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君之点将簿 第七十三章 最难消受美人恩
作者:纵小我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骑在马上的郝坏,快要被颠吐了,一脸苍白的冲着前方冷二叫了一声。

    他其实并不会骑马,或许冷二早就知道,所以就给他找了匹温顺的马,并且还有除却郝坏手里的缰绳外,还有一条缰绳摔在冷二的马匹上,如此郝坏会不会骑马都没关系了!

    背着还没有醒过来的小双儿的冷二回过头来淡淡的看了郝坏一眼,轻声回道:“码头!”

    郝坏一听,不再多言。

    扬州多水,自然水路也多,一条长江从东海横跨了扬州、苏州、徐州、江州与京州,所以从江上逃走无疑是最佳路径!

    只是现在非平时,江上的戒备不比陆地上差,甚至更胜一筹,郝坏严重怀疑江路到底通不通——

    不过既然冷二既然选择了水路,自有她的打算,郝坏是绝对相信冷二的。

    当然还有一点引起了郝坏的注意,这般颠簸之下,小双儿竟然还能睡得这么熟,这让郝坏都有些怀疑小双儿是不是昏‘迷’了过去。

    或许察觉到了郝坏狐疑的目光,冷二头也不回道:“是我把她‘迷’晕了!”

    郝坏面‘露’恍然之‘色’,却突然更加惊疑了起来:“你是之前‘迷’晕她的,还是在我找到她之后?”

    “之前!”冷二冷声道。

    “嗯?”郝坏更是惊疑不定!

    冷二回头看了一眼,淡淡解释道:“我已经说过了,我一直在暗处观察了很长时间,所以你与这小丫头的事我自然知道,后来又听说这小丫头是‘花’草会总舵主的‘女’儿,便猜测你肯定会带她一起离开,我这样做只是防患于未然罢了!”

    郝坏听得一愣一愣的,良久之后,只能苦笑无言。

    既然知道自己会带双儿走,却仍旧在他做出决定的时候发问,这可不像以前的冷二。

    若是以往的冷二,绝对会二话不说,冷二是特别有主见的‘女’人,当她想的与郝坏不谋而合的时候,郝坏怎么说她就怎么办,但是如果郝坏所想与之不同,她绝对会干脆的无动于衷。

    但是从冷二之前的态度来看,她是不想带小双儿一起离开的,但是郝坏执意如此,她终究还是照做了。

    这代表什么?

    郝坏忍不住多想了!

    随后一路平静,没有追兵,也没有拦截,大约一个多时辰后,郝坏三人抵达了码头,冷二早就安排好船只在码头等着了!

    船是小船,而且还是船夫划桨的那种,不过郝坏并不担心,冷二肯定有安排。

    果不其然,在小船划了近一个时辰之后,夜‘色’中,郝坏远远的便看到江边听着一艘巨大商船,如果郝坏没猜错的话,冷二就是打算用商船‘混’淆视线,毕竟江上商船是很多的,即使江上巡卫再严格,也不会多么仔细的排查!

    郝坏困了,在进入商船后,安排好小双儿,他便直接让冷二给他找个房间睡觉了,其他的事情根本没有多问。

    这一觉便睡到了次日中午,还是冷二过来叫他,郝坏才起了‘床’!

    匆匆吃过午饭后,冷二告诉郝坏,这商船的的确确是一只正规的商队,只不过是她‘花’重金雇的,为的便是掩人耳目,如果是假扮的商队,很有可能会被发觉,冷二不想冒这个险!

    但雇上一只正规商队也有其坏处,那就是商人重财,很有可能会为财出卖郝坏等人,不过郝坏毕竟身份敏感,‘花’草会也不会大张旗鼓的悬赏,如此一来便没有了给这些商人赚钱的机会,所以目前来看,这支商队还是很可靠的!

    本来郝坏好像去甲板赏一下江景,但无奈江风很大,冰凉刺骨,郝坏只能作罢,并且之后再也没有上甲板过!

    小双儿在郝坏醒来之后不久就醒了,虽然刚开始大哭大闹,但是一看到郝坏之后便安静了下来,郝坏无奈,只能骗她说,自己是带着她来找她爹爹来了。

    虽说这借口漏‘洞’百出,而且很不走心,但小双儿信了,这就是好借口。

    之后小双儿又要找小白,郝坏直感头大。

    有句话说得好,想要掩盖谎言,必须用另一个谎言,眼前便是了!于是郝坏对她说,小白和黑大叔在一起,不会有事的!

    小双儿对李二黑很亲,闻言便不再闹着要小白了!

    哄好双儿后,郝坏松了口气,却想起了李二黑,心情瞬间低落了起来。

    几日眨眼即过。一路风平‘浪’静,遇到几只江中巡卫舰也很快打发了,有惊无险!

    期间郝坏曾问冷二此行的目的地,冷二只是异样的眼光看着他,并未回答。

    但之后郝坏也还是从船员的口中得知他们此行的重点是京州!

    郝坏本下定决心不再踏足京州,不再搅那趟浑水,想要从此平静的生活,但想起自己曾经许诺过冷二的诺言,郝坏心中便犹如一团‘乱’麻!

    之前郝坏曾向冷二许诺,自己会救出她的义父,也就是赵广,救不出郝坏就死在皇宫里,而救出的话,冷二便要嫁给郝坏。

    但是这诺言也在郝坏被‘花’草会抓走两个月的时间中逐渐淡化了,至少郝坏曾经下决心不问世事的时候,他并没有想起之前自己亲口说的话!

    但是现在,因为机缘巧合,他得以从‘花’草会逃脱,那么自己这颗已经冷静下来的心,将要如何去京城搅风搅雨呢?

    说实话,郝坏要从保卫森严的皇宫中找到并取得他的那本《点将簿》,这无疑比逃出‘花’草会还要难,本来郝坏还有一腔热血,但是现在冷静下来之后他才后知后觉自己当初是那么的天真,尤其是他现在已经算是开过了眼界,知道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所以就是说句难听的,即使郝坏取回了点将簿,也并不一定能够救出赵广,反而自己还会搭进去!

    但是,当郝坏找到冷二,‘欲’向其说清道明之时,冷二却抢先开口,一句话便使郝坏已经到嘴边的解释吞下了肚中!

    只听其淡淡道:“你是害怕了吗?不敢再去京城?”

    郝坏一惊,看着冷二清冷却带着失望的眼神,终于还是猛咬牙关,有些心虚的道了一声:“谁……谁说的?”

    在冷二咄咄‘逼’人的目光下,郝坏不敢与之对视,半晌才徐徐一叹。

    最难消受美人恩,算了,就当报恩吧——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