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君之点将簿 第四十五章 冷二怒言
作者:纵小我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女’子瞪了郝坏半晌,直让郝坏心虚不已之时,‘女’子终于开口道:“你见过习武之人受过风寒吗?”

    相比较之前,‘女’子的声音明显轻柔了许多。。.. 。

    不过郝坏却摇了摇头干笑道:“我不知道,我除了赵广之外,还有那些士兵之外,没见过别的习武之人!”

    郝坏不说此话还好,一说此话,‘女’子的眼神顿时更加冷冽了起来,一声讥讽自其口中随之传出:“是啊,你可是堂堂九五之尊,大宋的皇帝,这种小事,你自然不知晓了——”

    郝坏闻言一愕,也只能摇头苦笑。

    “小皇帝,你可知我是谁?”良久之后,‘女’子突然出声道,不过声音中除了生冷还有一丝别样的韵味。

    郝坏呆滞片刻,心思百转。

    既然此‘女’有此一问,那就代表郝坏以前不能说认识,但是一定看过,而像此‘女’这般火辣的身材郝坏根本不可能忘却,就是只见一眼也不能,毕竟这般身材在这个世界已经算是极为稀少了!

    这么一想,郝坏立马便猜到了此‘女’的身份,只是刚刚没有细想,所以立即没有反应过来!

    随后,也就在郝坏沉‘吟’的这片刻,‘女’子的深邃美丽的眸中可以清晰看到一丝蕴怒悄然升起。

    郝坏察觉到了这丝蕴怒,于是当即便道:“怎么可能不知道——”

    ‘女’子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郝坏。

    郝坏讪笑一声道:“上次我不也是你救的吗?所以你一共救过我两次了,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亏你还记得——”

    ‘女’子悠悠来了一声,声音虽依然清冷,但却多了一股别样的韵味,不过可惜的是郝坏没有办法看清她的脸,要不然就有的瞧喽——

    不错,此‘女’子便是冷锋卫的大龄?!涠?,同时也是赵广的义‘女’!

    又是半晌的安静,郝坏尴尬的有些手足无措,只能眼观鼻,口观心的专心烤火,一时间找不出什么搭讪的话。主要是现在的环境也不允许郝坏做什么心大的事!

    岂料冷二却突然开口道:“你不是‘挺’能说的吗?为什么现在这么安静?”

    郝坏闻言一愣,苦笑摇头道:“现在这种处境,我还能多说什么?估计现在外面竟是要杀我的人,就没心情多说话了!”

    冷二美眸看着郝坏,轻声道:“你不怕我杀你吗?”

    郝坏摊手道:“你要想杀我,我早就已经死在你手里几次了!”

    “不是我不想杀你,只不过我想问清楚一些问题,再杀你不迟——”冷二的声音突然转寒,吓了郝坏一跳。

    不过现在郝坏也懂得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害怕也没用,只能道:“你问吧,知无不言言无不??!”

    “我义父怎么样了?”冷二开口便道。

    “你义父?”郝坏闻言一怔,失声道,“你义父是赵广?”

    冷二瞪了郝坏一眼,点了点头。

    郝坏‘抽’搐了一下嘴角,像是待宰的羔羊,有气无力道:“对你义父,我只知道他还没死,现在被关在皇宫中的玄冰天牢里!”

    “你在说谎!玄冰天牢已经被我们的人进入查探过了,并没有义父的踪迹!”冷二语气突然变得极为冷厉。

    郝坏也不再害怕,只是道:“关于这点,你认为这是我这个傀儡能知道的吗?刚才告诉你的也只是我的一个心……我身边一个小太监告诉我的,所以我根本不知道,对于皇宫里面的所有事情,你问我算问错了人!”

    郝坏越说越亢奋你,心中也对小瓜子越加失望,本来还存在着哪怕一丝的侥幸,但现在也已经‘荡’然无存了,郝坏绝望极了,越发觉得小瓜子嘴里的,没有一件是真的!

    或许,或许自己只是她用于对付赵广的一个名正言顺的工具罢了!

    看到郝坏莫名其妙的情绪低落,冷二也不再咄咄‘逼’人。

    半晌后,冷二又道:“那你知道我义父是怎么身陷皇宫的吗?我听说义父是接到了你的圣旨,才前往宫中,然后再也没出来过!”

    郝坏闻言幽幽道:“难道你就没想过,让你义父平生唯一一次尝到败绩的人是我吗?”

    “你?”冷二摇了摇头,声音平淡,没有讥讽也没有不可思议,只是淡淡道:“我义父身为大宋武力第一人,没有人能够正面‘交’手打败他,除非——”

    “除非什么?”郝坏接口道。

    冷二直视郝坏道:“在义父面前,即使什么‘阴’谋诡计都是虚妄,所以没什么能够打倒他,除非是你!”

    “我?你刚刚不是说——”郝坏皱眉道。

    冷二打断道:“我不是认为你有什么实力能够打败义父,而是只有你开口让义父俯首就擒,才能让义父深陷宫中!”

    郝坏‘抽’搐着嘴角道:“这什么意思?怎么说?”

    冷二叹了口气,望向火堆,缓缓开口道:“义父对大宋,对你们皇室,忠贞不二,几十年任劳任怨,甚至不惜练就禁术,付出不能生育的极大代价,让自己唯一的弱点消失,为的就是更好的?;ご笏?,?;つ恪飧鲂』实?!”

    “……”郝坏不知该说些什么。

    “当初先皇托孤三太,我义父,还有另外两位太傅和太师,但是除却义父,其余两人渐渐都觉得皇室威严渐弱,慢慢生出了野心,你知道吗小皇帝?这两名位极人臣的大臣,在先皇在世前,曾是义父最好的朋友!但就是为了让皇室仅存的威严犹在,义父亲自将昔日至‘交’满‘门’抄斩,但是对昔日的好友却下不去手,只能让他们告老还乡,甚至亲自送行!”

    “在你继位的这十几年中,大大小小官员无数结党营‘私’,就是因为皇室威严不复往日,他们肆无忌惮!但是,义父为先皇所托,辛辛苦苦保得大宋万里河山不受辽狗的侵略,又怎能让他从内部腐朽?所以一日间杀了四十多名权重大臣,株连九族,七日内亲自监斩两千五百多人,成了万夫所指的人屠,背上了一辈子的骂名!”

    “但是义父所作的这些又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这个扶不上墙的皇帝!”冷二说到最后,甚至情绪不能自已,手指颤抖的指着郝坏,杀意凛然。

    “没想到,没想到义父忠肝义胆,为大宋肝脑涂地,却最终落得个被辛辛苦苦辅佐的人赐死的下??!”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