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君之点将簿 第八十五章 郝坏的使命?
作者:纵小我的小说      更新:2017-12-27
    一处幽暗‘阴’森的行宫之中,何长老正在翻‘弄’手中无字天书,一张满是褶子的苍老面上写满了不耐烦!

    这本书他已经快要翻烂了,却什么名堂也没看出来,这让何长老这般沉稳的‘性’子也不由按耐不住了起来!

    但就在何长老面目狰狞,刚要将手中无字天书拍在案上之际,突然直感握着书本的手掌一阵灼热,简直就像是握住了一只滚烫的碳球一般!

    凡是术士,大多身体方面都不是太过强横,所以何长老饶是三品符阵师的实力,却依旧被无法握住此时的**,几乎反‘射’‘性’的将**扔在了桌案上。。.. 。

    然而,**离开了他的手掌之后,便仿佛不再发烫,至少木制桌案并没有燃烧起来!

    何长老惊疑不定的看着**,良久无言!

    突然一道黑‘色’的影子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了何长老的身边,声音沙哑低沉道:“恭喜长老!”

    虽说这恭喜的话,但声音中却并未半丝喜‘色’!

    何长老平淡道:“何喜之有?”

    黑影道:“这本无字天书,属下看长老已经研究了很久,想来是一本神书,此时莫非是已经认主?”

    何长老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半晌之后才道:“不可能这么简单!”

    “当日,赵广与小皇帝所在的上书房,虽说洒家并无亲自在场,但是里面的气息‘波’动却是了然于兄!马?;し负踉诟湛嫉钠⒕鸵丫涞眉湮⑷?,除却他们,叶葵和小皇帝也就只是个普通人,但是之后,洒家却在那上书房中发现了除却赵广之外的另一个极强的气息‘波’动,这样的气息洒家平生未见,再之后赵广便被打败了!那股强横的气息也随着赵广的落败随之消失!”

    何长老对黑影说着,又仿佛自言自语!

    “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小皇帝已经破解了这本书的秘密,或者——”何长老双眼一眯,‘精’光毕‘露’,“或者说,这本书的作用和千年前宋太祖的点将台是一样的,都能够召唤远古神魔为自己作战!”

    “长老的意思是,后来的那道气息实际上是小皇帝召唤来的神兵魔将?”黑影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淡淡的疑‘惑’,总算有了些感情‘色’彩!

    “很有可能!”何长老长叹了一口气,又道,“当初大宋的高宗曾有预言,说识破此书秘密者,可使大宋再延续千年,这从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在说,除却他皇族中人,再无别人能够识破此书秘密!”

    “拥有大宋皇帝血脉之人,在这大宋央央国土中还少吗?到处不都是王侯吗?”黑影道。

    何长老摇了摇头:“恐怕没这么简单!”

    “算了!”何长老突然一吸掌,将桌案上**吸起,随后使其轻飘飘的飘入了桌案下的一道密匣之中!

    “无论如何,大宋是灭亡定了,而这本书现在也在洒家的手上,就算小皇帝会用又如何?等这边事了,大宋‘乱’成一锅粥后,洒家就把这本书献给教主吧!”

    黑影忍不住道:“恐怕到最后会落入公主手中——”

    “呵呵——”何长老那‘阴’鸷的脸上竟突然浮现出了一丝怪异的慈祥之‘色’,“要是落入那丫头手里,那就给她玩吧——”

    而此时的郝坏呢?

    他正在上书房中上下‘乱’窜的寻找着些起先要找的东西,但却良久无果,不免有些泄气!

    当其瘫坐在龙椅之上时,心中却突然没来由的悸动了起来,好似有什么东西在指引着他一般。

    当下,郝坏坐起身走出了上书房,望着远处的城郭外殿,眉头轻皱,良久无语!

    ……

    “陛下是说**给了您指引?”密道中,小瓜子惊疑道。

    郝坏点头道:“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好像突然有一种思想闯入了我的脑海,在冥冥中呼唤我一般。所以我猜测一定是**的指引!”

    小瓜子轻抚下巴,蹙眉道:“指引的大概是哪个方向!”

    “前方,从上书房正‘门’出去的右前方,好似是前殿!”郝坏道。

    小瓜子面‘露’喜‘色’:“**不离十了,那里是何长老居住的地方!”

    郝坏点了点头,说不高兴那是骗人的,早知道有**的指引,昨天晚上就该直接前往,到时还不手到擒来。

    不过这个东西是玄而又玄,至少昨天郝坏去上书房的时候,是绝对没有这种被呼唤的感觉的!

    “走吧,我们去看看双儿她们!”

    经过地道,郝坏与小瓜子来到了芳华殿,此时安宁儿与成双依旧坐在‘床’上,安宁儿安静柔和的看着成双在那里百般无聊的玩‘弄’着两个手指小人。

    当成双看到郝坏之后,顿时喜道:“大叔你真笨,双儿就藏在屋里,你怎么都找去外面了——大叔大笨蛋——嘿嘿——”

    郝坏无奈道:“是啊,双儿多聪明!”

    成双喜笑颜开,看来郝坏的夸奖对她很是受用!

    而安宁儿,则是一直平静的看着郝坏,那静如止水的目光,让郝坏有些心疼。

    郝坏走到安宁儿身边,对其缓缓道:“再在这里坚持一会,马上就能回去了——”

    安宁儿只是点头,眼眸依然平静。

    “宁儿姑娘多大了?”郝坏有意无意的问道。

    安宁儿一愣,打起手语道:“二十五!”

    郝坏点头,这般年纪在这个世界也绝对算得上大龄?!?,哎——

    郝坏不否认,在这个世界上肯定还有很多明明拥有着倾城容颜,却仍受尽世人冷眼,许许多多像这般的‘女’人,在时值中年估计也就随便找个人嫁了,虽说不会被夫家冷遇,但却并非嫁给了爱情,大多晚年也是带着一点凄凉‘色’彩的!

    还有的,就像安宁儿与冷二这般的贞烈‘女’子,肯定大多终身不嫁,甚至晚年郁郁而终,红颜薄命。

    而自己呢?自己与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不同,自己拥有极为端正的审美观与世界观,甚至连‘花’草会都无法与自己相提并论!

    别人眼中的丑陋之‘女’,在自己眼中其实是绝代佳人。

    郝坏在这一刻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上天将自己‘弄’到此处,何尝不是让他拯救这些绝代佳人的呢?

    郝坏越发深信不疑!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form id="LRTTBXB"></form></button></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u>
<samp id="LRTTBXB"></samp><samp id="LRTTBXB"></samp>
<samp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samp>
<menuitem id="LRTTBXB"><ruby id="LRTTBXB"><pre id="LRTTBXB"></pre></ruby></menuitem>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samp>
<ins id="LRTTBXB"><ruby id="LRTTBXB"></ruby></ins>
<u id="LRTTBXB"></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samp id="LRTTBXB"></samp>
<u id="LRTTBXB"></u>
<u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center id="LRTTBXB"></center></button></u>
<samp id="LRTTBXB"><button id="LRTTBXB"></button></samp>
<ins id="LRTTBXB"></ins>
  • 635399411 2018-02-17
  • 308854410 2018-02-17
  • 649153409 2018-02-17
  • 91749408 2018-02-16
  • 768170407 2018-02-16
  • 77748406 2018-02-16
  • 603715405 2018-02-15
  • 617222404 2018-02-15
  • 966861403 2018-02-15
  • 957922402 2018-02-14
  • 469198401 2018-02-14
  • 143153400 2018-02-14
  • 803606399 2018-02-14
  • 529987398 2018-02-13
  • 897541397 2018-02-13
  • 420209396 2018-02-13
  • 827722395 2018-02-12
  • 549993394 2018-02-12
  • 140673393 2018-02-12
  • 465606392 2018-02-11