显然他吃了不小的暗亏,虽然占据优先权的是他,但那也要分是点向谁才行。

    那人左右端详了辰默一会,说道:“默儿,走,咱们回家?!?br />
    辰默松了耸肩,脑袋左右动了动,视线也随着看向澹台翎和方辰悦,二人在满脸疑惑的表情下走到辰默左右两侧。

    辰默指着澹台翎介绍到:“我师姐,澹台翎?!庇种缸欧匠皆媒樯艿剑骸拔倚值?,方辰悦?!?br />
    随意的对澹台翎和方辰悦说道:“我大伯,龙啸寒,当年那个人称江北三侠的寒刀?!?br />
    澹台翎和方辰悦同时抱拳恭敬道:“晚辈,澹台翎,方辰悦,见过龙前辈?!?br />
    龙啸寒一张脸笑成了菊花,挥手说道:“不必多礼?!苯幼旁阱L岷头匠皆镁鹊哪抗庵?,将辰默拉到一边,低声说道:“小子,不错吗,这么快就有自己的队伍了?!?br />
    辰默翻了翻白眼,无奈一笑,歪着脑袋对澹台翎挑了挑眉头,说道:“回家了,久违的那个她,师姐,主角该换成你了?!?/div>

  • 920627433 2018-02-22
  • 124322432 2018-02-22
  • 607882431 2018-02-22
  • 732946430 2018-02-22
  • 689525429 2018-02-22
  • 450302428 2018-02-21
  • 58821427 2018-02-21
  • 372757426 2018-02-21
  • 921945425 2018-02-21
  • 699653424 2018-02-20
  • 181242423 2018-02-20
  • 425928422 2018-02-20
  • 848830421 2018-02-20
  • 395473420 2018-02-20
  • 172707419 2018-02-19
  • 384381418 2018-02-19
  • 132793417 2018-02-19
  • 825458416 2018-02-18
  • 260865415 2018-02-18
  • 414166414 2018-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