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君之点将簿 第六十三章 平静的生活
作者:纵小我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就在郝坏认命的熟悉新环境的时候,这边‘花’草会却在进行紧急会议,话题自然围绕在这个刚道扬州的小皇帝的身上!

    总舵主、副舵主、加上十八位长老,一共二十个人的会议展开。

    而他们讨论的话题具体是什么呢?与郝坏之前所料丝毫不差。

    髯发皆白,慈眉善目,坐于次席的大长老认为,应该将小皇帝推出来,挟天子以令诸侯,让‘花’草会在这已经初‘露’峥嵘的‘乱’世中,取得更多的利益。

    坐在首位的则是一名一身书卷气,一袭书生袍,却面容坚毅,不怒而威的中年人,看样子此人便是‘花’草会总舵主了!

    他则认为,现在京城之中已经出了一个假皇帝,虽然这件事只有他‘花’草会内部知道,但是除了‘花’草会,整个世界都已经认为皇帝已经出现了,并且就在京城,如果自己一方若是也把这个真正的小皇帝推出来,明显就有些落人口舌,并且瞬间就会把‘花’草会放在风口‘浪’尖的处境,这对‘花’草会本身是极为不利的,‘花’草会虽强,但大多是江湖人士,以战争来说,根本不是那些正规军的对手!

    所以总舵主的言下之意便是依然坐山观虎斗,静观其变,浑水‘摸’鱼,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利益,至于小皇帝,软禁在此,等待局势的转变。

    大长老有意反驳总舵主的意见,他认为真的便是真的,假的便是假的,要不然小皇帝也不会遭遇追杀,真货自然要比假货好,所以将皇帝推出来无疑是好的!

    总舵主闻言更是认为,既然小皇帝在之前遭遇追杀,但之后假皇帝出现后却再无追兵,这从另一方面也代表宫中势力有意将小皇帝退给‘花’草会,另外‘花’草会毕竟名不正言不顺,在极大多数百姓心中为贼,一个做贼的推出皇帝,打着为皇帝夺回江山的名号可行吗?这显然驴‘唇’不对马嘴,将‘花’草会推到风口‘浪’尖的同时,更是将‘花’草会十余年积累的名声一日扫地!

    这场会议进行了足足三四个时辰,最终确定按总舵主的方针办,先将小皇帝软禁,静观天下势变,度势而行!

    至于郝坏所想的自己会被杀掉,这显然不会,这是最愚蠢的方法。

    会议结束后,总舵主本来想着亲自见一见小皇帝,但是转念一想,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同时吩咐手下,小皇帝自然已被软禁,便不要打扰他的生活,就让他好好静一静。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皇帝显然就是让他跑都跑不到哪儿去,所以除却暗中监视的人外,郝坏的住宅连守卫都渐渐取消,摆设都不用了!

    就这样,日子平静却快速的过,眨眼间郝坏便在此地居住了一个月有余,距离他离开京城也已经过了两个月的时间。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除却郝坏在徐州的时候听闻的消息,整个天下再一次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首先徐州徐昊徐少傅在听闻皇帝归来之后,第二日便‘欲’进宫请罪,然而当其抵达京城,却被昔日同朝为官的安世杰安少保阻截,一刀斩于马下。

    徐少傅殒命的消息几乎几天之内便传遍了大江南北,而徐州、苏州以及东州的徐昊的嫡系在经过短暂的‘混’‘乱’之后,终于达成一致,同仇敌忾,由徐昊的嫡长子徐旭握得政权,正式画地自立。

    也就在徐旭将矛头对准了京州的同时,暗地里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强攻燕州,燕州知州引败兵退入‘蒙’州,徐旭引兵追击,终于在拿下一半‘蒙’州之后不再前进,转攻为守!

    如此一来,徐旭占得四州半之地,自立为王,国号为“齐”!

    另一边,西夏联盟军首领林硕占得川州、夏州、凉州、一半‘蒙’州与一半云州,总共四州之地!

    京州一方,也就是依旧效忠于朝廷与持观望态度的一方,有京州、江州、扬州、蛮州与一半的云州。

    天下正式三足鼎立,其中内有‘花’草会坐观虎斗,外又有辽国纯纯‘欲’动,南国虎视眈眈以及仙月国诡异的平静后的暴风雨!

    这都是一个月之内发生的事,但是这些郝坏都不知晓。

    现在的郝坏可谓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没错,平静的生活使他也渐渐平静了下来,虽然依然颓然无神,但是身子却已经在李二黑的“威‘逼’”下,算是补了回来,不免仍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以及病怏怏的‘精’神!

    这些天,郝坏以书为伴,毕竟在这个世界的确没有什么值得做的事情,尤其他现在还是被软禁的处境!

    虽说这一个月的平静生活让郝坏原本心灰意冷的心情恢复了一丝光明,但鼓起信心振奋起来对郝坏来说还是远远没有达到的。

    所以除却读书之外,郝坏开始倒腾起了屋后的那块被荒废的菜园子,也只有让其不停的忙着,才会让其不会发起呆来胡思‘乱’想。

    一旦郝坏开始胡思‘乱’想,他就开始焦虑不安,颓废自卑,这是抑郁症的病征!

    还是那句话,能活着干嘛要死?既然‘花’草会不杀自己,宫中势力也不刺杀自己,自己也就没有必要这么敏感悲观了,就算不当皇帝,当个普通人活着也‘挺’好??!

    快快乐乐的活着和悲伤痛苦的活着,显然还是前者好一些。

    所以说郝坏从某种意义上算是看开了,当然他的抑郁症并没有跟随他的想开而得到多少缓解!

    抑郁症,在前世折磨死了多少人,从某种方面说,这种病很难根治,大多是人们突然遭受到了无法接受的事实,刺‘激’到了神级;亦或者接连的打击让他们对生活失去了信心,自然,这种病出现在玻璃心上的可能要大得多,就像郝坏。

    接连的打击让他不堪重负,一度想要解脱,但是现在看来,这平静的日子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所以郝坏要先让自己静下来,不问世事,不去‘乱’想,活的要想像自己,要像以前的自己,而非之后的自己。

    那个菜园子,三两本书本子,除了吃饭睡觉,郝坏全天的‘精’力几乎都放在这上面,当然,这个世界的书籍里的内容类似于郝坏前世的文言文,郝坏是读不懂的,一直在他身边守护的李二黑更是大字不识一个,所以书只是用来解闷,种菜种‘花’对他来说才是主要的!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